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部:几处闲愁惹春忧 第五十八章 赌场失意

现在时辰不太清楚但好歹空中繁星点点夏末凉风阵阵现在地点不明确但好歹四周还算幽静偶尔听见几声虫鸣叫声几排垂柳随风摇曳这种现代偶像剧都拍不出的完全无工业污染纯绿色环境的经典画面却因为她夏春耀牵着一头有伤风化的驴子跟在一个走得头也不回的皇阿哥的身后的诡异画面给彻底破坏了情调阿门为啥他要和她走同一条路回家时辰不早了莫非他去完妓院后还要去他哥哥家汇报一下工作战果么?呃…不过听说男生靠在一起就喜欢说那些个事儿炫耀自己辣手摧花的丰功伟绩…估计这几天下来九爷也整理好了一打报告准备教授给他的好弟弟呢…好低级的…

不过刚刚还在情趣店门口拽了半天驴把脸丢到姥姥家去的她好象也高级不到哪里去况且她口袋里现在还有一个严肃的犯罪证据不像前面的某人衣服一穿扇子一摇就可以继续道貌岸然衣冠禽兽了…还美其名曰为做正经事…阿门他那是正经事那她买个情趣肚兜也只能说是为正经事业顽强奋斗为使正经事扬广大源源流长生生不息永垂不朽做一些微薄的贡献而已…

“这驴子倒是挺合你的!”他站在前头因为听到某人背后唧唧歪歪的声音转过身来看着她费力地拖着那头驴子竟然完全没有要帮忙的意思只是丢出一个没心没肺的笑摇了摇手里的扇一脸”大家关系一般不算很熟”的模样…

拽有啥好拽的!也不想想自己的小辫子被她抓了一把就拿今儿个来说明天她就可以拿个小板凳到京城最好的酒楼去说一段当朝十四阿哥微服召妓的佳话让大家边听边嗑瓜子…他最好小心点不要逼她说一段添油加醋版把某些镜头的马赛克去掉增加新闻的真实性和社会性!

她一路走一路骂一直骂到九爷府门口有点忿忿地将门踹了开来拖着驴正要进去却见那个本来一直走在她前面的人只是站在大门的阶梯下皱着眉头有点诡异得打量了一番他并不陌生的府门…

她推了推驴屁股回头看着本应该一马当先冲进去和他家九哥沟通低级战果的他狐疑地眨了眨眼睛被他那副”若有所思心有所属”的模样搞得一头雾水:”你不进去啊?”

他白了她一眼明显不满她在关键时刻打扰他的感伤因子扩散她立刻识相地缩回了脖子估摸着他的脑子里此刻正充斥着啥不干不净的限制级立体声环绕回放的全彩画面于是决定不再打扰他先把她的驴子给踹回牲口房再说要是让它加了班明儿个难保它不会在大马路上突然搞罢工然后公报私仇一把将她摔个狗吃屎…

一拖驴缰绳她的脚刚跨过门槛却听见身后响起一声不自然地咳嗽声…

“咳…”

她顿了顿正要回头却见背后的声音不待她转过脑袋就响了起来…

“……那帕子……还在么?”

她回了一半的脑袋硬生生地愣在那里像被人扭了似地难受正想举起手抓了抓脑袋牵起一抹干笑咋呼过去却听见身后传来有些重的脚步声脖子随着脚步声开始抗议她的脑袋突然变重不知不觉地放弃了支撑她的脑袋她也顺理成章地放弃了抬头挺胸的造型将脑袋栽到最低点…

“帕子还在么?”

比前一句坚定的口吻让她的脑袋突然像飞进了几百只苍蝇一样嗡嗡作响来不及去鄙视自己又把自己的脑袋比喻成马桶茅坑她的视线只看到自己的脚趾顶着绣花鞋的鞋面手下意识地抓着斜垮在腿边的包包隐约感觉后面的人已站得离她不远然后她的后脑勺变得更重了些她几乎有些吃痛地皱了皱眉头却愣是不敢回头去看他那只拉着她身后的长辫嬉闹似地往下扯的手…

“爷问你话呢!你哑了!”

