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部:几处闲愁惹春忧 第六十章 约会

话说自诩恋爱工作两不误的夏春耀左手牵着前男友右手拖着小蠢驴走进了她长期游走的的工作场所堕落一条街…

由于严重害怕这里的不良风气把她本来就不再纯良的佳人给熏染了去所以准备把他这个重点保护对象丢在街口等她下班哪知道他竟然完全不领情竟然还拉着她熟门熟路地绕过几条巷子口直接杀进那几家她被踹出来好几次的九爷的地下钱庄搞得她严重怀疑他是不是趁啥月黑风高夜和十四一样来办过正经事

这些暂且不提但是只要想到自己能牵个皇阿哥来收租估计哪个收租的家伙也没她华丽让她顿时忘记了打听他的夜生活虚荣心剧烈膨胀一脚踹开了那几个老是对她以”脚”相待的店铺的门狗仗人势地站在一边将自己的佳人丢出去冲锋陷阵任由他对着店铺老板摆出一张花容月貌的笑脸吓得店铺老板一个扑腾差点爬地上然后一边嚷着”八爷长八爷短”地端茶倒水一边哭着”八爷百忙之中光顾小店不知有何指教?”

只听他淡笑一声将站在一边隔岸观火的她拽到跟前来丢出不温不火的几个字:”陪她上工.”她立刻狐假虎威地仰起一张欠揍的脸那个管事的看也懒得看她一眼二话不说立刻勾着腰爬去点银票来交租重男轻女地让她正咬牙切齿却见他略带轻佻地一瞥然后置身事外地喝着茶看她噼里啪啦地打着算盘揉着头开始核对银票…

“一七得七…三七二十一…唔…怎么多了一个零…重来…”

“怎么又少了两个零…呜…店长你这什么破帐本乱七八糟的!”

“……”店长无语地看了她一眼又瞥了瞥坐在旁边的不知意欲何为的八爷只是瞧他把眼光砸在这个骚扰了他们店铺好一阵子的小丫头身上猜不出这里头暗藏了啥玄机他也只能耐着性子答”……呵呵…姑…姑娘…我们钱庄里的帐目不比得别家…这九爷和泰管家心里都有数目这帐面上…也就是做做表面工夫的……”

“……”她仰起一张完全不专业的脸对于这个管事的打扰自己在前男友面前表现自己的工作能力表示鄙视一合帐目低咒了一声将银票一把抓进兜里正式宣告自己没啥成就感的工作完全下班约会去…

说到约会这个让人鄙视的清朝既没有游乐园又没有咖啡厅那种啥摩天轮上kIss啦啥鬼屋里抱抱啦啥咖啡厅里浪漫对视啦全都没指望了叹一口气她正对自己安排节目的能力表示无奈却瞥见那家吃掉她几个月俸禄的赌坊于是她又做了一件惊天地泣鬼神的事情拉着个皇阿哥去赌坊约会…

他竟然完全没反应还状似悠哉地任由她扯了进去她站在赌桌前翻着荷包厚颜无耻地在他面前挪用公款将一锭银拿在手里却转头问他:”买大买小?”

他倒是没料到她会转头问自己看了一眼赌桌上乌烟瘴气的环境轻轻地吐出一个字:”大.”

“大啊我觉得应该买小耶…那大好了…”她将银子丢上桌子缩回一边”输了算你的.”

筛子一开一五六大…

她不太置信得看了他一眼拿着赢回来的钱继续问他:”……买大买小?”

“大.”他轻笑着回答.

“又大?”她一边抱着怀疑的态度一边将银子再次对上赌桌…

筛子再开三四六…还是大…邪门了…

“买大还是买小?”

“大.”

“你不输一下心里不爽啊干吗总买大!这下肯定要输了!”她拿着银子犹豫了一下但是最后还是摆在了他说的位置上…

……二五六……大…

他是不是出了老千啊这样都能赢…抱着一捧银锭子走出赌坊她几乎同情地看了他一眼赢成这样这说明什么问题?这得被多少个女人甩才能甩出一身赌运啊唔…她在想什么这绝对只是巧合而已…

抬头看了一眼中午的日头她决定暂时先不去考虑他赌运亨通的诡异问题先解决肚子问题就近选了一家饭庄拿着他赚来银子摆出一副大款的模样:”要吃什么随便点安慰你嘛我请客!”

他倒是也不在意只是依着她随意地举着菜谱却见端着茶水跑来的小二瞪大了眼睛看着眼前正在研究菜谱的她:”唉?客官?又是你啊!”

她从菜谱里抬起脑袋看着面前的小二皱了皱眉头再看了一眼她的佳人正放下菜单朝他们这看过来呃…不要生在和佳人约会的关键时刻被搭讪这样戏剧化的事情吧…

“你…谁啊?”不认识不认识她是清白的千万不要怀疑她的专一程度就算他好巧不巧的逢赌必赢也绝对和情场失意扯不上什么很大的关系…

“客官你咋不认识我了呢!”小二扬起一张级有亲和力的脸”前阵子您不是经常和一位公子去前街口的饭庄用饭么!我可是一眼就认出您了都没见过哪位客官像你们那样那么喜欢吃蛋炒饭的!呵呵!不过那家老板太抠门了工钱也给的少我就不再他那儿干了换个地方唉客官您还是吃蛋炒饭吧?”

