上部:一贴春药乱君心 第五章 鸿门宴

话说由于夏春耀严重不满意自己卖身的价格所以硬是将十四阿哥花钱买的五两银子的红薯也一并塞进了口里吃了个精光让五两银子进了自己的肚子勉强将自己的身价从五两提成十两…然后在九阿哥府里开始了她壮烈无比催人泪下的打工生活…

除去第一天见到九阿哥那张柔美却混合着阴晴不定的俊脸就立马将只有15岁的十四小帅的嫩脸抛到了脑后闪烁的眼睛开始跟着新目标转但是最终落花有意流水无情九阿哥非常不给面子地告诉十四他这府里什么都缺就是不缺女人…而且还是个不咋地的女人…估计是老婆娶多了娶出恐惧症来了…当然这是她在事后了解了他三宫六院的雄壮画面后才出的感叹…

最后还是在十四一句以后必以翻倍的钱来赎这才让九阿哥那张斜视她的脸正面打量了她一番估计他当时在肚子里打了八百多遍算盘考虑到她很有涨价升值的前景这才把她给留了下来…

当然三天以后他就反悔了看着自己当初生怕十四赖帐而非让他签的收据第一次现自己的精明竟然砸了自己的脚于是乎夏春耀就成了他时时刻刻提醒自己失算的标志不时在他眼前晃啊晃很好…他终于尝到啥叫卧薪尝胆的感觉了……滋味还真不是一般的好…

所以对于夏春耀在他寿日纵火行凶一事他不予追究也懒得追究只是了凉凉地站在一边不时嘴里出几声冷哼不知道是在嘲笑她还是在嘲笑自己……

这也就算了他最最不能接受的就是他华丽丽的八哥以那种“你老九竟然也有识人不清的时候”的眼神看向他时那股“锥心刺骨”的心痛哇!他们好歹也是从小到大把心有灵犀当饭吃的好兄弟而他的八哥那种“我算是重新认识你了”的眼神到底是什么意思……现在是华丽的八爷党围在一起叙兄弟情吃团圆饭的时候不是在搞眼神审判大会…不要再这样看他了……谁啊来救救他吧…

“八哥我先敬你一杯刚和皇阿玛从塞外回来辛苦了十弟为你接风!”收到九哥求救的眼神十阿哥立马提起酒杯伸到八阿哥的面前试图拉回这位好哥哥的主意…八哥的眼神要是聚焦了砸在一个人身上那还真不是怎么好受的事他深有体会…九哥我有情有义…来救你了…

“这酒怎么个喝法?”八阿哥胤禩的眉头挑了挑聚了焦的视线仿佛穿心针一样从九阿哥胤塘的方向一拉直射十阿哥的脸庞威力丝毫不减……

“……呃……呃……嘿嘿……”咽了一口唾沫十阿哥稳了稳端着杯子的手目光开始往四周游移一脚踹了踹正狂往自己碗里夹菜吃得事不关己的十四……

十四因为被踢的筷子怎么也送不进嘴巴不爽地抬了抬头正要出点感叹却现八哥的视线有转移趋势俗话说得好兄弟情分比天高大难临头各自跑九哥十哥你们自求多福他低头吃饭是好孩子皇阿玛说食不言寝不语…

看见十四非常没义气地低下头去十阿哥当下回头开始找寻九阿哥做靠山却现后者更过分下巴托腮神游太虚去了…怪不得皇阿玛总要他说话前先过大脑义气原来不能当饭吃啊…尤其是在八哥的面前…

“老十这酒还喝不喝?”八阿哥的声音绝对充满着亲和力可是不知道怎么听在十阿哥的耳朵里就变成了一片魔音穿耳“不喝便不喝你把它全抖洒在菜里做什么?”

“……我…我…”八哥…不要在这样看他了他承认他错了还不行转回去…转回去看老九…就是那个混蛋杀千刀没义气还惹了个活宝回来整太子的家伙…他和整件事情完全没有关系嘛…他只是很不小心很不谨慎很讨打地说了一句关于索额图那个老鬼谋反未遂的话而已…

“既是你不喝那便我来…”胤禩单手举壶提起酒液从壶嘴里弧线流出在杯子里出几声唏嘘声…

三道吞唾沫的声音同时在这个寂静的时刻响起…

“九弟今日是你的寿辰八哥就先祝你年年有今日岁岁有今朝请!”举杯仰头一饮而尽。

九阿哥胤禟举着杯子却怎么也喝不下去…好毒…好毒…明知道他今天过得不顺到了极点房子被烧猪圈被抄虽说太子的轿子被那猪一撞撞得他通体舒畅但是这事肯定得被太子添油加醋地宣传一把估计明儿个他就地进宫面圣好好自圆其说一把然后转身又要去被自己的额娘念叨一阵…

