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部:几处闲愁惹春忧 第五十九章 香蕉皮

吃完那碗绝对不怀好意的蛋炒饭夏春耀擦了擦油嘴一边担心那些饭粒在她的肠胃里翻江倒海一边若无其事地抬头看天花板等着面前十四喝完茶买单顺便向他秀了一下她空无一钱的小钱包表明了一下自己绝对没有请客的冲动虽然这顿饭很便宜但是那杯不知道叫啥名字的茶看起来价钱就很恐怖阿门…还是喝凉白开厚道…

吃过饭付了银子她率先跳出饭庄去牵她的小驴子却被随后走出来的他丢过一个冷的白眼似乎对她如此关心动物的举措表示鄙视她也只能抬了抬眼眉不做任何无意义地反抗…

应许是应了那句吃别人的嘴软拿别人的手软她被一碗蛋炒饭喂得丧失了主权意识只是狗腿地随着他走不知不觉经过那个她几年前卖身的街角那条主街平时总是热闹他略微停了一阵将她从他身后拖到跟前来数落着她当年的手段低级她不以为意地瞥了他一眼对于当年他企图抢她手里的红薯还压低她的社会价值这件事耿耿于怀…

他耸了耸肩对她的社会价值表示了严肃地置疑却在瞬间收起了讪笑的脸问了她一句:”要是当初爷没买你你咋办?”

她被他问得一愣顺着他的视线看着那个没啥特别的角落要是当初他没买她会生啥事?会不会有个专门帮人牵红线的恶霸经过欺负她一下然后跳出一位大侠哥哥把她救走从此笑傲江湖说不定加入个反清复明的组织找他们几兄弟的晦气或者跑去青楼卖身葬自己说不准哪天还能碰上办正经事的某人…或者说不定再等上几个时辰那个下朝后坐着轿子回八爷府的某人往这条必经之路路过的时候会突然想尝试一下强抢民女的感受嘿嘿嘿嘿…呃…她在想什么乱七八糟东西…阿门…

他似乎也不期待她会有啥高水平的回答任由她呆自己倒是提着步子往前了走了好大一段…

她以为就到此为止了哪知道第二天他的问题直接升级问她:”要是当初那几板子是爷救了你你咋办?”

她深咽了一口唾沫给他一个完全听不懂也答不上来的委屈表情依他也依旧没要她回答…

最后的那一天他依旧将她送到九爷府门口更加刁难的问题丢出来:”要是当初爷没把你丢在这儿你咋办?”

她如同往常般站着等着他不要答案地闪人却见他这次杵在门口像个监考官一样准备收她的答题卷子他哪里知道她满纸空白这下要抱个大鸭蛋回去丢人了…

他看着她那副明显想蒙哄过关的表情提起一抹凉凉的笑:”听不懂?那爷便再说明白些好了.如果当初爷收了你你咋办?”

“收啥?你当我是啥妖孽啊!收我!嘿嘿嘿嘿…”

“……”他看着她那是她最经常做的动作和表情却在此刻让他牵扯出一抹冷笑”要比装傻充愣这大清国还真怕找不出你这样的能手来听不懂爷的话?有胆子你再跟爷说一遍说你听不懂说你从头到尾都不明白不明白爷的意思.对着谁都这副德行以为在爷面前傻笑两声便可以当作啥都没生似的?”

“……”她抿了抿唇角低着脑袋研究她绣花鞋上有几只小蚂蚁却被他飞来一扇敲得晕晕呼呼…

“低着脑袋干啥给爷把头抬起来!”他举着扇子毫不收减力道地砸在她脑门心上”爷以为过了这么些年你多少能长进些却不想别的没长进若无其事的功夫倒是修炼得如火纯青了?看来八哥也没让你长进多少.”

他说完附带一声长的冷哼转身就走根本不给还在晕呼中的她任何反应的机会等她揉着被砸地晕晃晃的脑袋回过神来…他的人已经走出老远.

“……谁说完全没长进的胸部就长进了不少…”她看着自己的胸口咕哝了一句撇了撇唇角死十四一边说装傻工夫提高一边却揭穿她这哪里算提高了嘛原来都只有八爷一个人才能看出来大概是了解他从来懒得拆穿她还老是笑吟吟地等她自己主动承认错误所以她也懒得防备拜他所赐她的功力绝对退步到姥姥家去了…

唉…深叹一口气恋爱这个东西害死人啊…

那天之后她又恢复了往昔的生活少了一把扇子在她头顶上作威作福挨挨泰管家的骂被春桃鄙视鄙视拖着驴子到处走偶尔看见九爷进出府的轿子更加频繁她真的觉得这样的生活没啥不好也一点也没想过要去改变啥…

