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部:几处闲愁惹春忧 第六十六章 意外

“现在开始历史测验!”

一声天外飞音震得某个还趴在桌上流口水的夏春耀猛得挺直了腰杆使劲揉了揉眼睛看了一眼不知从哪里飞来的试卷…

唔?!什么东西?历史测验是什么屁东西?这个词怎么听着那么耳熟?阿门?不是吧怎么又要考试了?还是考她最差的历史啦…

“…平定安史之乱使唐朝转危为安的名将是…”Tnnd…安史之乱?那是什么鬼东西救命啊她只做了清朝的小抄啦是哪个混蛋出这么前的题目要死了这下又要被历史老师当众鄙视外加抄书八百多遍…她实在不想对着那本所有历史人物图片都被她鬼画符掉的书抄上一个晚上啦…谁来告诉她平定安史之乱的是哪两头家伙啦!

“郭子仪和李光弼.”

唔?又是哪里飘来的天外飞音?貌似好熟悉的样子还带着温温的感觉呃…大哥不管他是谁请继续保持和她心电感应拜托了…

“唔……下…下一题…开…开元通宝是谁推行的?”

“唐高祖.”

“唉??不是武则天吗?”唐朝皇帝她就比较熟这个和她一个性别的人耶…

“……唐高祖…”那淡柔的声音沉默了一阵用一种貌似有点鄙视她的文化涵养的音调告诉她.

“你确定?你别害我呀要是考砸了我肯定会被废了的!唔还是不能相信你我要偷看一下小抄…我的小抄…我做好的小抄…”四下摸索四下张望没人看到吧她平时很少作弊的呃…要不是逼上梁山她也不至于沦落于此…

“……你在找什么?”唔这位大哥柔软兮兮的声音怎么好象又些沙哑了拜托她正在考试耶不要在这种关键时刻来勾引她薄弱的自制力她现在心里只有六十分万岁的口号…

“我的小抄我昨天花了一个晚上做好的做得我头昏眼花我娘被我努力学习的假象激动得差点晕死过去啊哈哈哈哈…唔…这是什么…怎么软软的…唔…怎么又硬硬的…”

“……你在我’身上’找什么?”唔…这位大哥为什么突然呼吸急促……

“……唔…啊??!!”她猛得睁开眼睛对上一张侧躺在她身边的脸使劲捧住认真端详仔细研究确定这张帅死人的花容月貌冰清玉洁婉约动人的小嫩脸没有变成她历史书上下面标上(xxxx年——xxxx年)的图片也没有变成她泯灭人性拿历史人物画漫画的牺牲品”呼…吓死我了…”

她松了一口气猛得搂过他的脖子帮自己压惊阿门虽然有个皇阿哥帮她考历史感觉是蛮华丽啦但是要是只有心电感应看不到小嫩脸的话大概她的**会严重不满足吧呃…说到**身上突然传来的贴烫却让她突然感觉有些不对劲她绕过他的肩头下意识地掀起了一点被窝”……呃…我能不能问一个问题…?”

“安史之乱还是开元通宝?”他任她搂着脖子带着笑意的眸子向后一瞥”还是贞观之治?”

“……呃…杨贵妃有没有小肚子?”

“她我不知道不过你嘛我倒是清楚.”

“……这就是我的问题…我们是不是没穿衣服?”这个问题比开元通宝和安史之乱大条比杨贵妃的肚子有多大严肃…严肃归严肃但是她掀起被子的手和往里偷瞄的视线却一点也没有收回来的趋势阿门…什么软玉温香什么香肤雪肌什么凹凸有致什么玲珑剔透什么淫风四起搞了半天她学了那么久的成语就是为了看到她佳人玉体横呈的这一刻不至于直接昏迷还能秀一秀她所剩无几的文化涵养…

“是我没穿你的裤子还在.”他红嘟嘟的小嘴明显不满地抽搐了一阵对于眼前这个扭曲的局面抱着懒得解释的低调态度完全没有了前一刻被她抱在怀里尔浓软语的温顺…

看着她完全搞不清楚状况地朝他眨了眨故作无辜的脸确定了她没有再同他继续在一男一女趴在床上衣杉不整的状态下研究历史问题的兴趣他将自己绕过她肩头的手收回来翻了个身拿一片雪背对着她缩到一边去补眠…

她看着面前一片春色不知道是先应该找一下被他昨天为了体会”撕”的快感集体回归不了原形的衣服还是先解决一下丢在旁边苟延残喘的小肚兜或者先解决一下面前这个拿香肩窄腰外加下面转过去的十八禁镜头勾引她这个可怜少女的佳人…脑袋里正开始考虑要不要直接”上”了这个历史人物做为对历史老师对她长期虐待的恶狠狠的报复小腹间隐隐的抽痛突然拉起了一段她不想再忆起的悲惨回忆…

