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部:几处闲愁惹春忧 第六十八章 彷徨(上)

马车颠颠簸簸回到八爷府夏春耀远远地就瞧见他家门口密密麻麻的一片黑一片因为几只死鹰焦头烂额的官员她在马车上打个冷战瞧了一眼只是看着窗外若有所思的他不知道该不该提醒他一声把衣裳拉拉好别给那些贪官污吏给扯掉了但是转念一想这节骨眼不是吃这门子飞醋的时候…

待车停稳她率先撩帘跳下了车本想着给大家缓和一下紧张又刺激的气氛结果也不知道被哪个不长眼的狗官一下抽飞到角落里去紧接着就看见一群半兽人一下涌上马车边像狗仔队一样挖她佳人的**却没半个人注意她这个”关键**”切…她就这么没有绯闻效应么…

“八爷您可回来了我们等了好一阵了.”

“八爷究竟是怎么回事?我等都觉得是有人陷害这…”

“我等应该联名为八爷保奏诉冤才是.”

“就是这等显而易见的技俩万岁爷肯定能明察秋毫!”

她趴着身子抬头望了一眼那类似几近失控的追星场面从一双双朝靴下捡回自己的小命等到自己终于可以恢复直立行走的姿势时这才现自己已经彻底被踢出她佳人的势力范围再也瞧不见她佳人的帅脸…

她不甘心地往上扑腾了两下也只能看着一顶顶大盖帽尤其是她面前的这位大人高不高矮不矮偏偏就比她高那么半分那顶乌纱上的翎毛好死不死地就在她脸上做大扫除更邪门的就是她脑袋左歪他也跟着歪她右歪他也跟着甩过来…她就不明白了这位大叔帽子上的那搓毛就不能朝前戴么…

当着她家男朋友的面和她搞心有灵犀还用帽子调戏她简直是活腻了!

隔山看水地往她的佳人那丢去两眼她也死了心别想在一票比她豺狼恶虎的官大人面前窥视到她佳人一分一豪大庭广众的也没啥豆腐好吃于是脚一转她正准备闪人却在转身的那一刻对上正负手而立站在自家门口凉凉地看着隔壁门口人头窜动场面的四爷…

她踮芭蕾的脚还没放平扯着前面那位大叔官帽上翎毛的爪子也还没放下只得有点尴尬地朝他嘿嘿一笑却见他淡淡将视线从那片混乱里收回来只是瞧着她干笑的脸:”爪子还不放下来官帽岂是你能乱扯的.”

她立刻放下那把被她抓得扭曲的翎毛右手垂下放在裤边搓了搓左手还是习惯地去抓后脑勺:”…四…四爷吉祥.”

“恩.”他只是低低地应了一声视线又从她身上移了开去径自落在那片吵嚷的人群里看得近乎小心翼翼可是话语却是对着她在说”还杵在那边做什么你要爷同你隔个老远说话吗?”

“哦哦…”她窒了窒眼珠子在眼眶里转了两圈她才刚刚被一个皇帝打击到就在她对皇帝这种生物产生本能恐惧时候又被下一皇帝逮到她的小辫子真是要命…

过来!”他语调不变只是话语由几个字浓缩成两个字的命令…

她立刻屁颠颠地小跑了两步站到四爷府的台阶下抬着脑袋堆着满脸献媚的笑瞧着他:”…四…四爷…”她最近好象没和四爷府接什么大梁子吧因为后门一开她已经很久没有打那堵墙的主意了…

他看着她那张过分夸张的笑脸却也没多大反应只是幽幽地开了口:“每年的零食可是你送来的?”

“…唔……”她没料想到会是这个问题却急忙低了低脑袋收了笑脸也不再看站得高高的四爷”你们拿的东西我怕他不爱吃.”

“…….倒是没你细心了.”他看着她低下去的脑袋竟附带出一丝轻笑”既是送吃的来又为何每次丢下人就跑了.”

“……”她回想起每次连滚带爬地将零食塞进门口兵哥哥的手里然后落荒而逃的自己有点窝囊地撇了撇嘴角不知道怎么把有点诗情画意浪漫兮兮的理由说给未来皇帝大人听他们都该是少了那根筋的人咋会明白寻常人不碰触伤口的道理回忆酵以后压在心里的是酸跳上眼睛的就是泪大冷天哭鼻子风一刮扯得脸生生的痛鄙视这个没有润肤膏的时代连哭个鼻子都得小心翼翼…

“四爷…”她偷偷朝还在吵闹的隔壁望了一眼唤了他一声却终究还是把问题咽回了肚子她想问一句如果弘晖还在将来的某一天雍正大人会不会忘记自己曾经手把手地教他写字曾经带着他看过烟火曾经为他撒娇而软下声来替他擦眼泪她突然好庆幸他离开得早在他的阿玛还不是皇帝这种生物的时候…这样他永远也不会忘记去瞧他一眼为他捎些零食扎根下的只剩下他孩童般的嬉笑无城府地吵闹为了逃避功课而被罚跪的抱怨…

“呃…四爷我得回府了要不九爷会把我拍成黄瓜的.”她的问题在唇边打了圈吐出来的却是这么个东西…

“……恩.”他随性地应了一声也准备举步回自己府里却好似突然想起什么似的转过身来”丫头.”