初秋的晚风砸在她身上她裹了裹身上还没穿厚实的衣服正准备和往常一样回房去却见九爷的轿子火急火廖地冲出了府门当时的她没在意那么多却在第二天上大街时听到了第一手的新闻那个第一次被她名字给震地喷茶的皇太子被康熙大人给废了她不太清楚这意味着啥只是咬着零食听过就算…

她没想过她的生活一尘不变的时候他的生活却在翻天覆地…她不知道那皇太子被废后的中途生过什么只是听到他先被升官后是被贬且一贬再贬被贬的一文不值的花边新闻所以说皇帝都是不讲道理的不管别人明明累死累活还把她丢到一边玩蚂蚁说升就升说贬就贬完全不留情面的阿门…九爷府里没人敢议论此事可大街小巷的流言却是纷飞满天…

她低着脑袋走在路上咬着指甲若有所思唔…要不要去看他一眼呢好歹是前男友出了这么大的事表示一下亲切慰问说不定他被她感动的一把鼻涕一把眼泪会把上次威胁她的话全部收回去让她继续为所欲为没有顾及地赖在他身边谈华丽的恋爱…一边想着脚步不受控制地往他府上移去…等她反应过来已经好没志气地站在了他家的大门口…那两只被她狠踹过的石狮子正对她撕牙咧嘴…

后门她有心理阴影绝对不要去前门似乎也不太妥当估计会被小厮扔出来那些家伙在她失恋后好几次这样对她唯今之际只有秀出她的翻墙绝技了…可是墙翻进去了然后呢?万一他不在家怎么办?不过听说他最近被罚在家不用上朝的…万一他在洗澡怎么办?嘿嘿嘿嘿那就跳进去顺便一起洗…呃…万一…他在抱小老婆怎么办?阿门…她还是再考虑一下吧…

牵着驴子转身准备落跑眼前却突然出现一块黄澄澄的香蕉皮她对眼前这个场景明显觉得眼熟得过分小心翼翼地抬起脑袋来瞪大了眼睛看着面前正摇曳走来的轿子不是吧…这样的事情都有?弘晖是不是他在捣鬼啊她只是随便想想还没有准备好见他的台词而且她这样跑去见他不是太没骨气了吗?这么快就逼她赶鸭子上架会出人命的…

她看着那块香蕉皮使劲咽唾沫向旁边移了移不行好歹她得换个有说服力的造型去见他难得重逢一次又那么没品地在他面前摔个四仰八叉就算她上次牵的是鸡这次牵的是驴也不能说明她有本质上的进步嘛不行不行她绝对要换个造型飘到他面前…然后拍着他的肩膀说放心吧她会好好安慰他受伤的心灵的!

话说这样说啦可是轿子越来越近她的脚丫子有点痒痒的好想一脚踩下去然后顺理成章地摔进轿子里顺便好好地**一下轿子里的人唔…弘晖…她的定力受到好严重地考验怎么办…

“你说怎么办…蠢驴?”她拍了拍站在她身边的蠢驴她真的沦丧了堕落到和一头驴子讨论要不要踩香蕉皮去调戏佳人…

而更堕落的是那只驴子由于被她扯着缰绳甩得自己脑袋晕索性一晃脑袋将她甩了出去帮她做了决定她倒抽了一口气不知道该感谢它还是鄙视它只觉得踩在香蕉皮上的自己也算是腾云驾雾了一回好吧她承认她还是很想踩啦好歹这也算飘了嘛相信他应该也不会介意她用香蕉皮飘来见他…

“前面的轿子我绝对不是故意有心精心设计的这绝对是天时地利人和的悲剧!”她一边宣示着自己的无辜一边一个跟头毫不留情地载进了轿子里既然摔都摔了不占点便宜岂不枉费她一片心计?

一想到此她二话不说立刻开始吃豆腐抱着人家腰的手收了收脸颊开始使劲蹭…蹭了好一阵突然现有那么点不对劲先不说这腰好象比她佳人的不知道粗了多少她佳人的窄腰那绝对不是吹那绝对就是天生来给人搂的这个问题暂且不提她头顶上好象有两个球压着她的脑袋耶…伸手往上探了探…

“哪里来的野丫头!”一声尖叫声跳出来让她恍然大悟立刻站起身子看着面前四十余岁的老妇人满头冷汗…阿门…吓死她了她还以为她的佳人没了她的精心照顾不仅身材走样还多出了两个比她还大的胸部…好恐怖…

“对…对不起…我我我…我…”她指着那块香蕉皮证明着自己的无辜一边赶紧退出轿子转身的时候还被那个老女人用脚给踹了一下屁股…

哭丧着脸看着那顶轿子在巷子口转了弯不甘心地嘟了嘟嘴她就说吧世界上哪有那么凑巧的事还刚好她面前就有香蕉皮还刚好他的轿子来了哈!要是那顶轿子里坐的是他她立刻以身相许二话不说切!欺骗她纯良的感情…