她的唇张了张又闭了回去只感觉他拽着她的辫子将她往后扯不知道要让她倒退到什么地步才满意她几乎要重心不稳地往回倒却还是向前伸了伸爪子稳住了身子猛得翻开自己的包包将那件犯罪证据小肚兜抖搂了出来一个转身将她的辫子从他的手里解放出来然后将那件小肚兜塞进他手里…

“你那个帕子…被我弄不见了你要用帕子这…这…这个…你先拿这个代替反正你想擦哪儿就擦哪儿!我闪了!”

她来不及去看他的表情也来不及去体验他堂堂皇阿哥被送情趣用品是个啥感受更来不及去欣赏他拿肚兜当帕子使的经典画面只是撒开两条腿拖起她的小毛驴就跑而那头驴子估计看到窝棚的曙光了二话不说地跟着她就跑一人一驴就这样飞出了他的势力范围…

她将驴子赶进牲口棚拿着饲料勾引了它好一阵子直到它严重表示地不想再见到她也顺便警告她不要再拿可爱的动物来做”睹物思人”这样高难度又让人鄙视的动作她也只能拍拍屁股爬出了牲口房拖着慢的步子在院子里晃荡了好一阵子这才打着哈欠滚进自己的房间…

洗梳完毕就往床上爬身子刚躺下就瞧见春桃被她闹腾得翻了一个身眼也没张开丢出一句:”死哪去了?大半夜的!”

“红杏出墙未遂!”她说完就往床上倒…

“红杏出墙?”春桃扯了扯嘴角习惯把她说得让人听不懂的话消音只对她听懂得部分做评价”你要是有这出息就别大热天还抱着个暖炉丢人.”

“里头又没添碳冰凉凉的我抱着当冰块!”她强词夺理得翻个身.

话音刚落春桃冰凉凉地哼了两声翻了个身拿屁股对着她:“也好也好抱着抱着啊!别给我撒手你撒手我还跟你急!你抱着就不会一天到晚地给我打喷嚏我就有好觉睡了.”

“……”她无语地看了春桃一眼对于她每天不厌其烦地对失恋少女进行身心摧残的行为嗤之以鼻但是考虑到自己刚刚在大门口将被本该送给她的肚兜塞拿去给地主阶级抵债了于是抱着一点愧疚感不同她计较翻个身也拿屁股对着她…

呃…她突然有一种很不好的预感明天她要去确定一件事!

第二天她还是继续她没完成的收租任务但是用膝盖也想得到昨天惨无人道的场面又一次立体回放她还是被人像蟑螂一样扫地出门而她也不做停留非常干脆地从赌坊的后堂闪人绕了个弯将驴子往门口一绑将自己的小荷包掏了出来掂量了一番…吞了一口唾沫踏着沉重的步子步入了赌坊…

“应该不会那么巧的阿门…”

几个时辰后她抖着两条腿颤着肩摇摇晃晃地从赌坊门口爬出来欲哭无泪地看了一眼已经半黑的苍天垮着肩膀拖着驴缰绳往街口走眼神不时四处飘荡脚步也越来越快几乎带出点飞逃的趋势却在街口转弯处后脑勺被一把折扇砸了个正正着…

她挺了挺腰杆小心翼翼地向后瞥了一眼对着抬头望天摇扇子的十四摆出一副”他和她头上的包是绝对没有直接关系”的破表情她揉了揉她的后脑勺看着他那副摆明了非要她同他先打招呼的表情撇了撇嘴角:”…哎呀…好巧啊…你呃…又来办正经事?”

他站在原地对她翻了个白眼从胸口出一阵不满的冷哼对于她戳自己脊梁骨的行为还以报复抬眼朝那不远的情趣店丢去两个”彼此彼此”的眼神…

她立刻会意地咽了口唾沫呃…好吧她承认她昨天拿去抵债的东西有点伤风化也不太利于大家的身心健康展但是…既然大家都没走上清纯路线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算了…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极嘛…

他看着她的表情牵起一抹淡笑也不再同她计较抬着步子就往前走…

她认命地叹了一口气只能又踩着沉重的脚步跟在他身后顺便哀悼自己可怜又空荡荡的小钱包…

于是昨天才上演过的经典画面再次上演气氛依旧诡异走了好一阵她忽然听到前面传来一声好久远的称呼…

“丫头!”

