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部:几处闲愁惹春忧 第五十五章 送伞

拟订雨中送伞作战计划先把那头蠢驴从牲口棚拖出来拿着伞直冲十四府上将伞丢门口然后骑驴飞奔回府爬上床盖好被子继续养小肚子恩…完美…

可一踏进牲口房就见那头蠢驴又装死给她看看着它那副非常坚持自己的私人闲暇时间绝对不搞加班工作制一步也不肯动的死德行让她几次燃起去厨房借菜刀的冲动…看在它是生日礼物的份上不同没文化的它计较!

自己的下属不合作她只能打起了旁边帅气的高头大马的主意嘿嘿虽然他们从来没有合作过但是说不定这一骑就可以擦出艺术的火花说不定她还可以从此变成华丽的骑马一族说不定她明天就可以和那头蠢驴说永别了!

闪烁着少女纯真的眼睛看着面前帅气的马哥哥却见它们定力十足完全不为所动地从鼻子里喷出几口气摆明了对她这帖**严重不爽也顺便警告她千万不要有骑它们的冲动否则一定会造成不必要的身心伤害…

Tnnd…这辈子都没见过长得这么难看的马帅气个屁马眼看人低不就是被人骑的东西么被帅哥骑和被她骑又没什么本质区别竟然给她搞性别歧视就知道轻薄帅哥的屁股极度鄙视!哼!求人不如求己不会骑马又不会死她用两条小短腿用劳动人民的坚强意志照样完成党和人民交给她的艰巨任务!看着吧封建社会的牲口们社会主义的儿女不是好惹的!

鄙视完一众不知道好歹的封建牲口一贴**撑着一把伞抱着另一把伞踏着沉重而坚定的步伐奔向了战场前线…

但是当她远远地在十四府门前看到一个穿着朝服的背影正被身边的撑着伞的小厮伺候着弯身上轿时她才知道自己被耍了个天翻地覆是哪个混蛋告诉她九爷出门没带伞的是啊伞是没带可干吗不告诉她他带了个比伞好用八百倍的蜗牛壳轿子来不仅不会淋湿湿就算在里面泡茶看书睡觉唱卡拉ok抱小老婆生儿育女安居乐业都不成问题…莫非清朝的愚人节在六月不成…阿门…

她干笑了两声将怀里多余的伞往背后藏抓着后脑勺准备转身跑路…却转念一想大雨天的晚上的自己浪费了自己睡觉时间跑来加班这班都加了不给自己的老板看到岂不是浪费自己这般用心良苦?这等拍马屁涨工资的良机不好好把握大概连老天爷都会鄙视她哼敢耍她她就将错就错把九爷感动得死去活来边坐轿子边撑伞回去啊哈哈哈哈!

将伞往肩膀上一扛她踏着步子就往前走她的视线落在那被雨给弄得微湿的朝服上肩头的伞盖住了她头顶的视线在那个背影弯身的一刻伸出手两根手指捏住了他的朝服略带力道地往后扯了扯:“…九爷我强烈要求加班费.”

那个身影怔了怔沉默了好一阵缓缓地挺直了正弯下去的的身子却始终没转过身来只是站在轿门前任由她扯住自己的朝服…

雨点砸在她伞外的周围溅起的水花有点吵耳终于也让她感觉到了这片沉默的不对劲她的目光在湿漉漉的地上一瞥在见到一双好眼熟的靴子时微微移开了头顶上的伞视线顺着那朝服慢慢向上爬每爬一分头皮就麻一分每爬一分手也跟着从那片潮湿的朝服上松开一些每爬一分脚步就开始往后挪上一点…

一双本该总是盈满笑意黑沉沉的眸子此刻只是微微侧目淡淡地打量着她…

“八爷您府上的丫头来给您送伞吗?”帮他撩轿帘的十四府上的小厮随意地问上了一句算是结束了这刻的静默…

她心虚地缩回了自己的伞下遮了个严严实实躲了个密不透风…酸楚几乎不用安排就往她鼻头涌几乎不让她有任何喘息的机会…她也只能只有大口地呼吸来苟延残喘…

“……她认错人了.”

那把有点轻扬的声音从她头顶罩下来竟然让她听出了几许责怪的味道她从来都听不懂他讲话的所以一定是她听错了…他才没有责怪她扯着他的朝服却把他认成别人他才没有责怪她在大年初一吃干摸净后就把他认成别人他才没有责怪她久违后的第一件事是把他错认成别人…

她被他责怪地抬不起头来脚丫子下意识地缩了缩将收进布鞋和袜子里的雨水挤弄了出来…

“你跑来这儿做什么!”一阵责怪声毫不遮掩地从身后甩过来她被吓了一跳转身看着九阿哥和十阿哥正从十四府门口走出来…

她捏了捏手里拿着的多余的伞瞥了一眼面前纹丝不动的身影他不上轿也不转身她却终究因为找不到呆在这里陪他呆的理由挪开了脚步…

“夫人叫我给你送伞过来.”她将手里的加班证据拿了出来.

“送伞?倒是九哥家的人贴心这偌大的十四府上还怕没一把伞不成.”十阿哥揶揄了一声看了一眼站在轿前的八阿哥“八哥怎么还站这儿?不是急着回府写折子吗?这洪灾一来又是一通乱忙了.”

“是该走了.”

