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部:几处闲愁惹春忧 第六十五章 回归

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他们俩要缩在一起抱着个暖炉可怜兮兮地制造”卖火柴的小女孩”似的悲惨气氛可是不可否认他们貌似蛮享受的搞出一副相依为命的造型闹腾了一个晚上呃…补充清白的说明是她咋咋呼呼闹了一个晚上他睡得飘逸无比她就不明白了他为啥一见自己就变成瞌睡虫走清纯路线是很好啦但是太清纯了就让人鄙视了!

第二天早上她在那张久违了几年的床上醒来却对上他正在打量自己的诡异的目光盯着她瞧了好一阵子好似在等她开口说些什么说什么?呃…早上好?呃…对于大家昨天晚上理智的表现高度赞扬?呃…不要再拿那双诱惑兮兮的眸子看着她了不是只有雄性动物才有在早上犯罪的理由的…

结果她正在被那双勾魂眼电得心痒难耐越来越同意强*奸犯那句”是她勾引我的”永远的

借口内心天人交战之中突然传来外面小厮几乎带着哭腔的声音:”……八八八爷…时辰…时辰不早了…早早早早朝…”

一句话打消了她脑子里所有的风花雪月看了一眼天色倒抽一口气对于她面前的大人还在这里悠哉的造型捏了一把冷汗一个滚爬从床上跳起来连鞋子也来不及穿一把拽下挂在一边的朝服往回奔…

“快点快点快点你上班要迟到啦!”她看着他那副在床上明显半死不活的德行第一次明白”皇帝不急急死太监”是个什么鸟状态…

他侧着身从床上爬起来打了一个优雅兮兮的哈欠靠…有些人就是这样连打个哈欠都能引起犯罪率的节节攀升不过强*奸罪和欺君罪她还晓得孰轻孰重强*奸嘛关个几年放出来她照样祸害众生欺君的话阿门会让她彻底丧失强*奸功能的…

她在这边急得左蹦蹦右跳跳他却长辫一甩华丽起身老爷似得朝她张开手一副摆明了就是要阶级压迫她这个小丫头的德行她也没时间和这个封建思想落后几百年的男人计较这个三座大山的重量立刻拽着朝服就往他身上套一套完就准备闪身去出去端水给他洗漱却被他猛得拉回身…

“做完再去.”

……做完……她脑袋一个想歪却被他猛得一拍脑袋打掉了黄色废料只剩下他身上还敞开着前襟的朝服看着他一副”哼我看你怎么躲”的欠揍表情还志高气昂地指了指自己朝服的扣子…

她憋屈地看了他一眼眼里摆明地挣扎了一阵…不要吧…大家还是保持一定安全距离对花花草草啦生态平衡啦环境卫生啦都有好处耶…

他也不罗嗦耸了耸肩丢给她一个”保持距离是吧我无所谓啊”绝对虚假的皇阿哥表情手还色*情兮兮地在她脖子上画圈圈…看着她一抖再抖地摆出标准被调戏的良家妇女孤苦无依等待英雄救美的侠客飘然出现的造型…哼她在等待侠客出现是吧…很好!

“哇你干吗突然往下面摸!”她看着刚刚还在挑逗范围内的手突然飞上她胸前的两只小笼包大清早不要吃这么油腻的东西啦清淡点好…

为了避免接下来一连窜的十八禁画面更为了避免为外面的小厮带来不必要的心理阴影更更为了她这颗还想多晃两年的脑袋她只能心一横牺牲了自己被他**得正在兴头上的小笼包手开始憋屈地向上伸伸向他的脖口捏住一颗布扣扯着扣眼眼神里充满了对地主阶级的高度抗议使劲一塞扣上第一颗扣子…

“恩.”他竟然还配合地给她出一声不该在系扣子这样清纯的举动里出现的满足的哼哼声搞得她突然从头麻到脚地跟着轻颤一记…

她突然在想那天的**的后坐力是不是来报道了要不为啥扣个扣子竟然会扣出一个呻吟一个打抖的局面不行再这样下去十八禁镜头又要无马赛克上演了她深吸一口气秉住呼吸从第二颗扣子开始飞快地向下扣一气呵成破了上次最快的记录然后狗喘气地爬到一边…对自己高难度地完成动作表示自豪…

一把将门打开将小厮手里端着的水盆给夺了过来也不管三七二十一拧干了帕子就往他脸上拍毫不怜香惜玉地搓*揉了一阵搓得他嫩白的小脸白里透红一副”被人吃干摸净后娇艳欲滴”的死模样她连口水都来不及流又赶紧把漱口水往他嘴里灌终于洗漱完毕剥夺他吃早饭的时间一脚将他踢出家门她也赶着回府解释自己一夜未归但仍是处*女这让人鄙视的事件第n次生…悲剧啊…

