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部:几处闲愁惹春忧 第五十六章 伞后遗症

不可否认她夏春耀确实是个奇才不仅送伞能送错主子还送到大家都一身湿哒哒狼狈兮兮地对打喷嚏而最最不能让春桃理解的就是送伞居然还能送出脖子上的草莓印来不知道春桃是不是打算尝试新的偷情地点瞪大了眼睛研究了一下她脖子上的小草莓一脸诡异地问她这大风大雨是不是异常有情调她立刻摸着脖子调起嗓子来强调处*女这个光荣的职业她还准备苦心经营一阵子…

此话刚落却换来春桃似笑非笑的一张脸:“和好了?”

她一边放下手里的洗脸巾一边愣愣地看着躺在床上的春桃回想几个镜头前的情景她把牢骚完了他把草莓种完了然后她的视线略过他的肩头低下去盯着他的靴子不再抬起来他沉默了一阵似乎也不再抱让她抬头看他的期望只是拣起地上的伞盖过她的头顶…

她随着他不快不慢的步子走到九爷府的门口踮起了脚尖拍拍他的肩膀:“伞你拿回去自己回家小心点哦不要和陌生人乱讲话把伞撑低点别给人偷窥了去就这样啦…”

她咧着嘴贼笑了一阵像把他和自己一同拉回往常般她不记得她有去过紫禁城而他也不记得他将她放生抚了一把胸口的锁片只当一切没变弘晖也还在她选择她想记下的片段不喜欢的直接丢进回收站按下删除键消失地无影无踪她不去听风言风语也懒得在意他刚建起来的后宫…他也不能小气在意她把他记的模糊在意她疗伤期间小小精神出轨一下…

反正都是不平等条约随便签个名画个押就好了不需要大张旗鼓她转身要走他也不拦她…

只是当她看着面前的红门槛时她实在不知道她该在他面前跳过去还是跨过去尴尬地咬了咬唇转过身来干笑了两声想等他先走了再去考虑这个问题却见他只是撑着伞立在雨里淡淡地看着面前的尴尬几乎带着置身事外的样子…

她远远地看着他终于稍微放纵自己一些把视线往上移了却见他没看向自己只是将视线微微瞥开…

一阵风夹杂着雨点打在他身上出细微的唏嘘声他的声音终于伴着风雨响起来…深幽而坚定的调子不似往日般轻扬拉扯着她往下沉…

“你记着…我能放你一次但绝没有第二次.”

他本不是个怜悯人的主儿她应该清楚他也没有太多的“舍不得”供她挥霍她必须明白他的纵容也只到此为止她不能装傻他也只是个为达目的不择手段的阿哥她不得不面对他对她也不过只是使出欲擒故纵的伎俩不同的只是他把他的伎俩摆在她面前要她愧疚逼她抬头…而如此大费周章能赢回来的东西不多无非也就是她的心甘情愿…

“……如此你还敢回来吗?恩?”

他熟悉上扬的尾音让她往回缩了缩脖子似乎料定了她的答案旋身让朝靴在雨水里踏出沉沉的声音和着她的心跳声吵得她只能捂着耳朵往府里跑当作什么都听不到…她的勇气刚刚才透支完毕她现在被打回原形只能缩回去…

那的确是张不平等条约是她一个人擅自做主定的只有她一个人签了名他却赖皮不肯画押谁要他来教她时间逝去不回的破哲理她高兴让它停在那里一辈子都不要动谁要他来教她他是怎样一个人她高兴把他想成她以为的那样他只是会给她塞零食的人他只是会给塞暖炉的人他只是会塞给她送生日礼物的人…谁要他来教她自欺欺人是一件好让人鄙视的事情…

和好了吗?和好了个屁越来越糟糕了简直是乱七八糟…

这就是她给春桃的答案春桃耸耸肩不理会她无里头的愤怒睡觉她则爬上床失眠所以说啊从睡觉状态就可以显示出女人的感情生活圆满与否于是她失眠了一夜脑袋里是八百个小八爷对着她鄙视她数了一个晚上的他还是没有数出瞌睡虫来看了一眼已经微亮的天空索性不睡了翻身下床在镜子前磨蹭了好一阵确定领子把草莓全部遮住了打开房门准备去拿早点的一瞬间才想起一件好华丽的事情她貌似就这样把九爷丢弃在风雨中了阿门…

这下别说涨工资了估计还有被炒鱿鱼的危险但她是卖身进来的这个问题她暂且可以忽略不记那还有什么好怕的顶多就是挨板子扫茅坑背帐本收银子吃包子送早点…说实在的不得不承认除了挨板子九爷家的惩罚人的方式其实都蛮人道的…

端着早膳她主动来承认错误不知道可不可以得到宽大处理其实她也不算没完成任务啊伞送到他手里了嘛也淋不着了应该不会半路出来一个劫色的好死不死把九爷拖角落里做掉了吧…

站在九爷房前咽了一口唾沫她正练习笑脸迎人的表情却见房门轻轻被推开了她眯着眼睛吓了一跳往后缩了一步小心翼翼地探头去看…

一双小手搭在门边小罗莉站在门里向她伸出手来:“给我.”