揉着屁股转身正准备去牵那头始作俑者的蠢驴却见一个不知道看了多久大戏笑得颤肩的身影大刺刺地站在府门口见她转过身来正要收起笑意却实在受不了她那一脸”让我去死”的表情再次低笑出声…

她刚刚说什么来着对对…这绝对是天时地利人和的悲剧谁能告诉她那个本该坐在轿子里和她来一次浪漫的老情人相遇的人为什么此刻要站在他家大门口笑得擦眼泪看看看看那是一个刚被自己老子给罢了官丢到家里吃自己的人么?竟然还给她笑地转过身去捶门…太过分了!

她是说过她想安慰他啦但是她没说过要”这样”安慰他!他就不能选个适当的时机出现吗?呜…

伤自尊了!她一脚踢开脚边的香蕉皮伸手牵起那头驴子准备闪人转过身走了两步却现那个家伙竟然完全没有挽留她的意思捏了捏拳头踮了踮脚步转过身看着他终于忍住笑只是带着轻笑望向她见她转过身来挑起了眉头却也不说话…

她深呼吸了一口嘴巴里念着的几句需要被马赛克的脏话最后重重地哼了一声:”……我只是顺便路过而已你千万不要想歪!”

“路过啊?”他微扬的声音伴随着挑衅的眼神意有所指地扫了一眼地上的香蕉皮…

“那不是我带来丢到地上的!”她解释却现越描越黑…

“是吗?”他气定神闲地应了一声却摆明不相信.

“反…反正我是清白的!”虽然后续动作有点不雅唔她什么便宜都没占到为什么还是做贼心虚该死的香蕉皮究竟是谁摆在这里的…

“你很忙?”他瞥了一眼那头被她拽在手里的驴子…没忽略斜跨着的包包被装得鼓囔囔的…

经他提醒她突然想起出门前泰管家的警告今天要是再不把帐收回来她就要被饿饭了阿门前阵子有十四带她出去开小灶她才很嚣张地在泰管家面前摆出一副成仙的状态但是

“呃…你不要太难过了我不太会安慰人的就这样了我先闪了.”她站在阶梯下看着他半步也没挪过只是站在门口淡淡地俯视着她算了…他心情应该不好现在去吃豆腐就是把”找死”两个字顶在头上…

转身她拖着她的驴子走人耳朵却竖得高高的就怕错过像什么”不要走”啦”留下来陪我”啦”人家要你陪”啦的经典话语可随着她脚步越走越远却见身后的人一点声音也没有混蛋…哼让他一个人无聊死寂寞死她誓她今天晚上就去红杏出墙还找一堵高墙使劲爬!

正想着头顶却被恶狠狠地揉弄了一下她捂着没啥型的脑袋转过身来却见他不知啥时候走到她的身边刚刚在她头顶上行凶的手还没摆下来竟然完全没有不好意思还笑吟吟地看着她:”我陪你好了.”

她微微愣了一下却见他只是不以为意地耸耸肩:”你不是说你很忙吗?我现在很闲.”

喂喂喂镜头哪里出错了吧这个时候应该是他乱受伤乱脆弱乱迷茫地靠在她肩膀然后她级有骨气地安慰他而他刚刚那句貌似很有型的台词该是由她来说比较好吧…唔…她绝对不承认他刚刚说那句话的时候很帅…那句台词本该是她的…他就不能表现出人生低谷的样子吗?搞得她好没存在感的…

“还什么愣!”他看着她又在原地碎碎念顺理成章地向她伸出手来…

“你要去哪里?”她不急着伸出手来非常诡异地丢出另一个问句”你刚刚出门是要去哪里?”

“……”他看着她不说话背过身去只留只玉手继续勾引她…

她对着那只戴着玉扳指的手观摩了一阵大庭广众的大家关系又不算特别熟而且又在她右手牵驴的状态下这样拉拉扯扯不太好吧?呃…可是万一他只是强颜欢笑其实内心很受伤很受伤的如果这个时候再刺激他貌似太不人道了…所以呃…她终究还是没骨气地把手牵了上去对于自己右手牵着驴左手牵着他的状态偷笑了两声…

他的手指在她的掌心摩挲了一番然后紧紧地扣住了她伸上来的爪子十月的天气已有微凉她的手倒是暖得烫人手心微湿的汗液润湿了他冰凉的手…

她被他冰凉的手扣得几乎有些吃痛却觉得有些不见了的东西又跑回来了虽然不知道能保存多久就算他只是陪着她在装傻好了她懒得思考任何问题虽然在工作中谈私人感情问题很没有专业精神啦但是就看在她还没有一次单独和他约会过的记录暂且原谅她一下吧…阿门…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