他轻扬的声音没有丝毫改变然后她听见撩帘的唏嘘声听见他的靴子在湿地上的踏步上听见九爷和十爷说着”八哥慢走.”听见小厮喊着起轿的声音听到渐行渐远的声音…

“你还什么呆!”九阿哥拽过了她手里的伞撑了开来…

她被他硬生生地扯回了注意力回过头来看着他不耐烦地已经踏着步子走下了府门前的台阶…

“九…九哥…这大风大雨的你不坐轿回去吗?”十阿哥也随着愣愣地看着那走进雨幕里的身影…

“不坐了!”他挥了挥手脚步已经溅起地上雨水使劲瞪了那个还杵在原地的家伙一眼才见她屁颠颠地跟了上来…

“唉我说九哥你可别在节骨眼害个啥病啊!”

十阿哥的声音在背后响起来她撑着伞小跑了一阵才跟上那已走出好些距离的身影…

无语地走了好一阵那同样身着朝服的背影让她心有余悸同他保持了一段距离他突然顿了顿脚步往后瞥了一眼…

“……不准哭!”

那有些沉的声音伴随着雨声压下来压得她一阵晕旋…

“……我又没打算哭…”她颤了颤鼻音捏紧了手里伞敢情她没出息的形象已经彻底定型了她这还没扯嗓子他就先警告自己不准哭“你不说…本来我不打算哭的…你一说…阿欠!”

她的眼泪还在酝酿期间就被一个飞出口的喷嚏给漂亮截断了她张着还没合上的嘴巴再看了一眼离她有一段距离的身影没往前走也没朝她走过来分明在等她自己走过去…她明白的所以…刚才那个没上轿也不转身的身影是不是也在等她开口说上些什么…

“你走不走!别让爷等你!”

她被他催促着朝前迈了两步终究咬了咬唇角猛得转身就往后跑:“我我晚点回来…就这样先闪了!”

她缩着脑袋矛足了劲地往后跑手里撑着的伞有些多余因为脚步的飞奔浑身已被溅得找不到一块干湿地气喘吁吁地站在十四府门口却见那有点眼熟的轿子重新抬回了府门口…

“……八…八爷呢?”她指了指空空的轿子问旁边抬轿的小厮们…

“八爷?散步呢!”小厮看了一眼她笑着说“竟然挑这大风大雨的天气散步我就说八爷的话没谁能听的懂吧!”

她来不及去和小厮套近乎操起伞就往他家的方向奔还好他是散步不是慢跑她收帐时练习出来的脚力终于可以为恋爱挥作用了阿门…竟然做雨中漫步这么狗血的事情好鄙视他!这种被负心汉甩了的失恋举动应该是她的专利啦竟然不经过她的允许就和她抢不要以为这天下都是他皇阿码的.他就可以嚣张大家熟归熟他这样搞她照样告他剽窃!

“…前面的那个谁谁谁!你给我停下来!!”她捂着跑得胃都抽痛了唔…早知道要这样跑她今天晚上就少抢两碗饭了

“叫你停下来啦你还走!”她看他丝毫不减地往前迈步子不急不慢仿佛要立刻成仙的模样她努了努嘴只能加快了度将他一把拽了下来…唔好想哭这种动作一般都是2020微信摇一摇红包小说里帅气男主的经典动作才对…为什么要由她来做…

而他也不负她的重望非常进入角色地扮演好女主半点动静也没有只是任由她扯着他的袖子不转身也不再继续往前走…瞧他那副别扭样鄙视!哼!

她见他终于停下来也安下心来一手撑着他的后背一手插着腰弯着身开始大口大口地喘气:“叫你不要走你还使劲走再走啊再走我就非礼你!反正现在四下无人月高…呃…大雨哗啦啦…以后我死不认账看你到哪里去告我!”

他依旧没动静却出了一丝从胸口带出的让她熟悉的轻笑声…被她慢慢扣上的手也开始有了一些温度…

“你想打喷嚏就直接说嘛!干吗跑来淋雨又做忧郁状…哇…”

她正忙着数落他念得振振有辞后脑勺却被猛得扣住了迎头就撞上那湿漉漉的胸口那朝服的前襟被她的脸一挤弄得她脸上都是雨水她的眼泪都是真的耶他这样一抱弄得她好象都是在哭假的一样:“…干什么…是我要非礼你你想先下手为强啊…”

他不说话只是将她往怀里收了收脑袋搁在她的肩膀上毫不留情地将所有的重量压过去…

既然他开始进入男主角的状态了那她就可以恢复别扭女主角的德行了吧她抬起脚将雨水全部踢到他的朝服上去管她什么事反正现在又不是她帮他洗衣服了累死他家的小老婆天天帮他洗衣服就没空非礼他了…

“谁让你送一头驴子来给我当生日礼物的!你是在骂我笨是吧!想我当初送你的东西随便哪一样也比一头驴子好吧还是一头那么蠢的驴子笨得要死害我怎么拖都拖不动…不许笑你还笑有什么好笑的!”

“还有大年初一的时候明明我想吃两根棉花糖你这人好小气就只买一根给我后来也是糖葫芦我也没吃够…不要啃我脖子好痒啦!也不要用舔的!”

“还有还有!都是你害我天天打喷嚏害我被春桃鄙视害我被泰管家扫茅房害我被九爷扔出去收帐目害我…唔…不准亲谁要给你亲你这个人我还没骂完…唔…”

她的话还没说完就全部飞进他嘴巴里去了她从他嘴巴里吃到一点雨丝苦苦的味道蔓延开来于是她也不示弱使劲往嘴巴里吐口水谁让他不让她讲话的!哼!

她的手摸到他的领扣好怕这里被别人碰过下意识地收了收嘴巴使劲地咬他的舌头他吃痛地闷哼了一声却只是顺着她的意节节挺进让她咬得更多更满足…

弘晖怎么办…事情大条了他们不是一刀两断了么这样吻来咬去又是怎么回事她真的好鄙视走藕断丝连路线的耶…阿门…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