他竟然还祝他年年有今日…岁岁有今朝……好想吐血…忍住…要是今天还吐了血…被八哥那乌鸦嘴一说他以后每年不都得吐一回……

看了一眼胤禟一阵青一阵白的脸胤禩没再言语径自又满上第二杯酒对着还来不及重新坐回椅子的十弟:“老十这酒本来是你要敬我才可称为长幼有序但是今日既然大家都不拘小节那八哥自然也就该入境随俗。请!”仰头…又是一杯……

十阿哥还来不及放下的杯子继续打抖八哥…要骂他说话不分场合顶撞太子口出祸言就不能直接点的么…绕什么弯大节小节一堆无非就是想告诉他…要是他继续不拘小节下去势必有大劫等着他啦……

他明明是粗人是笨人是呆人但是为啥八哥的绕肠子话他都听懂了哩…

老天爷啊…能不能让他在粗线条一点……

教训完了前两个惹祸上身的家伙重新斟满了酒胤禩对着还在努力往自己碗里添菜的十四提起再次斟满的酒杯:“十四弟再过一阵子皇阿玛就会给你开牙建府八哥先恭喜你府未建成就找到得力下人。请!”

虽是明白八哥若有所指十四阿哥胤祯还是哼笑了两声放了放手里筷子举起了自己面前的酒杯非常厚脸皮地碰了上去还出清脆的碰撞声:“多谢八哥!”

九阿哥和十阿哥可思议地看着十四这个小不要脸地竟然还敢拿着杯子撞上去两人无不在心里暗自咒骂要不是这个死孩子没事找个活宝回来他们犯得着在这里享受鸿门宴么?他竟然还怡然自得……

“可有查清底细?”这杯酒胤禩倒是没有及时地倒进肚子把玩着手里的酒杯眼眸淡淡地一眯。

“就是!虽说是个活宝但可得知道底细现在可是非常时期!”十阿哥立马倒戈反正十四这小子不仁他也不需要讲义气了…

“哼!还底细?连人家姓啥叫啥都不知道就把人给带回来了!”九阿哥没好气地回了一句想起那日当夏春耀报出姓名后他和十四的那张脸…这一辈子他都不要再有那个表情……

“我知道九哥肯定会帮我代为查办十四弟我在此先行谢过!”十四立马举起杯子一阵抢白幸灾乐祸地看着八哥的视线又开始往九哥身上飘去…

“……”九阿哥胤禟这个在商场上呼风唤雨在家里妻妾成群在朝廷分量十足的天皇贵胄第一次体会到啥叫“一步错步步错”他当时是瞎了哪只眼睛竟然觉得那个丫头是个会升值的东西?是啊值是升了逼得他要吐血的跳楼价……

“这丫头是我让表哥留下来的既然疑人不用用人就不疑况且一个月以来她也没做什么手脚不干净的事情还请八爷放宽心。”声音若柔似水似水无痕轻轻抚过郭络罗汀兰微微福下身子”汀兰晚到请各位爷恕罪…”

“做什么费心费力的事去了这样晚到?”十阿哥接着腔随意地提了提手“起吧起吧就你规矩多。”

“下午无事便拿着书在看等回过神来才现到这刻了。”她笑着起身看了看桌面“你们也没等我怎么还赖说是我规矩多?”

“那是八哥他……”十阿哥没想太多正要出口却被十四阿哥在桌子下踢了一脚这才住了口…

“哦八爷肚子饿就先动筷子了。”她一边笑着一边坐在本来就空出的位置上“你们兄弟几个要聚会好歹也差个人叫我别来煞你们风景才是。”

“哪有的事本来就说好叫上一块的你多这心眼做啥!”十阿哥直直地解释瞥了一眼提筷开始用膳的的八哥。

汀兰的视线在八阿哥身上瞟了一眼径自移了开去:”表哥这个府里最好的宴厅莫过这寻音阁四面环水我早就想在这享受一次了。今次倒是托了八爷的福。”

“……”胤禩略抬头看了她一眼环看了四周黑漆漆的湖面只是笑而不语。

“九哥也算是个情趣中人这寻音阁的景致在京城那也是一绝啊”十阿哥也环顾了四周富丽堂皇的摆设几盏飞凤灯坐落在四周落在水面的身影摇曳不已。

“尤其是夏末初秋这等好时候这虫蛙啼叫的声音也算是天籁之音…”汀兰坐在了属于自己的空位上继续环顾着四周…

九阿哥对于自己的摆设没说话不知是不是还沉浸在被胤禩一杯酒敬下去的打击中十四抬了抬眉也没加入讨论只是略显无聊地开始往阁楼外瞟…

一时之间的冷场让十阿哥没反应过来救场如救火他张口就接:“这不正应了那词……呃…呃…”