“恩?”她刚跨出的步子被他硬生生叫了回来眨着眼睛瞧着他.

“…给你的东西还在吗?”他的右手从背后从容地抬起来指了指脖口.

“唔?”她抚了抚被掩在高领口衣服下的锁片有点为难地往回缩了缩”……这是他给我的…”

“谁同你抢了.叫你好生收着不可弄丢了.”他有点好笑地瞧着她的动作话音刚落视线却越过她的头顶看向正摇曳而来的一顶轿子将嘴角的弧度扯出了冰凉的味道”你且去吧.”

她还没反应过来四爷那表情上一瞬间的转变只是看着四爷府的大门随着他”咻”得一下闪人再也没有打开的意思漠不关心地任由那票官员径自闹腾…

她狐疑地再看了一眼那扇避祸般关上的门只是旋身走开侧着身子擦过那顶摇曳而来的轿子时却听见一声细碎地撩帘声那略带用力”刷拉”的展扇声从她的耳边轻轻地擦过去擦得她一阵头晕停在原地站了好一回…确定不会有人拿扇子来砸她的脑袋才敢怯怯地提了步子继续朝前走…

一边走却一边回过头去看了看那顶轿子却被那突然间悬在路中间的轿子给吓得冷汗滴滴连脚下的步子也停了下来立正站好地杵在原地心虚兮兮地朝她家男朋友门口偷看了一眼口里默念着”上帝保佑”等了老半天却没有人展着扇子从轿子里吊儿郎当地挑眉头从轿子里走出来也没有人回过头仿佛露出绝对不经意的表情皱着眉头来瞪她一眼只是随着一声展扇声又想前走了去她松了一口气挥了一把额头的冷汗敲了一下自己那”一脚踏两船”的脑袋唾弃了一下被自己男朋友鄙视过的定力狠狠地捏了一把不知露出什么表情的脸提起脚逃离这片是非之地她的男朋友家里今天要鸡飞狗跳了…

她拖着有点酸痛的腿好容易走到九爷府侧门口确定自己被那头驴子给宠坏了才走几步路竟然累得腰酸背痛仿佛刚做完啥见不得人的事似的一推门也不知是哪个无聊的家伙竟然把侧门给锁了个严实看着家门进不去的感觉实在不怎么好受腰酸背痛的造型又不适合秀她的翻墙绝技于是乎她瞥了一眼已经有几年没有走过的九爷家的正门…为了避免不必要的身心伤害后宫纷争流言蜚语外加控制连她自己都不太相信的定力她已经循规蹈矩好几年了…今天破个例不算犯法吧?而且估摸着九爷的轿子也该正往她家人气十足的男朋友家挪呢…

想到此间她便有恃无恐地迈开了步子一脚踩上正门的楼梯却见一个憋屈的小肉团缩在大府门边她一见便隐隐地泛起一阵头痛…

“春姨…”一声软软的声音从小肉团的嘴巴里飞出来紧接着一只小爪子就抓上她的衣服让她想挪脚都没有机会…

“……不要叫我春姨…叫姐姐!!”她觉得这个问题比逃跑更重要只好转身对着那个抱着膝盖蹲在那里的小肉团警告了一句.

“……子荷姑姑说的你就是姨嘛…”小家伙嘟哝了一下嘴巴眼睛里闪烁着全是迷茫…

“糖糖你说是我对你好还是你子荷姑姑对你好?”她一看四下无人立刻蹲下身子开始勾搭小娃娃的戏码…

小娃娃咬了咬手指头抬眼瞧了瞧她眼睛一斜:”阿玛对糖糖好.”

“……我说的是我和你子荷姑姑比管你阿玛啥事!”她将小娃娃扯掉的褂子重新系好免得她再像个小邋遢似地蹲在这儿她阿玛哪里对她好了从小就把她宠飞了天别的小格格早早被抓去熏陶诗词歌赋琴棋书画她却拿一双迷茫兮兮的大眼睛去勾引那个定力比她还薄弱的阿玛她阿玛也着实不负重望被小娃娃挂着鼻涕纯洁无比地一望立刻眉头一皱溃不成军丢出一句:”不愿读便不读了.”