好象昨天就在他正在她可怜的小笼包上种草莓的时候她才想起一件很严肃的事情但是被他这个生日礼物弄得只能出”R-o-o-m”的声音一下子也忘了反应搞到最后快要直冲本垒的时候她才好憋屈好心虚好无辜地小声嘟哝了一声”……我的那个来了……”

“……”

“……”阿门他为什么要笑嘻嘻地看着她好恐怖好诡异好吓人她她她也不想的考虑一下她这个还淌血的人感受吧…她是脆弱的…

“……”好可怕的沉默她看着他渐渐收起了笑几滴性感的香汗珠从他略带隐忍的脸庞滑过挑逗似地滴落到她唇边她看着他香汗淋漓的可怜模样下意识地刚要伸出舌头去尝一下美人的香汗到底是个什么滋味那透着不稳而浊重呼吸的薄唇微微地颤了颤伴随着黑眸里漫溢出来几许挣扎的目光飞来一阵咬牙而低蕴的声音:“把舌头收回去不准舔……”

她倒抽了一口气刚要飞出嘴巴的舌头又缩回自己嘴巴里老实地呆着任由那抹勾引她的香汗挂在唇边湿漉漉的……他的眸子一黯将视线大刺刺的在她唇角停留了好一阵突然猛得俯下身自行舔去那挂在她唇边的汗珠……她被那略带粗糙温热舔得哼哼乱叫却见他只是俯在她身上将她扣地死紧久久没有动静……

估计他调整了蛮久才控制住想把她一脚踢下床或者吊在床头扁一顿的冲动但是其实她是想对他说大家要是有“浴血奋战”的悲壮心理她也是可以壮烈牺牲一下的啦不过估计话一说完他就会将她直接抽飞外加让她再也看不到明天早上冉冉升起的太阳公公…

“……还痛吗?”

她正在想着某些十八禁的事情却听见背对着自己的人低低地问了一句她被他问得有些愣却突然感觉一只手抚上她的肚子轻轻地揉了揉就这么一个简单到爆的动作却突然让她吸了吸鼻子也不管自己处于上半身一丝不挂的状态就往人家背上贴去她昨天痛得抽抽的每个月这个时候她都痛得睡不着觉老是出一些”恩恩啊啊”的声音在床上滚来滚去…被他这样一揉她突然觉得找个皇阿哥当男朋友也没那么糟糕…不过…

“我不是那里痛啦…”

“……”

“那里是胃啦…是这里痛!”她拽着他的手往小腹上按了按对于他的没常识有点偷笑…

“……”他没开口只是将身子在往里背了背长辫从他肩头落到她身上她沿着他的肩线往上偷瞄却瞥见他耳根子微微的红…喂喂喂可不可以不要在她不方便的时候露出这种任人采撷的表情啦…

那在她小腹上或轻或重地按压的手不知如何控制力道只是浅浅地推拿着推得她从头到脚一阵酥麻麻的…嘿嘿原谅她在大家做这么清纯的事情的时候有这么不清纯的反应啦…

虽然他总是有点阿哥模式阴险兮兮的但是当他坐在台阶上露出阴险兮兮的笑容时还是蛮帅的虽然他总是有点地主阶级的德行恶霸兮兮的但是当他白她一眼然后伸手帮她揉揉小肚子的时候还是蛮好的…

“恩…蛮好的!男朋友…”她拍拍他的香肩考虑着要给他颁一个合格证…

这一观点后来也得到了春桃的认同就在春桃正式嫁作人妇的那天她家男朋友的小厮屁颠颠地跑来说是八爷临去塞外前交代的任务留下一张让春桃抱着她啃了n口的银票后华丽闪人了她看着那张被她男朋友甩出来的银票痛心疾跟春桃商量了半天是不是给她分点啥回扣结果被春桃一脚踢飞还朝她嚷嚷:”这是你家男人托我照顾你的保护费!天经地义!”

……去她的天经地义她这么一四肢达头脑健全心志健康的孩子啥时候需要她那个满是”马赛克”的脑袋来保护了顺带一提春桃同志理所应当地搬出她们共同守护的”稳馨小屋”而她夏春耀伤天悲秋的感慨还没有酝酿出来就被再次通知春桃的新房就在隔壁她不知道这是谁特意地安排总之她是对那个安排这件事的人鄙视到了极点太过分了竟然要她一个冰清玉洁育健全的少女住在一个离”禽兽限制级”专场只有一墙之隔的地方…

经过几个月魔音传耳的摧残她顶着两个黑眼圈去接她好像泡完温汤疗养归来皮肤越见嫩滑的男朋友对于他不分场合不分时间的向更倾国倾城进化表示了一下极度的愤怒顺便质问他一下他这个男朋友是怎么当的给别人送银子到是眼睛都不眨给她送的却天壤之别简直是种族歧视…

“投其所好而已.”他挑了挑眉头一句话就将她所谓的喜好鄙视到极点.

