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部:一贴春药乱君心 第卅四章 生辰

话说二月初十是个好大的晴天当夏春耀从被窝里爬起来看到太阳的一瞬间就更确定了老天以貌取人的卑劣行径不过看在是她佳人的生日她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懒得鄙视它了。

咬着包子伸着懒腰蛋糕已经研究完毕剩下的就是把今天该做的事帮人家小老婆熬熬安胎药啊帮人家小老婆喂喂小狗啊帮人家小老婆充当一下每个月那几天的出气桶啊今天是好日子随便虐待她没关系她绝对不会碎碎念的。嘿嘿呃听弘晖说八爷今天还蛮忙的一大早就进宫去给额娘请安还得上朝然后又得爬回额娘那里用膳…

唔好鄙视的规矩生日这样华丽的一天他家老爹都不给他开个后门个小红包让他休息一天看来摊上个皇帝爹也不是多华丽的事悲叹一把…

“哈欠!”一个熟悉的喷嚏从八阿哥胤禩的嘴里跳了出来他楞了楞神却随即反应了过来没有言语只是低笑了一声…

也就是这个喷嚏让端坐在上堂的惠妃怔了怔:“怎么好好地打起喷嚏来了?火盆还不够暖吗?来人给八阿哥拿个暖手的炉来。”

“不了只是老毛病而已。”坐于堂下的他遣退了刚要去办差的奴才对于此等阵仗已是见怪不怪…

“这打喷嚏也算得上是老毛病?你这孩子讲话越拐弯抹角了?”惠妃也不勉强只是抿唇浅笑了一声“今日是你生辰可有去你额娘那儿请安?”

“同惠妃娘娘请过安再过去也不迟。”他没有太多的表情只是笑。

惠妃没立刻接话只是垂着眼端过小太监送来的茶揭开盖来刮了刮良久才淡淡地扬出一句:“这礼数可是你额娘在你小时候教的这么些年你倒是记得越上心也不枉本宫疼你一场。”

“儿臣自小在惠妃娘娘的宫里长大额娘一向教导儿臣以惠妃娘娘为先。”他的声音没有太多变化只是平平地滑了出来。

“说到你额娘可还是在摆弄那些花草?”没有接下他的话他却明显感到惠妃满意他回答的声调。

他轻笑地点了点头伸去端那杯搁在左手边小桌的茶杯。

“这样也挺好不去多想什么日子倒也过的快些。”她压下了手里的杯盖伸起了带着指套的手指“差人去唤你额娘一同过来用膳好了这宫里说大不大说小不小的也着实好久没碰上了趁着你这个儿子的生辰我们两个做娘的也碰个面。”

“……一切听惠妃娘娘做主。”他站起身躬了躬身只是微微地皱起眉头…

“还站着干啥去请良妃娘娘过来。”惠妃搁下了手里的茶碗指了指门口只见一个小太监立刻飞奔了出去。

“你皇阿玛前几天在我这儿还夸过你来着。”惠妃看了看有点心不在焉视线随着小太监飘出去的八阿哥声音不重地拉回他的注意。

“……皇阿玛谬赞了儿臣只是做尽本分的事替他分忧而已。”他一边对答如流一边将视线硬生生地扯回手里的茶杯一个“替”字云淡风轻地跳了出来没人注意也或者除了他从来就没人注意过……

“裕亲王过世前还向你皇阿玛夸过你有你这孩子帮我撑着门面也不怕被人瞧扁了不是。”惠妃一边说着一边抬起眼直直地望去“只是……”

“……”他也抬眼望去脸上挂着的笑没有变“惠妃娘娘可是要替皇阿玛传话给儿臣?”

“说是传话不如说是你皇阿玛对你的担忧过了今儿个便是二十三了吧。”惠妃一边说着一边摩挲着小指上的指套“不孝有三无后为大的老话你该是比我明白你皇阿玛虽不是明说但已是明显不悦了你也该是明白圣心的孩子不是?恩?”