于是这祖国的花朵就被九爷一句话给连根拔起了人家大格格7岁就会做诗了她糖糖倒好跟着”做诗”坐哪儿哪儿湿搞得她还罪恶感飚升生怕是自己小时候尿床的破习惯传染了给她去尽量和她拉开距离哪知道许久没见她还是这德行…她就不明白了好好的一格格咋被培养地越来越往她夏春耀的方向靠拢了呢…

“大冷天的你又坐这儿做啥?”她拉起她的小身子拍了拍她身上的雪顺便确定一下她尿裤子的习惯是不是彻底改观了.

“等阿玛.”她跟着去拍身上的雪”阿玛叫糖糖在门口等他.”

“……”她停了一下手里的动作却看着她胸口落下来的糖渣渣”又吃了一身你子荷姑姑也不帮你洗洗?恩?”

“额娘和姑姑都好忙她们都不睬糖糖”她嘟了嘟嘴不满的话毫不修饰地丢了出来.

“……”她没接话早几年完颜夫人总算是生了儿子估计这几年心思都在那根苗上呢.

“你也不睬糖糖.”她白了白眼手指了指她的鼻头使劲地点”子荷姑姑说叫我不要找你玩儿她说你惹额娘生气了还说你忙着往那个什么枝头上飞着做小鸟.”

“……”

“你才做不了小鸟我瞧见了你每次翻墙都掉下来摔得乱七八糟的嘿嘿!”她笑得毫无芥蒂地伸出指头来戳她的鼻子.

她被她戳得有些鼻酸看着面前这张已经渐渐长开了眉眼的小脸:”那…那你跟我讲话会不会被你额娘骂?”

“不怕!”她使劲地摇脑袋”谁欺负我我就同阿玛告状阿玛眉头一这样就没人敢说话了.”小娃娃学着九爷竖眉头的样子竟然还有几分神似看得她一阵抽笑刚酝酿出来的鼻酸也被压了下去

“咕噜噜”一阵肚子抽抽的声音传了出来…

“春姨…”

“叫姐姐!”这点她绝对不退让…

“……糖糖不说假话的.”

“不说假话就没得东西吃.啊呸呸…谁让你说假话了.”她对着小娃娃鼓了鼓眼睛却随即想到一件事”你阿玛回来瞧不见你怎办?”

“不怕糖糖溜去玩的时候阿玛会等糖糖的.”

“……”她提了提嘴角没再过问牵着小娃娃走下阶梯她那个阿玛估计现在正忙着国家大事呢还指不定啥时候回来呢.

等两个吃得没心没肺的家伙填饱了肚子爬回九爷府时天色还没全暗下来她牵着小娃娃那只比她还暖的手却在看到一个穿着朝服负手站在雪里的身影顿了顿脚步小娃娃一瞧见那背影立刻甩了她的手跑上去却一个不小心在雪里滚了一交明明不痛却还是张着手臂要抱抱:”阿玛阿玛!”

那身影旋过身来走近那趴在雪地上的身影撩袍蹲下了身子没多余的言语只是张开了怀任由那小娃娃嚣张地扑进自己怀里撞了个结实…

“阿玛糖糖肚子饿我和春姨去吃东西了.”她被他抱在怀里突然视线升高了不少俯视着还杵在不远处没时间去改小娃娃的称谓正准备落跑的某人…

看了一眼在父女俩身后的府门她抬头干笑了两声他只是淡然地打量了她两眼对于这个同住一府却仿佛多年不见的人兴趣并不浓厚她嘘了一口气正要开口告退却听见他沉沉的声音跳出来:”饱了吗?”

她怔怔地抬起头来却看见他一边问着话那落在自己身上的视线却没挪开眉头倒是越皱越厉害几乎用那种看害虫的眼光刺得她头皮麻一瞬间不太明白这个问题是对哪条害虫说的…

“饱了!”小娃娃却率先应下了声”不过阿玛我还可以陪阿玛吃.”

“恩.”他淡淡地应了一声将怀里的娃娃放了下来只是牵着她的小手往府里走跨出几步却听不见他要的脚步声不耐烦地回过身来现某条害虫还杵在雪地里研究完美逃跑路线他的声音有些闷地跳出来”你走不走别让爷等你!”

她被有点熟悉的话语给吓了一跳却见他似乎也刚刚反应过来这句话听来刺耳她心虚地去看自己的脚丫子却听见头顶飘来一声重重地”哼”紧接着是不再做任何停留的脚步声靴子落在靴子里摩擦过后的吵杂声她的视线越过自己的额看见糖糖还朝她招着手她撇了撇嘴角只能跟上了脚步走向那个她已经许久没有进去过的书房…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