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部:几处闲愁惹春忧 第六十九章 彷徨(下)

筷子颤抖地越过面前一盘堆得显眼的包子夹起了一颗青菜正要往自己碗里收却被一声不识趣的童音给断在空中…

“春姨包子好吃吃包子嘛!”某个毫无吃相的娃娃坐在用垫子垫高的椅子上晃着两条腿抱着一颗包子啃得忘乎所以还不以余力地为自家的包子做广告…

她的手被这声广告怔得在空中明显地晃了一下看了一眼那盘莫名其妙横在桌中间的包子再抬眼瞄了一眼面前那位也不去碰那盘包子的九爷咽了一口唾沫偷偷地斜眼瞪了一眼那个刚才明明吃了她不少银子这会子竟然集体消化光抱着包子使劲啃的娃娃对自己当初良心现改掉她自己选择的爱新觉罗.包子的本名懊悔不已…

看了一眼最靠近自己两盘菜一盘青菜一盘豆腐管他做得多漂亮多考究还是青菜豆腐对比了一下放在九爷面前的菜色她的懊悔又深刻了两分对面前明显的差别嗤之以鼻就知道那些家伙连上个菜也看人脸色可她又着实不敢起了身把爪子伸到对面去只好憋屈地青菜豆腐使劲啃…

看了一眼对面的九爷也只是研究他面前两盘菜色仿佛对她面前的平民料理完全不敢兴趣……

“阿玛我要吃豆腐.”小家伙啃完一颗包子却还不甘心地扫描着桌上她爱吃的菜色…

做阿玛的只能停下了筷子看着离自己最远的那盘菜皱眉头再看某人急忙低下脑袋去使劲趴着白饭当作什么都没听到吃得忘乎所以的德行眉头瞬间锁得更深”噌”地站起身拿起瓷勺手臂一伸越过桌面伸到她面前掠夺她仅有的青菜豆腐…

那双拨弄算盘的纤纤玉手毫无人道地用勺子舀起一勺豆腐转而放进身边小娃娃的碗里她看得欲哭无泪只能更加奋地趴自己碗里的白饭哪知道这位大人来了劲吃完了”豆腐”也不坐回去还自作多情地夹起青菜往小娃娃的碗里夹小娃娃不爱吃青菜同他闹他就往自己碗里塞塞到她面前的盘子空空如也他才眉头一挑心满意足地坐回自己的位置上津津有味地咀嚼他的”战利品”…

看着面前只剩下菜汤的盘子她叹了一口气她知道青菜豆腐很有利于美容啦但是对面的大人已经够美了实在没有同她争的必要嘛再叹一口气她正准备做小可怜状吃一碗体现人民疾苦的汤泡饭那边的小格格却出拯救困苦农民的呼声…

“春姨我要吃鸡丁.”

她一听就像从苦牢里放风出来一样二话不说地跳起身拿着勺子越过桌面毫不犹豫地向他研究了半天的菜色伸出魔爪嘿嘿反正是他宠飞天的女儿要吃她只是奉命行事啦啦啦她一勺一勺地往糖糖碗里递菜忙得不亦乐乎不经意地瞥了一眼那位端坐着半天没声音的大人却见他本该气白了的脸上竟是挂着淡笑垂眸看着她的勺子在他面前胡作非为胡搅蛮缠胡搞瞎搞她被眼前的堪比世界奇迹的景象吓了一跳正要往糖糖碗里送的菜在空中打个颤全掉在了桌上…

他被她一抖给怔回了神随即又绷回了那张脸自顾自地吃自己的饭她也急忙缩回自己的位置不敢再有多余的动作老实地舀起自己面前的菜汤配她的汤泡饭…

正扒上两口却因一双窜进自己视线的筷子松了松靠在碗沿边的嘴巴任由那双从对面伸来的筷子夹着一个白嫩嫩的包子搁在她的碗里在她的碗沿边停了半刻放出一声清脆的碰撞声又收了回去她不敢抬脑袋只是盯着那颗白包子了一会呆考虑着自己已经蛮撑的肚子要怎么去多消化一个包子…

吃完一顿诡异的晚饭她没想太多只是当每天从侧门滚进家门的时候都被糖糖拖着往书房跑起先还是天天汤泡饭配包子吃得她极度憋屈可是她男朋友被康熙大人彻底被栽了赃还削了爵位丢在家里闭门思过不能出来给她开小灶他不在她的定力就被自己的肚子给葬送了顶着吃饭有理的行头安了心被糖糖拖进书房可是后来伙食越变越好夹进她碗里的菜越来越有丰富多彩的倾向几乎是那小娃娃一嚷要是什么她碗里也会被丢进了一份她吃得肚子满足不已心却虚得快不记得自己姓什么了

就连抱着自己胡搞瞎搞出来的奶娃娃来窜门子的春桃都一脸看好戏的眼光瞅着她问了一个好欠打的问题:”我说你还忙得过来么?”