“是不是你把我朋友安排在我旁边的房间的!”她跟在他的身后鼓了鼓腮帮这个男人实在太小心眼了不就是她的大姨妈不配合天时地利来报道一下嘛他竟然迅以其人之道还至其人之身把她送到洞房旁边听a片彻底让她尝到什么叫欲火焚身的痛苦!

他被她问得一愣回头略带深意地看了她一眼正要答她却被一个官员模样的人给叫住了步子…

“哟这不是八爷吗?”那官员下了轿子立刻甩了袖子要往地上跪”您也来外城逛呢?怎么不见轿子?”

他立刻扬起一抹让人看不透的笑也不多答只是弯身拉了拉正要跪下去的人:”大人在宫外不须多礼.”

那跪下去的人半推半就地站起了身堆出一脸的笑:”八爷还是如此谦和也难怪今日大殿又有人提出太子之位非八爷莫属”

“虽是宫外礼节可疏忽但这话语分寸大人还需自己拿捏好.”

“呃…这…八爷教训甚是奴才是因皇上二废太子这位置玄虚着着实让社稷百姓担心因此才……”

“皇阿玛已再三申明不得再提立太子之事大人也该是知晓的.”

“这…呵呵…”那官员干笑了两声对于面前这位笑得温婉儒雅的阿哥四两拨千金的招式明显招架不住也猜不出他是真想退之还是故意试探自己意欲何为…

“大人可还有别的指教?”他忽略了那人头上的汗珠漫不经心地低头研究着自己手指上的扳指说是指教却也不多看那人一眼…

“呵呵八爷说笑了奴才怎敢担上指教二字…”

他也不答话只是继续笑得没心没肺斜视了一眼旁边那个已经开始考虑对他退避三舍抱头鼠窜的她伸手**了一下她不太安分的脑袋低了声交代上一句:”你要是不舒服就先去饭庄那等着.”

“收到!”她立正站好行了一个军礼看了一眼那个还企图对她的佳人继续搭讪的官大人压低了声音”…呃你别被调戏太久了…”瞧瞧那位标准的官大人满肚子的民脂民膏那个小**肚子挺得那个欢明显是强抢民女啦欺压百姓啦调戏佳人啦的典型尤其是他把自己佳人的阿哥模式勾引出来更是让她严重不满…深深地鄙视了他一眼踩着她欢腾的步子就爬走了…

那官员被某人恶狠狠地一瞪瞪得那个莫名其妙只是瞧着他面前那位阿哥爷倒是对那不知大小的小丫头的行为毫不在意手轻握成拳放到唇边笑得轻飘飘的…他被这位阿哥爷突然满是纯真的笑给笑得突然没了辙只能干着嗓子多了一嘴:”…八爷府上的丫头…真…真是活泼…”

“她不是我的丫头.”他将搁在唇边的手负在背后淡淡地应了一声.

“呃??那她是……”

“……”他皱了皱眉头思量了一阵看着某人明显一边碎碎念一边走得心不甘情不愿的德行扬了扬眉头想起她嘴巴里老是蹦出他听太懂的那个字眼对着面前的大人继续放射杀人微笑”…她是我女朋友.”

“……女…女…女朋友?”那是什么东西…八爷的天书果然如同僚们所言甚难阐透啊…

她一个人闪进了饭庄懒得理小二哥那张”一脚踏两船两船都翻”的惋惜的嘴脸拿着菜谱狂点了一气等着那个被大肚子官大人勾引走的男朋友听着周围关于他皇阿玛又把自己的儿子拿出来废着玩的花边新闻他们那一大家子倒是为了提高老百姓的精神生活不懈努力着…

她正竖起耳朵听得兴头上头却被着实敲了好一下她转过身看着他撩袍子在她身边坐了下来:”你不会有事吧?”

“……”他被她没头没脑地一问问得有些怔却隐约间明白她所问何事没有立刻答她用手揭了揭面前的茶盖拨弄了一番茶叶顿息了好一阵抬眉看了看她”……说不准接下来就该轮到我了.”

“……”她的视线在他拨弄的茶叶上摇晃了一阵抿了抿唇角”他…呃…他还没让你额娘下葬吗?气还没消?”

“……恩…”

“…好小心眼…”她咕哝了一句他对她的不平轻笑一声压下一口清茶…

喝茶也能喝出一副飘飘欲仙的模样她别了别嘴角拿起他的杯抿了一口哇哩咧一股子苦涩涩的味道飞进她的嘴巴里翻搅她的味觉苦得她吐了吐舌头抓起桌子放在桌上的糖罐子就往里洒然后放到自己唇边尝了一口啧了啧舌觉得味道不错了再推到只是好笑地看着她动作的他面前:”这样比较好喝.”