“…啊?”她愣了愣注意力全被小罗莉有点过分清凉穿着给扯了过去没有扣上的领扣小肚兜的绳结松松地系着耷拉在外面让白嫩嫩的小脖子露了出来阿门…那小脖子上竟然还有好多颗和她脖子上一样的东西…好新鲜的草莓啊…红红紫紫的比她脖子上的还要触目惊心九爷下手好狠完全不带留情的嘛…

“早膳.”小罗莉指了指她手里的餐盘丝毫不在意草莓共享只是笑.

“…哦…”她抖了抖手将餐盘交到小罗莉手里今天的早餐好象很好吃的样子呜…不过没她的份了…

“昨儿个可是完颜夫人叫你去送伞的?”小罗莉接过餐盘朝她微微一笑.

“…是…是啊…”她抬了抬眉头却见小罗莉上下打量着自己视线一碰上她就拉了开来…

“为何却是九爷一人回来的?”

“……”因为她当时忙着乱搞男女关系……

小罗莉见她不答话也不再问只是接过餐盘转身合上门:“九爷交代以后不用你去拿早膳了.”

她看着合上的门愣了愣nnd…她刚刚干吗要自做多情地酝酿出来罪恶感来这下可好好不容易酝酿出来立刻就要被集体丢进垃圾箱焚化炉了她这样随便焚烧感情垃圾算不算破坏古代生态环境平衡啊!她就说九爷没那么简单就被人劫色的他不去辣手摧花就很偷笑了阿门…以后每天都可以和春桃一样多赖床半个小时了!

她伸了个懒腰不再去打扰人家夫妻性生活揉了揉眼睛离去书房还有一段时间她还可以找个地方补一下眠希望小八爷不要在到她脑袋里来给她上思想政治课…

结果小八爷还没来得及给她上思想政治课她的人却被拉到完颜夫人的院子里做昨夜送伞全过程的情景再现报告…呃…当然侵犯个人**的那一段被她卡了华丽跳过完颜夫人也没刨根问底倒是在她逗弄完糖糖从小女娃娃的手里偷了一点糖糕填了填今天早上被她阿玛饿着的肚子准备离开的时候抛了一句话来…

“你是装傻还是真不明白?”

她的右脚刚跨过门槛怔了怔回过头却现完颜夫人已经转身走进内间去了…

她硬着头皮继续往前走却见刚从外间回院子的子荷一瞧是她正要打个招呼却被翻了个白眼回以她热情的招呼…

“瞧你做的好事!”子荷举起手指在她额头上重重地点下去”我就同夫人说你这帖**是怎么扶都扶不上墙的!唉!”

“我做啥人神共愤的事了你们一个个都鄙视我!”她扶着额头委屈地瞪着熊猫眼搞清楚状况好不好她淋了一夜的雨然后被前男友鄙视自己心志不成熟然后一夜失眠然后被大清早的限制级画面刺激然后还被告之以后都没有华丽早餐吃了然后补眠未果被抓来做报告然后又被夫人鄙视再饱受生理和心理的双重残酷打击之后她现在可是很有走向心理变态杀人魔的充足条件的最好不要逼她暴动出九阿哥府灭门惨案的历史事件!

“何止人神共愤要我是夫人撕了你的心都有了!”子荷压了压嗓子将她往角落里拖”你以为夫人干吗特意叫你去送伞好玩儿啊!还不是给你机会来着你进九爷房那么久了下人们虽没名说自己心里还没个谱儿?不过我看九爷半点反应也没有该是夫人搞错了才对!”

“什么什么什么什么乱七八糟的我和九爷那是纯洁的男女关系我可没对他职场性骚扰你别把我想成和糖糖一样一看见美男就把持不住然后就…”

“糖糖格格都比你有胆子亏你在夫人生产时还信誓旦旦说要抢人家男人呢啊呸!这回儿好了吧让你有个机会帮着夫人对付那个新来的结果却被个新来的给彻彻底底地挤下去了搞得连九爷的房间都进不去了!哼!这下她还不嚣张到家了儿子她给生了现在九爷除了她那儿也不进别的夫人的房了!本来还以为你对夫人能有点用处呢结果你倒好成事不足败事有余!”子荷一边撑着自己快要晕倒的脑袋一边说得噼里啪啦…

“……你是说…夫人的意思是…”

“废话当然是想让九爷收你进房免得那个新来的…喂…你怎么了?”