“……”她拍着满足不已的肚子白了春桃一眼大言不惭地丢出一句”恩目前还能应付.”

“你还得意你家男人到底打不打算要你了?还把你留在九爷这祸害他人?”

“你懂啥我才不要这么快变黄脸婆呢恋爱才是基本原则!”

“哼…你就仗着人家宠你继续乱来吧小心玩出火来烧了你这几搓毛让你还叫嚣!”春桃起身准备回自己的淫窝却在门边回过身来故意坏坏地一笑”唉你知道是谁把我安排在你隔壁间的么?”

“十两银子是吧?想都别想一边去!”她对于春桃自从生下娃娃后为了奶粉和尿布变本加厉的敛财手段鄙视到了极点什么节骨眼都给她填乱…

春桃吐了吐舌头抱着娃娃闪人把空间留给一个脑子一团乱的家伙去思考而那个本该思考的人却枉费了别人的心机鞋一脱被一铺钻进被窝睡觉去脚一蹬贴着放在被窝里暖床的暖炉拍了拍枕头却把一张塞在枕头心里脏兮兮的白帕子给拍到了冰凉的地上她看着那条帕子飘在地上只能勾下腰去捞那张帕子却因为它飘得太远不得不从被窝里爬出了些没了暖炉暖她的脚她小声地抱怨一个使力却找不到平衡地摔下床去冰凉的地板让她冻得出”嘶嘶”声急忙捡起了帕子重新塞回了枕头里身子也赶忙飞回暖暖的被窝里脚继续贴上小暖炉出一声满足的“哼哼”用温暖把自己包裹了个严实继续做她的春秋大梦…

也不知是糖糖和她夏春耀孽缘未了还是她一时妇人之仁造成的严重后果自从被她拖去她阿玛书房里开小灶后她就吃人嘴软地被这娃娃给粘上了身她阿玛在还好小娃娃忙着觊觎男色没空理她但是只要他阿玛前脚出门她立刻后脚粘上她夏春耀…她就不明白了糖糖对她阿玛这样紧迫盯人九爷府这些年一个接一个呱呱落地的娃到底是怎么跑出来的莫不是九爷前一刻哄完了娃娃下一刻就争分夺秒爬美人窝制造小蝌蚪吧?真不愧是九爷…能人啊…

不过现在不是赞叹九爷能力的时候看了一眼非要跟着她出去收帐的糖糖此刻正坐在她的小驴子上摇着傻不愣登的脑袋她不知道怎么向广大人民群众交代这堕落一条街从此又多了一个处*女的事实…

“你可千万别让你阿玛知道我带你来这儿听见吗?”她一边牵着驴一边交代要是被九爷知道她把他的宝贝女儿拖出来当第二号处*女非把她这头号给废了不可…

“哦春姨我阿玛顶好的你为啥那样怕他?”小娃娃歪着脑袋咬手指满脸的不明白”比起刚刚那个同你讲话的胡子大叔还有那个脸上有道疤的伯伯还有那个看着我流口水说要给我买糖被你一脚踢飞的小哥哥都好…”

她回头看了一眼这传说中”养在深闺不知世事”的大清格格非常慎重地警告她:”以后要是还有男生随便和你讲话说什么要带你去做好玩的事又给你糖吃又对你傻笑的直接一脚踢飞知道吗?”

“阿玛不用踢飞吧?糖糖舍不得.”好奇宝宝继续提问…

“废话谁让你踢飞你阿玛了!”虽然她曾经怀疑过九爷是不是”那什么”的倾向但是那只是以前而已……谁让这小丫头继承了九爷那张扰乱治安的脸她不得不给她提前上一节自我保卫课”…呃…不过将来碰上你喜欢的家伙可别乱踢啊!”对于只有一根筋的糖糖她还是得多一句嘴别毁了一个娃娃的大好姻缘她对培养尼姑没有任何兴趣…

“哦……春姨喜欢是什么东西?”小家伙趴在驴背上向她靠近了些…

“喜欢…呃…喜欢就是…”她眨了眨眼正想挥自己所有的恋爱细胞来诠释这个连圣人都解释不了的词憋了个半天飘到嘴巴边的就是一句”喜欢就是……哎呀等你被人念到喷嚏不断的时候就明白了!”