完了一瞬间脑袋空白起来什么诗词歌赋全部从后门跑光光了…求救地看向九哥九哥摇了摇头心电感应地告诉他诗词歌赋不是他的专长…再瞥向十四…十四耸了耸肩他可找不出应景的诗歌来…最后瞥向突然对眼前的菜色非常感兴趣的八哥…

“稻花香里说丰年听取蛙声一片…”他轻笑地放下了筷子起身站了起来走向阁边临水的看台…

“好一个稻花香里说丰年听取蛙声一片…”汀兰的视线随着八阿哥起身却又随即拉回眼前的桌子上…

“不过…老九你家的青蛙好象很讨厌我今日似乎异常安静。”八阿哥旋过身来微笑地看着九阿哥这以惬意闻名如今却充斥紧张情绪的阁楼…

经八哥一提醒十阿哥才恍然大悟:“对啊平时这些劳什子的青蛙叫得闹人心慌今儿全死哪去了?”

十四憋着笑看着一脸无语的九阿哥视线已经随着八阿哥的视线一同飘出了阁楼外…

“夏春耀你给爷滚出来!”仿佛突然意识到了什么九阿哥猛地拍着桌子吼到。

不过一会功夫某个拖着鼻涕一身黑泥手里还捏着两只半残的青蛙的人就被泰管家拧着耳朵给提了上来挂着完全不知道犯了什么事的表情极度迷茫地在十四的脸上找信号…咋啦咋啦她很勤奋地在工作啊完全没有偷懒也没把事情给弄砸了怎么回一个身就碰上泰管家扭着她的耳朵往寻音阁里走哩?

“九爷人在这儿!”泰管家非常狗腿地将某人往前一压跪在地上…

“你…你…你把九哥府里的青蛙给怎么了?”十阿哥不可思议地盯着某人手里已经半死不活的青蛙残骸…

“……”她使劲的眯了眯眼睛想在这昏黄的灯光下看清每个人的表情从脸色看来八爷基本没生气反正脸部表情从头到尾都是一样笑嘻嘻十四爷根本没生气因为他正忙着一个劲地贼笑十爷可能没生气因为他正在为她手里的青蛙哀悼不已九爷……他最好不要生气可是他那张黑了透的脸却告诉她“门都没有”。

“回十爷…的话…我…奴婢…奴婢…”举了举手里两只奄奄一息处于归天状态的青蛙她往下咽了口口水自从现她还有额外的那么点能力厨艺还算能入喉九爷就把她一脚踹进厨房让她这只他失算的股票挥那么一点点剩余价值……

“你把老九府里的青蛙满门抄斩了?”八阿哥长身林立站在离她最远的位置淡淡地说…

“……奴婢……”这古代的蜡烛乱没前途的根本照不清楚人的表情所以…一到了晚上她就成了最不会看脸色的笨蛋…汀兰救命哇…一眼瞥向一同来自现代的难姐难妹却现人家根本不甩她径自端茶小口小口地饮…

“你把那些青蛙变去哪了?”九阿哥一拍桌子怒视着某人也站了起来这个死丫头一天不惹事是会被天打雷劈还是怎么着?

“……不就在你们桌子上吗…”她抬手指了指那盘还被他们吃得蛮干净的菜…她只是把青蛙的皮和骨头集体拆了下来至于让他们分不清楚那是什么东西吗…根本没有专心吃别人做的东西…太不尊重别人的劳动成果了…鄙视啊鄙视……

“你把我特意养得那些鸣蛙给……”九阿哥眯了眯眼第一次想研究一下自己的桌子上还有些啥“该不会这鱼是……”

“不就是这塘里的鱼吗要不哪有这肥的鱼能买的到呀…嘿嘿嘿嘿…”

“……”十四同情地看了一眼已经快要七窍生烟的九哥犹记得当年刚九哥刚建府时被拉来看他大老远从外地弄来的稀罕鱼…颜色鲜艳穿梭水中好不亮丽…没想到…瞥了一眼盘子…完了他刚刚好象是吃的最多的人…呃…呃…呃…

“九爷寿宴把我抓的青蛙全部用完了我这再抓新的留着明天用…”

“爷什么时候在菜单上点过青蛙来着!”该死的!这个女人简直就是存心来找茬的…自己寿宴的菜单他怎么不清楚绝对没有田鸡这一项!!