“……”他难得沉默地没有接上话…

“…今年选秀之日已过等下一趟秀女送进宫你皇阿玛要我帮你挑两个乖巧的送去给你做妾室。”惠妃不动声色地细细地扫过他脸上的表情“莫非你至尽未纳妾室终是为了……”

“良妃娘娘到!”小太监拉高的声音从门外蹦进来断了正从惠妃口里飞出的话。

八阿哥搁下手里的茶杯看着刚出现门外的身影撩袍跪了下去:“儿臣给额娘请安。”

“起来吧。”良妃一边说着一边让随从解下了身上披着的毛裘被丫鬟搀着跨过了门槛福下身:“臣妾请惠妃娘娘安。”

“妹妹你这是做什么。”坐在上座的惠妃急忙起了身子过来搀起那正要蹲下的身子“现如今大家都是妃子不同往日般你这安请下来可是不合礼数的。”

“怎么不合礼数。”良妃笑着回道“于理惠妃娘娘比我伺候皇上早封妃早这一拜自是受得起于情您又是我儿子的半个额娘臣妾自知身份浅薄胤禩从小跟在您宫里也算是这孩子的福分。”

“别的话我受不起但这半个额娘我自是不让人。”惠妃一边笑着一边领着良妃一同坐于上座两边“既是都来了就同我这坐坐等胤禩下了朝一同用过膳再走。”

“一切听惠妃娘娘的意思好了。”良妃笑着回应…始终也没特意去瞧站在一边的他几乎是约定俗成的他也是静静地站在一边没有言语.

于是当胤禩下过朝辞别了九阿哥十阿哥以及刚建府的十四阿哥边直接踏着步子朝惠妃的宫走去脚下的朝靴还没跨进宫门的门槛却听见老远一阵宣读圣旨的声音他反射性地正要跪下身去…

“……朕皇八子胤禩自幼由惠妃抚养功劳可鞠今于皇八子生辰特赐惠妃娘娘御膳一桌于子享用。钦此。”

他的腿突然怎么也弯不下去只是直直地立在院外连眼神里都加了一层层的薄霜唇角的笑丝毫没有褪下的意思却怎么也抚不下冰冷的弧度他只是扫视着跪满了前庭的人没有一个人抬起头来也没有人注意他这个还没踩进院子的人。

垂下了眼眸他只是浅浅地呼吸着任由房梁上正在渐渐化去的雪水滴滴嗒嗒地敲下来一瞬间他竟然不敢去看额娘的表情那个在他生辰竟然连一句话也没留下给她的人那个在他出生便将他从额娘身边带离的人传下圣旨叫他同抚养他的惠妃一同进膳…

只因为她出生辛者库只因为她身份不够只因为她碰巧身在紫禁城…

他的视线斜了开去看着自己湿透的肩头竟是除了冷笑再也拉不出别的表情直到传达旨意太监步出的院子这才扫到站在一边的他…

“八爷吉祥。”传旨太监躬身讨喜地换上笑脸“皇上惦记着八爷特赐了一桌御膳正等着八爷呢。哦这说着忘了给八爷贺寿了…”

“免了吧。”他没让那太监看见他面上的表情径自跨步走进院落“生辰…也未必是好日子。”

“呃?八爷您说什么?奴才刚刚没听清楚…”

“我说…”他回过头来用着往常一般的微笑带着轻扬的语气“谢皇阿玛恩典。”——

“死小孩!这下死定了!”夏春耀懊恼的声音升了个长调在熟悉的八爷后院飘荡“你竟然把泰管家打了一顿我还怎么回去?”

“喂嫖姐姐你讲话要凭良心好不好要不是我带着我的兄弟们冲进去把你给拽出来你现在就只能抱着蛋糕站在月亮底下流鼻涕哪能站在这里等着嫖我家八叔!”弘晖一脸不以为然的表情外加一个耸肩。

“那你也没必要带着一群奶娃娃杀进九爷家里把人家泰管家踩得满身脚印吧!”她抱着手里的蛋糕使劲往高了举身下的小娃娃不停地往上跳。

“你说到了时候没出来就不顾一切把你给救出来的嘛。”他一边跳一边厚着脸皮说“虽然你也不算美我也勉强救一救啦你竟然还嫌弃我?蛋糕蛋糕我要吃啦!”

“一边去我还没和你算账呢你把泰管家踩得满身脚印也就算了干吗叫你的那些奶娃娃把我用扛的带出府里!”她对他投以鄙视的眼神。

“哦只是想尝尝你说的那种强抢民女是什么回事嘛好玩吧?嘿嘿!本来我还想试下对着大家吼一声这个女人小爷我带走做压寨夫人了啊哈哈哈哈!”