“…打喷嚏?”糖糖皱了皱眉头眼神里的迷茫又填上一分.

“呃……或者你就看着他眼睛就会放光呃…不是绿光啊不要想歪然后…就会想摸摸抱抱亲亲呃…不是你阿玛惯用的那种摸抱亲外加压啊…不要想歪…就这样差不多了吧…再多我也不知道了呃…你问这么多干什么?你现在还属于早恋的范围啊!”

“那我还是喜欢阿玛!”她似懂非懂地点了点头…

她满头黑线地瞅了一眼刚被自己亲手推向**深渊的小娃娃张了张嘴想解释一下这个**的严重性但是又怕自己越描越黑再调教下去说不定这小娃娃就要拉着自己阿玛大喊”ILoVeyou”了…

“春姨你干吗不做我阿玛老婆?”一句前言不搭后语的话从糖糖的嘴巴里飚出来…

“我干吗要做你阿玛的老婆你还嫌你阿玛老婆不够用啊?”她敲了敲糖糖那个乱七八糟的脑袋小小年纪就会给自己阿玛找老婆了被她额娘知道她还不死定了!

“我阿玛喜欢你.”小娃娃歪着脑袋现那个正**自己脑袋的手因为她的话停了下来.

“……这些个乱七八糟的东西你就学得快了!那个不是喜欢啦!”她嘿嘿一笑收回了自己压在小娃娃脑袋上的手牵起缰绳继续往前走…

“不是吗?”

“不是!绝对不是!”她竖起指头非常正经地告诉她”肚子饿不饿?”

“恩饿了!”小娃娃点下脑袋立刻忘记了前面讲的话”春姨我要吃!”

她为自己难得成功地转移话题而没被人现捏了一把冷汗懒得去怀疑小娃娃的智商牵着她直奔她光顾多时的饭馆才踏进馆子就见那小二冲她摇摇头打着暗语告诉她今天小白脸公子也没出现她撇了撇嘴拉着糖糖坐下身点好菜坐在位置上等却见小娃娃一脸惊喜地盯着门口围着不少人的地方使劲瞧还扯了扯她的手臂:”春姨那是啥玩意儿?”

“唔?爆米花呀你没瞧见过?”她伸了伸脖子看了一眼那边的摊子.

“要吃!”她指着那边的摊子拿出勾引自家阿玛的那套”眼瞳泛光红唇翘翘”.

“那是要自己拿米去才行的我们身上又没有生米…”

小家伙一听立刻溜下凳子一把抓上旁边小儿哥哥的衣裳继续翻动着满是期待的大眼睛小嘴巴一张一合地吐出几个字:”我想吃爆米花.”

小二哥哥被一下扯住又立刻对上一双泛着秋水的瞳孔立刻软了脚丧了志两只脚打着结就往厨房跑过不了多久就将偷来的米塞进小娃娃的手里还一脸被骗也满足的死表情…

看着糖糖端着成功骗到手的米站在自己面前夏春耀深咽了一口唾沫再看了一眼还没从脸红心跳状态恢复过来的小二哥哥再次肯定了九爷祸国殃民的基因带着小娃娃走向一边摊子…

“砰”

“春姨那是啥声音?”糖糖指着那个架在火上的奇怪容器看着小贩将米倒了进去…

“啊…会出讨厌声音的东西!”她嘟着嘴给它下了定义可糖糖却一点也不怕听着那有点震的”砰砰”声还一脸兴奋状…

她却被那声刺耳的声音震痛了耳朵那是每每买爆米花时她都捂着耳朵想听又不敢听的声音这才忆起离上次听这声音有多久了好似那时还是弘晖在的时候也是他嚷着要吃爆米花她和八爷拿他没办法只得去借了米排着长队等着爆米花出炉他抱着小娃娃她站在一边缩着脖子捂着耳朵就是讨厌听那最后一声”砰”震得浑身都不舒服想起来时耳朵会嗡嗡叫那个时候八爷笑她没胆子弘晖说她的胆子却长到”色”字上去了那个时候她还小心翼翼地叫他八爷那个时候他笑得还是假假的那个时候她还没当他是男朋友…

小贩起了身把那装了米的容器对着一个大大的袋子她看着下意识地缩了缩脖子眯了眯眼知道那声讨厌又刺耳的声音又要钻出来了想要伸手去捂自己的耳朵却又不得不去扯离那玩意太近的糖糖…

她看着小贩正要拔开容器上的盖子秉住了呼吸只能等着那声讨厌的声音钻进她的耳朵却感到一双温温的手从身后越过她的肩头贴向她冰凉的耳朵那温润的玉扳指让她的耳朵立刻泛起一阵烫手指滑过她的面颊并拢了捂住她的耳朵一瞬间隔绝了一切吵闹连同那正要呼之欲出的爆炸声只有一声声规律的心跳声在她耳边扬起来诚实得不得了…

“砰”

她听不到声音却感到一丝震动下意识地向后靠了靠背脊贴上他均匀呼吸起伏的胸口直到看着白花花的爆米花被倒进盆子里她才嘘了一口气感到捂在耳边的手收了回去…

“我不在你倒也能自得其乐了?恩?”