“……不就是那道‘美女脱衣’么……”她有点心虚地低了低头…

“……爷什么时候点过美女脱衣!!”

“……那天我问泰管家要不要问问九爷寿宴点什么菜好…泰管家说…”她仰头看了一眼同样一脸疑惑的泰管家…

“死丫头你可不要血口喷人啊!!”泰管家急忙撇清关系他誓他绝对没有提过青蛙这种乱七八糟的东西…

“本来就是你说的…你还…呃…很大声地很不耐烦地说…‘点什么点九爷刚点了美女脱衣哪还有时间理你这死丫头’…原话我一个字也没改过…真的…相信我…”她非常虔诚地煽动她的眼睛“这青蛙拔了皮也算脱了衣吧…不过应该全部煮母青蛙才对但是我不知道怎么分青蛙的公母…”莫非是九爷啃到公青蛙味觉察觉所以才拖她来骂…太强了吧这也分的出来?莫非汀兰说九爷擅长生意是假的他真正的身份是华丽的生物学家?

“......“九阿哥沉默沉默他终于知道为什么每个看过菜单的人都对他投来暧昧的一笑而今天的寿宴上这个活宝做的菜为什么会那么受欢迎竟然被吃了个精光他还以为她多少有点作用了所以今儿个晚上也……

“……”八阿哥沉默沉默…视线悠远地飘向一边处于濒临昏倒的老九考虑要不要去扶他一把但是想到他能在府里夜夜笙歌想必体力了得于是乎作罢…而且…他现在比较想把视线留在这个为自己争辩的丫头身上…美女脱衣…她从哪找来此等惊为天人的菜名来着…

“……”十阿哥沉默沉默…往着那空空如也的盘子…恶寒地颤抖…美…美女脱衣……

“……”十四阿哥沉默沉默…这次他是救不了她了…自求多福吧…丫头…早叫她安分守己的…

她低着脑袋讲完话猛地再抬头竟然现全厅的人都抽*动着嘴角看着她……唉…他们干吗都一脸“你死定了”的表情…只有汀兰还悠闲地举起勺子正准备往某个瓦罐舀汤…

“汀兰!……那个菜你不能吃!”她刚要起身却被身后的泰管家一把按了下来…

“哦?不能吃?为何?又是九哥府里什么稀罕物被你给端上桌了?”她看了一眼自己勺子里的汤挑着的眉头有些不以为意举到唇边想要尝上一口。

“那是给男人补肾的壮阳汤啦!”她哭丧着脸都不敢抬头去看那几位爷的表情这回没了…早知道就不要听他那些个三妻四妾的要挟炖这个汤…

“咣啷”汀兰不可思议地瞪大了眼睛把汤勺扔得老远…

而已经气得没语言的九阿哥一手撑着桌子提起另一只颤抖不已的手指着那个时刻提醒他投资失败的活宝:“给…给爷拖出去…打二十大板!”说完拍桌散席不要说他不给老十四面子实在是是可忍孰不可忍…

“唉?干吗打我你自己点的…”美女脱衣干吗还在这里装清纯…

“三十大板!!!!”绝对不能再让她讲话…

“那个汤是你……”老婆叫我给你们炖的本来嘛…娶那么多就要做好奋斗的准备啦…

“五十大板!!”坚决不能再让她讲话“老泰你还杵着干啥还不给我拖出去打!!”

“…是…是…九爷…”泰管家立马捂住某个叽里呱啦的女人的口将她拖出了寻音阁…

“九…九哥…五十大板是不是有点…”十四哼哼了两声却也知道这个时候他求情肯定是没啥用了…死丫头丢脸也不要给他在这么多人面前丢啊…

九阿哥猛地回头什么话也没说那张气得白的俊脸却在告诉他再罗嗦连你也一起拖去打……

十四抬了抬眉头斜眼将眼光转下八哥…看了半天戏也没见他有啥反应……

“八哥…你看…能不能…”帮个忙…后面的话他说不出口求人这样的事他开天辟地第一回做但估计这个当口没人会在乎他的“第一次”…

“宴是好宴。”八阿哥笑着从十四的身边走过看了一眼没人再去动的盘盘碟碟没去管身后的一团糟踏着步子离开了终究再也听不到一声蛙鸣的寻音阁…他打算建议九弟以后改此阁为盼蛙阁…但愿那些落荒而逃的青蛙能早日归位…

老九啊这辈子你还能忘了康熙四十二年的生日么?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