“……谁谁谁谁谁要吃蛋炒饭啦!”她一边结巴地回着站在一边擦着桌子的小二一边用余光去扫对面佳人的脸色呜…为什么她有一种被抓奸在床的感觉阿门…

“今儿个不吃的蛋炒饭了?”小二有点惊讶地说着看着她满头大汗冷汗滴滴地将脑袋埋进菜谱里转了转去看那坐在她对面的人”唉!你不是那位公子嘛?”

“真不巧我不是那位’那位公子’!”有点冷飕飕的声音从对面直接飚上她的脑门心飚得她头晕目眩干笑连连只能伸出脚去踹那个神经大条的小二希望他快点滚蛋带着他的蛋炒饭彻底消失在她的视线里…

“对嘛我就说我从不认错人的那位公子总是带着把扇子敲这位客官的脑袋来着.”

“是吗?我向来喜欢直接用手敲她的脑袋.”温度持续降低还伴随着一阵刺得她头皮麻的视线呜这个人嘴巴怎么这么大啊快点给她滚啦!

“呃小二…点菜…”她低着脑袋举了举手想把两个正在进行诡异沟通的人隔离开来…

“好勒客官今天要吃啥?今儿个换了新厨子会做江南口味的菜糖醋排骨糖醋鱼糖醋肉片糖醋…”

“停!!”她一把打断正在自做多情地报菜谱的小二这人神经怎么可以大条这样他难道没有感觉她的头上都开始接冰块了么还有她的佳人笑得是春光灿烂倾国倾城毫无芥蒂但是…阿门谁知道一刻中后她还能不能继续在地球上苟延残喘”……不要糖醋的菜…”

“啊?不喜欢糖醋啊那酸辣欲酸辣肉片酸辣…”

“也不要酸辣的!!”她调起嗓子稳住自己快要摇摇欲坠的身子勉强撑起自己身子压低了声音在小二的耳边碎碎念”随便给我上什么都好就是别给我放一滴醋在里头!”

小二愣了愣再看了一眼坐在那里只是悠闲地喝茶视线却冰凉的公子突然貌似反应过来什么事一拍大腿也跟着压了压声音:”对不住客官我明白了唉都是我不懂事多嘴了!”

“你明白就好!”见他终于明白过来不再哪壶不开提哪壶她舒了一口气坐回了椅子上拿起手里的杯子压了一口茶…

“不过…你这样脚踏两条船不太好吧?”

“噗嗤”喷泉上场…

“客…客官!你等等啊我去给你拿帕子…”

原谅她用这种沦丧的方法把那个大嘴巴给打走吧这样下去她绝对会被那道目光冻成南极洲的企鹅了…

抬起手用袖子一擦嘴边的茶水对着她的佳人丢出一个好抱歉的微笑得到他回以冷冷地一笑完蛋了那个表情…阿门…她看到上帝的小天使在和她招手了…呜…

“我可以解释!”呜…她干吗选择这句最没威力又越描越黑的开场白…还是那种被抓外遇的男人对自己老婆讲的话…呜…他要是回一句:”我不要听你解释”然后哭着跑出去这幕就绝对狗血了…

但是他毕竟没看过那种狗血电视剧更没兴趣同她上演几百年后的戏码只是扬了扬了眉头勾起唇角:”蛋炒饭好吃吗?”

她看着他不惜余力地露出那副媚惑众生的模样立刻被电得晕晕呼呼的非常肯定这绝对是个陷阱:”……你是说蛋炒饭还是别的啥…”

“你说呢?”

她看着他撑着下巴盯着自己丢给她一副”坦白从宽”的表情提醒自己绝对不能被男色所惑脑袋却完全不受控制自行反省…呃…好吧…她承认她当初是有那么一点点一点点小动摇啦但是这完全不能怪她嘛对吧他自己也要好好反省一下她这么坚定的人都会动摇那绝对是地震的前兆…

“吃醋就直接说嘛真不可爱!”她从嘴角里咕哝出一句声音不大不小正好飘进他耳朵里…

他端着茶杯的手怔了怔收起了满脸笑意丢给她一好大的白眼然后级不自然地转头去看窗外的风景再也懒得看她一眼…恩这个反应就可爱多了…

填饱了肚子她掏出他情场失意得来的银子终于明白他赌运亨通的诡异原因了搞了半天是因为她脚踩两只船导致的啊一边颤抖一边拿钱付给了小二正要转身走人却被小二给叫住了:”客官!”

“啊?”她一边回头一边看了一眼明显还在不爽中的某人站在门边一副谁都懒得甩的模样她不就随便揭穿他一下么至于给她搞出一副”人家不依”的撒娇样么…

“比起那个漂亮公子”小二指了指站在门边的他”我觉得还是蛋炒饭公子比较配你!”