熟悉上仰的尾音让她急忙回过头去看身后的人郁闷了一下大庭广众的环境不能对佳人当街施暴只能用眼神把他从头到脚强*奸了一下:”你可以出门了?”

“恩.”他淡淡地应下一声对那个问题不想多谈的样子有点狐疑地看了一眼捧着盆子仰着脑袋毫不避讳地对自己行注目礼的小娃娃质问的眼神飘向站在一边她:”这怎么回事?”

“呃?”她被他凉凉的眼神一扫扫得有点晕乎不得不秀出曾经修炼到及至”眉目传情”的招式…”这绝对不是我的私生女来的我是清白的!”她举着两只爪子使劲摇。

“……我瞧你眼神挺虚的恩?”

他微微眯了眯眼抿了抿唇角入境随俗地只是用眼神回到.

“……有吗有吗?我这么无辜的眼神哪里会虚?”她使劲眨动她的眼睛斜视了一眼站在一边抓着爆米花往嘴巴里塞得起劲的糖糖俨然一副看戏的模样看着面前的两个人挤眉弄眼…

“春姨…”小家伙一边嚼着爆米花一边扯了扯她的衣角指了指面前只是微笑的人”这个漂亮哥哥是谁?”

“噗”她几乎快要吐出一口血来颤抖地举起一只拳头”……爱新觉罗.糖糖……”这个死娃娃叫她阿姨却叫他哥哥…她绝对是想尝尝被虐儿童的滋味…

“哥哥你吃爆米花么?”她将自己怀里的盆子往前拱了拱露着一张好可爱的笑脸一副讨好的模样…

“他哪里像哥哥了!!”她一把将小家伙怀里的盆子夺过来生怕某个家伙也和别人一样被小家伙的笑脸一勾引就当起”哥哥”来”…他是你八伯伯!!快叫!”哼哼这老老的称呼才比较适合他总不能就她一个人当阿姨他还停留在哥哥的阶段吧搞清楚哦她才是那个风华正茂的少女他已经是奔四的老家伙了!

“可他不像伯伯嘛.”小家伙不满地嘟起嘴来一副在称呼上绝不妥协的模样”糖糖要他当哥哥好不好?哥哥?”眨动大眼睛看着面前那位只是轻咳一声似乎不想加入战局的”哥哥”…

“……”她极度郁闷又憋屈地朝那个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男人对他这样纵容自己的小侄女痛心疾她这正在捶胸又揪心却见小家伙一张爪子扑进了她男朋友的怀里她倒抽一口气眼睁睁地看着那个小**从一个**深渊爬向了另一个…

“春姨糖糖喜欢这个哥哥恩!”一边说着一边要将她前面所传授的摸摸抱抱亲亲进行到底…

她一手端着爆米花一边急得跳脚而那个只是微笑地看着面前的混乱的家伙竟然给她耸了耸肩表示无奈她心一横将手里的盆伸出去隔开了两个正要生天理不容的扭曲感情的人指着小家伙的鼻头严肃地告诉她:”这个哥哥是你家春姨我的!”

“他是你的你是我阿玛的我阿玛的就是我的!”她难得理清了思路说得头头是道摇头晃脑瞧着她头顶上的两个人的表情皆是一变…一个由微笑变成冷笑眯了眯眼视线微微一黯瞥向背对着自己那个由信誓旦旦变成满头冷汗抓着脑袋准备土遁的某人…

“春姨你很热么?你流好多汗呢…”

“……还不都是被你害的…”

“那个哥哥在瞪你…唔…你做了什么坏事吗?”

“……我做了什么坏事我是无辜的我…”

“对啊你也没做什么坏事每天都同我一起乖乖和阿玛吃饭也不挑食阿玛夹什么就吃什么.”

“……”

“你干吗这样看着我?春姨?”

“你能不能帮我看一下那个哥哥的表情…”

“哦好恩他还在瞪你好象很不高兴样子就是你平时常说得那种‘你死定了’的眼神你果然做了什么坏事吧?”

“……呜…你形容的那么具体干什么……你放过我吧……”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