“……”他看着一杯被她加了糖的茶送他面前举起杯啄下一口…茶香依旧入口的苦涩却被糖给盖了个彻底没有所谓需要慢慢品位才能体会到一点的甜那抹甜毫不修饰地席卷他的味蕾想要体会不到都难有多少时候他喝茶的时候都去细细品位了脑子里充斥着的事情让他忘记去品那抹甜她却让他在思量之时也忽略不了那抹甜不需仔细翻找不需费尽心思感受就这样铺天盖地地扩散开来…

“好喝吧?”她撑着下巴对自己破坏一杯价值不菲的茶毫无悔改之意她向来没有品茶的功能也不太明白所谓苦尽甘来的道理只是不想瞧他喝个茶还皱眉的德行像她多好喝凉白开养颜排毒价廉物美…

“你自己喝喝不就知道了.”他将他的杯子推到她面前…

她也不客气拿起来就豪饮了一阵舔了舔唇故作满足状:”蛮好喝的嘛.”

他只是笑接过她手里的杯子学她的样压下一大口任由那股甜味霸占掉他全部的味觉…看她有些咋呼地扯开那有点闷的话题缓转了气氛绕着一杯茶打转转也就随着他的女朋友喝了一杯甜茶…

而她也着实懂得得寸进尺后来的日子她一瞧见他喝茶就使劲往他茶里搁糖搞到最后他只能主动放弃喝茶的权利勉强将自己的品位下降到和她一个档次两个人默契地捧着凉白开画面她是很满意啦他貌似就严重不爽自己的品位被撩毒而小二哥也非常不满意这位大人不高额消费不过在这个问题上她决定忽略他们的感受…

康熙五十二年二月考虑到这些年荒废的厨艺她决定重拾旧业做一个生日蛋糕顺便对比一下上次他的慢性杀人刑具让他自惭形秽见识一下啥叫艺术的升华结果一下厨房才知道她的厨艺果然是荒废了这一点她要强烈抗议一下九爷府对她灭绝人性的摧残看着做出来的蛋糕那叫一个憋屈完全没有当初那副媚惑人的模样想当初她好歹也算利用蛋糕把他给彻底勾引住的呜…

不过既然做了就不要浪费于是她将蛋糕往盒子里一丢准备继续去残害他的味觉其实也没有那么难吃啦比起他额娘和他自己做的生化武器一样的东东她的已经很客气了…

她提溜着小食盒骑着小毛驴哼着歌走在北京内城的大道上心情正惬意着哪知道乐极生悲这头许久没有和她进行深刻沟通的驴大概严重不满意她最近有了异性没了驴性把它打入冷宫的做法级不合作地给她走几步顿个好一阵最后她终于受不了这头驴对她精神摧残走到它屁股边踹了它好几脚结果它的驴脾气也上来了屁股一拱直接将她撞飞在地她被它一撞一下趴在地上摔了个四仰八叉那手里的食盒子也飞出去老远盖子滚到了一边露出一个半圆不方的物体…

她站起身决定先把蛋糕给捡起来在给她的宠物一顿”爱”的教育哪知道刚弯下腰捡起那盒子却突然从头顶传来一阵严肃的声音:”姑娘这东西可是你做的?”

她歪了歪脑袋看了一眼面前正同她搭讪的人考虑一下是先告诉他自己已经有个比他帅很多的男朋友了比较好还是告诉他这蛋糕正是她爱的礼物…

“我家主子想请您去那边聊一聊.”结果他却不等他回话径自指了指路边那酒楼的露台上正坐着的品茶的人…

她咪了咪眼看不清那坐在高处的人是谁只是身上开始泛起一阵不受控制的鸡皮疙瘩阿门”聊一聊”…这绝对不是什么好词一般电视剧里说要和人”聊一聊”就是拖到角落里一边扁一边”聊”…她实在没什么“被聊”的**:”…可不可以不去…”

“我家主子从不听’不’字.”

“……”果然是混黑社会的只有黑社会老大才这么拽……”……大…大哥…那个…我我我我上有老下有小……”还有一个男朋友可怜兮兮地等着她填他的肚子……

“请!”那人完全不鸟她嘴巴里不伦不类的话不容拒绝地手一指面前的路示意她最好听话否则哼哼哼大概就不是”聊一聊”能解决的事情了…

“……我…”

“请!”

“……”呜…救命哇…哪有这样的光…光天化日之下给男朋友送个生日蛋糕也能碰上黑社会拦路打劫啊……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