“我现在严重不爽要找个地方泄一下…”她挽了挽袖子踩着大步子就走搞了半天原来这当小老婆对什么兵书啊棋谱啊的也是要研究研究的她这贴**还是蛮有前途的嘛被人当成一步有利的棋下了半天还差点就要杀入敌人阵营直接吃主帅了…

仰天三笑哈哈哈!

她一脚踢开牲口房的门指着那头蠢驴就开始嚷:”看你副蠢样成天就知道偷懒装傻还不是被人送来送去骑来骑去的看什么看你有本事就去踩那个把你送给我的家伙告诉他驴也不是好欺负的!他就是算准了你不会斗来斗去那一套就知道装傻才不要你的才不愿意你赖他身边的才故意吓你的……他明明知道他用那副皇子德行阿哥模式跟我讲话我会回去才怪!不会哄女人吗?都娶了小老婆了还不会哄女人…装什么纯情啊!”

“……哄我一下会怎样…又不是不会讲假话…我才不要回去…最起码等他学会哄女人再说!!”

“……想叫我离他远一点就直接说嘛…拐弯抹角来吓人还说天书…”她的声音越来越小变得有些模糊不清”……下次死也不给他亲占完便宜就走人了…”

“哈欠!”

一个喷嚏从乾清宫里飞出来看着面前正在批着折子的皇阿玛惊了一下抬起头来侧目看了看他胤禩只是抱歉地笑了笑从坐着的椅子上站起身行过礼数见到皇阿玛不介意地扬了扬手示意他落坐…

“伤风了?”

“该是被人记挂着了.”他淡扬唇角回答到看来那场雨淋的好…

“被你这一说坏事也能变好事了?”

“皇阿玛圣明所以以儿臣之见这黄河水患也会很快转危为安的四哥此去定能安抚灾民.”

“如此最好不过户部的欠款也不能拖沓.”

“是儿臣自当尽心尽力.”

“你且去吧.”

“儿臣告退.”他站起身恭身正准备离开却又被身后的人叫住了.

“等等随我走走.”

他立在原地看着皇阿玛被随伺的太监服侍着起了身走在他的前头他低了低头跟了上去…

“听说你府上的妾室已有身孕了?”

“回皇阿玛的话是有身孕了.”

“……你是不是有话要同朕说?”

“……儿臣愚钝不知皇阿玛…”

“朕以为你几次拒绝纳妾最后却娶了没身份地位的妾室就连子嗣也由其所出是在同朕暗示什么?”

“……皇阿玛多虑了儿臣只是怕辱没了儿臣的福晋毕竟皇阿玛当初指婚就同儿臣交代其中利害关系儿臣只怕不周到怎会又别的用意.”

“……也罢去吧.”

他看着皇阿玛扬了扬手就在那条通向额娘寝宫的岔路口上转身走开了他站直了身子也不做停留踏着步子往额娘的寝宫行去

伸展一下由于一直恭身有些酸痛的身子然后踏进额娘的寝宫还没坐下椅子却被她笑话他说他笑得好象生了天大的好事似的…

他负手而立煞有其事地朝她眨了眨眼告诉她他终于又能打喷嚏了…

额娘愣了愣却只是捂着唇角笑了笑挑起了眉头问他莫非前阵子总是拉长着脸只是因为少打了几个喷嚏而已吗?

他不说话只是看着窗外唇角扬了扬…直到身后传来额娘轻柔的呼唤声…

既是如此为何等着她逃跑也不去把人追回来?

他回过头来看了一眼只是轻笑的额娘思量了一阵却只能耸了耸肩…告诉她这个问题的答案他比她更想知道她的儿子其实蛮失败的不仅没把人追回来还把人给彻底吓跑了而且跑得头也不回明知道她怕自己那副德行他却偏要把自己那副德行给她看…

估计她这回儿不是缩在被窝里抖就该是对着那头驴数落他的残忍行径呢…哈活该谁让某些人那么没良心吃完他给的零食牵着他让九弟帮忙捎去的生日礼物却扯着他的朝服叫别人害他一个喷嚏也打不出一度有想去看御医的冲动想问问是不是身体哪个部分出问题了不过因为大概能料想御医肯定会怀疑他脑子出现问题而作罢…新仇旧恨的他报复一下实在不为过…

额娘摇了摇头…没做任何评价他则轻笑地放下了茶碗起身…

“额娘儿臣告退了.”

“最近为何都走得比往常急些?又是去十四府上?”

“……因为儿臣等得不耐烦了.”他的天书总是不分时间场合地跳出来.

“…你想做什么额娘不拦你却是记住不要惹祸上身.”

“儿臣记着忘不了.”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