“……”她无语地翻了一个白眼悔不当初不该把自己沉迷的肥皂剧和这个小孩说的误人子弟啊雍正大人她对不起他…呜呜…

“对了那个猪你生日快乐是怎么唱的来着?”他猛然想起某人刚教过的生日歌可惜他一副天资聪明人见人爱花见花开的模样却被阿玛生成了个五音不全…

“是祝你生日快乐你才是猪!”她伸出一脚踹在他好的差不多的屁股上说她家八爷是猪活太长了吧死小子!

“都差不多啦!”他揉了揉屁股打了个哈欠“不过八叔还不来我肚子都饿扁了。我们先偷吃一点吧?反正他又不知道蛋糕长什么样的?”

“干啥干啥少打我的蛋糕的主意一边去吃了那么多失败作品你也该吃够了吧?”她一边举着蛋糕一边将死小孩踢开了些。

“我阿玛吃的比我多。”他躲开了她的飞脚径自跳上了八阿哥家的台阶没顾及那融化的雪水滴嗒落下的声音拉着嗓子“八叔这是下了**的蛋糕你要吃吗?”

“嘘小声点你小声点你不怕把你阿玛给招来啊!”她一边说着一边也跟着跳上台阶一手举着蛋糕一手忙着捂上死小孩的大嘴巴。

“唔我阿玛才没空管你们私相授受呢。”他鼓着腮帮挑着眉头…

“是他忙着抱小老婆。”她吐着舌头还给他一副“大家彼此彼此”的表情。

夜越来越深也越来越凉她看了一眼坐在台阶边上已经靠在门边睡得口水乱流的弘晖也不自觉地打了个哈欠小家伙将自己的身子缩在一边脸靠在墙上已然印出了几个红印子她摇了摇头让自己清醒了一点虽然还是很担心那条快要掉下来的口水但还是脱下了外衣盖在小家伙的身上再看了一眼还是没有开的门只能皱了皱眉头…

不能睡绝对不能睡着她都打算好了蛋糕蜡烛星光闪闪灯泡亮亮这种闪烁时刻她再让八爷许三个愿望然后她就很肥皂剧地问他许了什么华丽的愿望……然后他再用那双级漂亮的眼睛对她眉目传情一下…

嘿嘿嘿嘿光用想的就比那个什么屁偶像剧激动人心多了她果然是当导演的料…

看在她已经把这辈子的浪漫因子都用完了的份上这还不把她的佳人感动得死去活来一把鼻涕一把眼泪然后以身相许委身于她再然后她就拍拍他的肩膀:“以后你就是我的人了我会对你负责任的!”唔一直都好想试试看说这句话是什么感觉…所以千万不能睡一定不能睡打死也不能……

睡……

呼……

于是乎当八阿哥胤禩打开后院的门映入眼帘的就是这样一副画面一个靠在墙角睡的口水横流四仰八叉毫无形象的夏春耀手里抱着一个圆盒子身上盖着属于她自己的外衣唇角挂着不知梦见什么的笑…

他站在那里垂下眼眸看向她手还停在门闩上看着她歪着的脑袋因为他的门渐渐推开缓缓地往他身上倒最终靠到他的腿上脸在他的布料上蹭了蹭可能因为他的身上比硬门板舒服于是便得寸进尺地挪了挪身子将整张脸埋在他的膝盖上。

他的手从门闩上稍稍离了开去悄悄地弯了弯身子指尖在她那张冻红的脸上轻刷而过直到有了对比他才知道自己的手掌间还是有温度的。

“唔…”她皱了皱眉头用手将他的手指拍了开来“……滚开啦死小孩…”

他挑了挑眉头对于她叫自己滚开的语气明显不满于是蹲下了身子举起手在她那张还有几颗小红包的脸上使劲地蹂躏她的脸被他有些暖的手掌捧在掌心里捏圆搓扁她的眉头也越皱越深。

“…唔…痛痛…打倒地主阶级!”她非常豪迈地举起手来却在吼完以后继续恢复睡得昏天暗日的状态…

他终究笑出了声松开了手扶住她的肩膀却见她还是挂着口水头歪一边继续睡得畅美有点坏心眼地松开了手看着她的身子左晃右倒地找不到支点应许是寻着热源只能往他怀里栽了进来他的胸口承受到她的重量闷闷地哼了一声…