她慌了一下神急忙将自己空荡荡地小荷包往怀里塞:”啊?干…干吗?”

“爷突然觉得饿了!”他挑起眉头说得理所应当.

“……”什么什么什么什么饿了…他他他他要干吗…不要在大家都没走清纯路线的时候说这样调戏系数过高的话会出人命的…

“你那副准备逃跑的模样是啥意思?”他皱着眉头明显对她摆出一副百米冲刺的模样嗤之以鼻…

“……”当然是为了大家好她还想继续当她称职的失恋少女他也尽量扮演好办正经事的皇阿哥就好了阿门…

“哦?你要觉得带着这头蠢驴能逃跑的话就尽管试试好了.”他悠哉地回道一副完全把她和她的驴子看扁的模样…

“……驴子…可以麻烦你明儿个帮我送回九爷府么……”他可以看扁她的驴但是绝对不能看扁她!

“你觉得呢?”他调高了嗓子傲慢的音调一升再升…

“……”阿门…她从他的表情上看到明天的菜谱…驴肉全席…呜…为啥清朝人士保护稀有动物的意识就那么差呢…

“走快点!”他不耐烦地白了她一眼径自走进了一家饭庄问跑堂的小二要了张靠窗的桌子坐下了身喝着茶看着她继续站在大街上牵着驴做心理上的最后格斗…

好吧…看在这家饭庄貌似没有客房服务的份上她暂且相信他没有办正经事的心情但是她却还是觉得他不怀好意万一他故意整她点完一大票山珍海味熊掌鲍鱼啃完后说要上茅房然后跑路了怎么办?她身上的钱刚刚为了证明她不好的预感已经花光光了万一她被扣下来刷盘子刷到手抖怎么办?万一这个店家级缺德一怒之下把她卖到他去办正经事的妓院怎么办?阿门…怎么搞了半天她的危险还是没有减少嘛…

“你倒是进不进来!!”

“……我再挣扎一下……”这场清白保卫战她绝对不能松懈…

“你最好不要等爷出去敲你进来!”

“……那你答应我一件事我…我就进来…”

“啥事?”

“……那个…你绝对不能中途去上茅房……”

“……”撩袖子举扇子准备打人…

“啊!!你不要出来敲我我进我进我进来…呜…”她急忙将驴子一栓没骨气地滚进了饭庄这什么世道嘛明知道一顿饭后她很有可能就要被卖到妓院去了她却还是得屈服在地主阶级的淫威之下…

搓了搓手她缩着脑袋坐在他对面紧盯着那把被他收好的扇子将跑堂招呼过来点菜…

“小哥那个…我们是aa制”她先把她的底线暴露出来事先声明.

“哈?”跑堂的小哥愣了愣完全不明地看了她一眼”那个…客官啥诶诶制啊?”

“就是他付他的我付我的!”她一边强调自己的新时代原则一边看着他一脸讪笑抓着扇子的手紧了紧她看地胆战心惊却还是为了自己的生命安全硬着头皮继续罗嗦“呃我海鲜过敏山珍海味过敏鱼翅熊掌鲍鱼过敏一两以上的菜我集体过敏!”

“这样啊.”他诡异地一笑不在意地耸了耸肩抬起眉头看着一头雾水的跑堂小哥”那我们吃蛋炒饭好了.”

“砰”某人应声跌倒的声音…

“啊!客官!你没事吧?”

“没事死不了没心没肺家伙往往都延年益寿.哼!”他一边悠闲用手指弹着桌一边在桌下伸脚踹了踹她”起来少给爷装死!”

“……”她抬起头来哀怨地看了他一眼…阿门…她就说她不好的预感得到应证了吧…俗话说情场失意赌场得意而她明明恰逢赌运亨通的失恋状态却把银子输了个干净她说明什么问题…报应啊…呜…现在倒好她是情场赌场都不得意简直就是处于衰神附体的鸟状态…这个节骨眼他还带她来吃蛋炒饭这不摆明了要玩死她吗…她是脆弱的指桑骂槐若有所指话里有话这些事麻烦他找别人行不行阿门…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