后来他忙着良妃的丧事她虽然没啥别的文化也知道良妃那句话估计把他那个皇阿玛给彻底得罪了于是下葬良妃的消息始终没有传来其实她是觉得啦被压迫了一辈子最后一声的吼声不叫出来不是太憋屈了对于这位婆婆大人最后的表现她其实觉得蛮华丽的就不知道那位皇阿玛大人做何感想…不过皇帝嘛始终是不讲道理的说不定还莫名其妙地眨着眼睛完全搞不清楚状况哩…

灵柩停在宫里的时间很长他一直在宫里陪着经常一跪就是老长时间后来她看着他上下轿都得让人扶一把那抹心痛刺得她麻麻的就只好一有时间就自己跑得里他近一点虽然感觉蛮倒贴啦不过反正她在他面前也没啥所谓的形象了…

等到丧事彻底告一段落也已经是康熙五十一年的事情了二月初十那天一大早她连外套都没穿先从被窝里滚了出去鬼鬼祟祟地打开门口想着又会有啥惊天地泣鬼神的礼物降落到她的门口结果那个曾经总在这个日子里多少会被点东西塞满的角落里楞是啥也没有她呆了呆有点不太相信蹲在地上搜寻了半天…还是啥也没有…

她皱了皱眉头一边考虑要不要挖地三尺地毯搜索一边开始回想他最近的表情说诡异嘛貌似他一直都这么诡异兮兮的习惯了也就知道他就那副德行说正常嘛貌似一个人尤其是一个美人老是对你行勾引之实后又装出一幅无辜的德行也着实不能说是正常而且最近他尤其喜欢没事就研究她这张没啥变化的脸老是她一开口他就开始诱导她往不正常的方向展…

比如…

“我朋友要结婚了你说我送点啥比较好哩?”她实在不知道怎么同他找共同话题只能对着他把春桃的八卦拿出来讲…

“哦?”他应了一声”同你一般岁数?”

“不晓得差不多吧不我看起来比她年轻哇哈哈哈我是永远的十八岁!”

“……”

“你那是什么表情…”她白了他一眼继续她的八卦”不过她蛮无聊的本来女孩子嘛结婚是大事的她竟然嫌请客花银子太多说找几个认识的拜个天地就完事了!什么人嘛还警告我们礼节可以少红包不能少!”

“倒是实在.”他一边啃着他的书一边答她的话大有漫不经心的趋势”那你呢?”

“我?我就送个红包好了顶多再加个华丽小肚兜嘿嘿嘿嘿…”

“……我是问你打算何时成亲.”

“哎呀天气蛮好的出去散步啦…”

“……”

“呃不要用那种眼神瞪我嘛我只是…”

“只是什么?”

“……你不觉得我现在这个型蛮好看的么?她们嫁人以后都要统一换型耶梳个瘤在脑袋后面那不是头重脚轻?”

“……”

“……呃…天气真的蛮好的…”

“哼!”

她是不太了解他最后那声“哼哼”是什么意思啦只是看他继续研究他的书后来叫他他也不理人喊他喝她炖的排骨汤补他的可怜的小膝盖他还故意把他讨厌但是每次也将就喝下的骨髓给她剩下她跟他拍桌子叫板他也一副”我才懒得理你”的模样还手一撑给她去神游太虚她板过他的脑袋哪知一对上他的视线那里面明显写着几个大字”有本事你就看着我心不要虚头不要低”。

……阿门这种时候他还有心情押韵她什么都不明白啦松了他的脑袋自己的视线立刻低下紧接着飞飘出去结果换来他更沉的一声”哼”…

哼上瘾了啊哼哼哼就他会哼哼是吧她也会哼于是她就哼着高调挥着衣袖华丽闪人了临走前只留下了一句话:”哼!”

但是哼完就算了冷战这样的事交给美国那边就好了实在不好烦劳他们两个不存在国际交流的人来实施嘛可是…

看着空荡荡的角落她再次肯定男人小心眼起来真不是一般的恐怖不过既然她都”哼”出去了没道理连一点威力都没挥出来就收回来吧?那以后她的”哼”不就乱没威力了?不行为了以后的”哼”都很有存在感她忍!忍住几天没有**佳人脸的快感忍住几天没有咬他嘴巴的舒畅忍住啊…

“都是你!没事结什么婚嘛!”她一反头对着春桃鄙视了一句”单身才是王道!单身才有前途单身才…”

“你又吃多了!我不成亲你让我肚子里的娃娃叫你爹爹啊!”春桃反给她一个更正宗的白眼.

“……都是年轻犯的错…呜呜呜…”

“要不是我家男人不让我做了他的种我早就…成亲麻烦死了!”

“就是嘛成亲麻烦死了!”反正这里连张结婚证书也没有结不结实在没差好不好况且她一风华正茂的二十几岁小女娃要她这么快步入婚姻的坟墓坟墓啊!

“还要浪费银子请你们这些白吃客来白吃!”