“哈?”她半天没反应过来眨了眨眼”你…你说啥?”

“那个公子漂亮是漂亮但是小白脸嘛不可靠的你看连饭钱都要你掏还是那位蛋炒饭公子比较…”小二说着说着却被突然笼罩下来的黑影给断了声音仰着脑袋干笑了两声看着不知何时飘到自己面前带着七分笑意三分亲切的漂亮公子在低头看着自己手里突然冒出来的一锭好大的银打了个冷战”公…公子…这…”

“现在觉得谁和谁比较配?”

“……呃……”小二看着面前露出亲和力百分百的人再看了看手里的银两权衡左右”…呃……”

“不够?”他挑了挑眉头又甩出一锭银对自己在大庭广众之下公然搞行贿受贿的名堂毫不在意继续微笑着逼问”谁和谁比较配?”

“……”小二求救得看了一眼站在旁边只顾着猛咽口水的某人她回给他一个”我救不了你了你自求多福”的表情”…公…公子…”

“还不够?”他扬了扬眉头正要甩出第三锭银使力地砸下去却见小二一边抱着脑袋往边上爬一边开口说出唯心的话…

“您您您您最配您最配!”

他气定神闲地哼了哼满意地顶着所谓”最配”的头衔却看也懒得看她一眼径自度步走了出去她恶寒地打了一个抖拍了拍估计被吓得不轻的可怜的小二:”唉…他最近心情不好内分泌失调你原谅他吧阿门…”

说完也不管人家听没听懂飞快地跑出饭庄牵着她的驴去追她的佳人什么人嘛一边逼着人家说一些羞死人的无聊话一边却走得头也不回哼!

“生气啦?”她看他使劲地朝前走走得头也不回想扯扯他但是转念一想这男人不能惯他就是被她宠坏的连小二都鄙视他的表现了这说明啥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他要是继续这德行搞不好她真的要考虑一下三振出局这个审核结果了…

他也不说话只是径自走地飘逸她也只能跟着他不知不觉地出了城走在郊外的小路上看了一眼暗下来的天色她突然有一种想闪人冲动他不是被气得想把她**完毕后抛尸荒野吧?阿门她是第一次他绝对要温柔一点…

正当她满脑子充斥着马赛克他却置身事外地找了个地儿坐了下来朝她伸了伸手:”过来!”

“你要干吗!我会叫的哦!”她嘴巴里说着一套脚步上做得却是另一套屁颠颠地朝他走过去一屁股坐在他身边任由他把她的肩头压得有些沉重…

“我有些累想睡一会…”他唇瓣微微地动着脑袋搁在她肩膀上…

她故意动了动肩头有些不合作:”要睡回家去睡跑出来干什么!”

“你这儿比较舒坦!”他只是摇了摇头闭上了眼睛任由她嬉闹…

“你最好不要告诉我你今儿个出门是为了找我来陪你睡觉的?”阿门…这句话怎么听着这么需要打马赛克…虽然她的思想是很纯良啦但是她不能保证这个大清皇阿哥和她一样纯良…

“恩!”他竟然给她厚颜无耻地应下来果然不纯良…不过可不可以不要只是嘴巴上不纯良啊…呜看着他过分规矩地靠在她肩头听着从她肩头飘来的均匀的呼吸声她突然有种想哭的冲动…

她也不再抖动她的肩膀任由他在她肩头睡去只是嘴巴里还继续碎碎念:”睡可以啊不过不准在我衣服上流口水.”

“真的这么累啊?我就知道当官不轻松的偏偏你还喜欢当笨死了!”他家皇阿玛明显过河拆桥这样欺负她工作辛苦的佳人还好皮肤没有变差哼!

“唉!你不是真的睡着了吧?”她微微低下脑袋却见他一副引人犯罪的模样细眉微展眼睛轻闭唇角微启举起爪子摸了摸他的领扣然后熟练地解了开来看着他白森森的嫩脖子想也不想一口啃下去使劲地吮大力地吮吮得他皱了皱眉头出一声闷闷的哼声看着她亲自种上去的红的紫的草莓满意地挑了挑唇然后消灭犯罪证据把他的扣子系起来恢复到自己正襟危坐道貌岸然的模样…

“看在你今天内分泌失调的份上暂且放过你!”她对自己怜香惜玉没有趁人睡着行禽兽之事的仗义举动表示自豪!

哼和她华丽的约会最后竟然以男主角睡死收场他果然很有报复手段她不占点便宜吃点豆腐怎么对得起列祖列宗!

她仰头看了看已经悄悄散布开的星空这么浪漫又有情调的环境男主角竟然睡死了唉她竟然还舍不得把睡得可怜兮兮的他叫起来他和她不同这纯天然无污染的星空他该是看太多了:”…你重死了…万一我担不起怎么办?”

不过有一个好大的问题她这个弹簧床这么舒服那她不在的时候他都怎么睡觉的啊?她开始知道为什么她一到夜里就狂打喷嚏的本质原因了阿门春桃她就说不是她的错吧她应该来和这个睡死了的某人脾气才对!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