她歪着脑袋在他的胸口找到了一个舒服的位置决定赖下来口水也忙着在人家的白衣上留记号:“……唔…以后你就是我的人了我会负责任的……嘿嘿嘿嘿…”

一阵从胸口飘出的梦话让他愣了愣却只能苦笑了一声看着胸口上的某个物体再抬头望了一眼满天的繁星只是淡淡地呼吸着一阵阵的雾气从他的唇轻吐而出…如果就这样下去也没什么不好……

更深露重他的手开始慢慢地变凉于是便收紧了怀里的热源去贴他的胸口却听见一阵纸张摩擦的声音他有点纳闷地拉开了盖在她身上的外衣一封署着他名的信掉进他的视线他用手揽着她一边将信拆了开来…

“八叔:

谨在八叔寿诞之际送上一贴“**”以做贺礼请八叔笑纳。

侄儿弘晖”

他了然于心地挑了挑眉头再次看向那个还不知道自己被人算计当成寿诞礼物送到他家门口的某人撑着脑袋想了好一阵子难得有人能送这么上他心的礼物耸了耸肩:“既是别人一番好意我就笑纳好了。”

淡笑了一声他将她从地上捞了起来任由她的脑袋还是贴在他的胸口用口水行凶横抱起那个披着一件外衣的身体往内室走去。

“你说过要负责任的恩?”他垂下眼眸看了一眼怀里根本不能回答问题的某人警告她一声绝对不能有始乱终弃的不厚道想法否则后果肯定比她想象得严重哼哼…

用脚踹开了卧房的门没有回身只是用脚将门勾了回去直接走向床榻将怀里的物体放到软榻上手环在胸前欣赏了一番自己刚拿到手的礼物想了想该从哪里拆封比较好恩…胸前抱着的那个圆盒子太碍眼了先拆掉…

他低下身子伸出手去拿那个圆盒子她却呜咽一声在床上转了个身子摆明了不合作嘴里还咒骂了一句:“……死都不给!”

他撇了撇嘴角将她的身子转向自己继续同她怀里的圆盒子做斗争……

“…不给!!不给!”她继续不合作地挪着身子往床里靠脚还不负责任乱踢了起来…

他的嘴角抽*动了一阵微咪起眼睛终于尝到了一种传说中强抢民女的感觉看来弘晖送的礼物不是那么好拆封的哼哼他也知道那个小娃娃不是什么省油的灯…

看了一眼那个将他的床榻滚了个天翻地覆却丝毫不放手里圆盒子的某人翻了一个白眼在他的床上还这么嚣张俯下身子长辫从他的左肩垂了下去落在她的脸上摩挲了几分他则低回地在她的耳边咬了咬耳朵:“你再动下去绝对会有天大的事情生…”

一声低唤随着耳朵和脖子上传来的一阵挑逗而温湿的触感让某个终于被闹腾得有点知觉的人睁了睁眼一张放大的脸落进她的视线里她迷朦地揉了揉眼睛很显然离清醒还很遥远眼神失了焦地看着他只是笑:“……唔…八爷…”

“恩?”他只是低低地应了一声手指轻佻地抬了抬她的下巴将她从床榻上拖了起来让她竖着身子他却一点也没有停下自己的动作继续咬某人的脖子…

“……生日快乐。”她对在自己脖子游窜的温热颤了颤身子却还是坚持把这几个字给吐完了…

他在她的脖间怔了怔下巴搁在她的肩膀上将怀里的物体更用力收紧了些视线越过她的肩膀只是看着她身后的床帘呆了好一阵子…快乐这个听起来就离他很远的词一瞬间就好象被她硬塞进他的胸口想不收都不行…她的霸道来的没道理却比那些御膳寒暄跪拜让他觉得暖和对…是暖和尽管他还是会偶尔打两个喷嚏…不过…什么时候他得找词来形容呆在她身边的感觉了?

低笑了一声收回了自己的思绪却现某个本来就不是很清醒的人脖子一歪又流口水去了…

他哭笑不得地将她的脸捧到自己面前摇了摇头只得让她趴在自己胸口继续呼呼大睡:“贺完寿就睡觉的礼物托你的福这辈子我也算见识到了。”

弘晖啊弘晖送了一个能看不能吃的礼物给他很好…看来改天有必要提醒一下四哥该怎么重新教育一下自家的小娃娃了…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