“……我们有送红包……”

“我呸那点钱给我家娃娃买尿布都不够!别人我不管叫你家男人也送份大礼给我!”

“……我是单身……”

“哼!”冷哼一声…

“……为啥每个人都哼我…”

没研究透为啥每个人都哼她她尽量晃荡在能够制造”偶遇”的各条大街上结果从上班时间逛到下班时间从日上三竿逛到夕阳西下硬是没瞧见任何可疑踪迹完了完了事情大条了估计他是抱着要和她长期抗战的心理要同她斗争到底了…用得还是欲擒故纵的老戏码这样早八百年的战略方针他还拿出来用级没有流行意识的等等他都那么老土了那她这个名知道是老手段还上当的人不是彻底越活越回去了…呜…

什么都是废话了人都已经欲哭无泪地站他家门口再说啥也是越描越黑…她真的不是想解释她只是不想和他一般见识而已她…她胸襟开阔…小笼包茁壮成长…

人是在门口了只是现在有个更大条的问题那扇门闭得死死的她要怎么进去除却那天被他拖着进府后他后来也没特别逼她来这儿都还是在饭庄里解决相思之苦搞得店小二现在又对她刮目相看崇拜不已从一脚踏两船展到光天化日在饭庄偷情约会这都不是一般良家闺女能干出来的事儿…嘿嘿还好啦…呃…现在不是谦虚的时候…

去借用四爷家的墙壁么?不不不不要吧…上次是有”正经事”要做这次就为了解决恋爱冷战去借用雍正大人的墙壁…弘晖是肯定会赞成她啦但是四爷估计就…阿门…

那么…现在就只有……后门…?

这摆明了是计谋是欲擒故纵是逼上梁山!不上当坚决不上当太阴险了竟然对她使用此等卑鄙的招数啊啊啊啊啊啊那个混蛋皇阿哥!他绝对是算计好的从跟她冷战开始的那一天到今天的特殊日子都是他算计好的几天下来他晓得她本来就稀薄的忍耐力已经弹尽粮绝了他现在绝对在阴笑而且这几天肯定每天晚上都笑得在床上滚来滚去外加捶床这不摆明了是阴她嘛…要是她还上当那她简直就是…

“想我没?”一声上扬而熟悉的音调在她耳边跳起来她怔了怔咽下一口唾沫有点不太相信她脚步不听使唤的残酷现实认命地叹了口气接受了自己彻底丢人的事实微微抬起脑袋看着面前那个坐在后门台阶上的身影手撑着下巴微微挑着眉头还朝她眨了眨眼一副早有所料见怪不怪的模样…

“……”她杵在那里看着他背后那扇打开的后门她甚至感觉那年她印在上面的脚印还清晰可见那把被他隔在后门的伞不会再探出头来嘲弄她的奶娃娃还有他略带调侃的声音一瞬间都离她不远她一直不敢站在这个地方只是怕他的门忘记了开…

她有些虚软地蹲下了身子把头埋进膝盖里感到膝盖微微的湿凉再把头往里低了低手使劲圈住她的膝盖不好意思抬起哭得乱七八糟的脸…

“要哭也先过来我身边.”他的声音淡柔得可以听得她更是鼻头酸不溜丢的…

“不要!”她的声音从自己怀里跳出来带着一点哭腔”这么多路我都跑过来剩下这么一点点你自己靠过来!”

“……”他低笑了一声手一撑台阶起了身走到她身边将她人一拉扛起来就往后门走…

她被一下悬空地挂在他的肩膀上眼泪还没流干净结果被他一闹腾全部倒流回她眼睛里:”干…干吗啦!我还没哭完啦!我情绪都酝酿出来了你先让我哭完啦!”

“我有份大礼准备送你你不想要?”他向后侧目看了一眼挂在自己身上的人…

“什么东西?”她一边摸着眼泪一边全部擦在他衣服上.

他将她从肩膀上放下来一些看着她哭得眼泪一把鼻涕一把扬唇靠在她耳边喃喃地丢出一个字:”我.”

“咻”她倒抽了一口气结果把还没流干净的鼻涕给抽了回去呛得她那个翻江倒海他还挑逗兮兮地朝她眨眼放电不不不不不好吧…他们好象刚刚才进入比藕断丝连高那么一层的关系应该更重视培养精神层面的高度结合才对马上就进入不纯洁的状态这这这…

算了精神上慢慢再说先把**上的高度结合解决一下先…

她趴在他肩膀上看着他正要跨过门槛去的脚顿了一顿然后轻笑着动了动肩膀拉起还在愣的她的注意:”说话.”

“……你这个人怎么这么斤斤计较!”先把**解决一下啦!

“不说?”他挑了挑眉头收了收手里的力道…

“……好…好啦…”她爬上他的脖子靠在他耳边轻轻嘟囔了一句他一直在问她要的话”…呃…我我回来了…唔…你小心门槛啦等下再亲…会摔成猪头的!!唔!!”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