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部:几处闲愁惹春忧 第八十三章 送别(下)

“叩叩”一声不算响的敲门声让还趴在床上睡懒觉的夏春耀皱了皱眉头随手拉起被子蒙住脑袋…

“叩叩”那声门响似乎不打算停息让她不自觉地努了努嘴巴习惯性地翻了身用脚踢了踢身边的东西嘴巴里嘟出一句:”找你的去开门.”

“啪”身边的枕头被她一推掉在了地上她被那声音惊了一下骨碌一声从床上跳起来抚了抚胸口弯腰将地上的枕头捡起来别着嘴角瞧了它一阵好半响飚出一句”还以为你真的用飘的摔到床底下去了呢吓死我了.”说完飚出一个好大的哈欠昨天”哭”得太飘逸搞得有点神经崩溃本想今天可以把大年初一给睡过去免得勾起不必要的相思成灾哪晓得大清早就有人打破她华丽的计划…

“叩叩”门又被轻轻地敲响了她套好了衣服跳下床铺却觉得没来由的背脊窜上一阵凉一边对着门外应了一声”马上就来”一边撩开了被子搜寻她那一到冬天就离不了身的暖炉抓起来就往厚衣服里塞这才转身跑到门口她还以为她已经彻底丧失所谓的人气了没想到大清早的就有人来给她拜年这样看来她的亲和力还是蛮可观的嘛…

门一开却见一个和”亲和力”沾不上任何边的人袅袅婷婷地站在外头手上提着些包好的礼物手里打着一把遮雪的油纸伞一瞧见她有点愣地立在门口细柔的嗓音夹杂着一点嘲弄的笑意在冷空气里扬起来:”什么时辰了你倒是闲情逸致还有心情睡觉?”

她看着面前的人愣了一下怕她又给自己上政治思想道德修养课皱了皱眉头立刻张嘴解释:”我不是故意偷懒高公公说我今天可以休假的.”

汀兰收了伞将手里的东西提到她面前:”过来瞧瞧你给你捎些东西.”

她低头看着那些东西看样子珍贵兮兮的可八成和她的生活扯不上很大关系再看汀兰不容推拒的姿态也懒得客套话伸手接了过去转身进了屋子搁在桌上转头看着已经跟着她进了屋子的汀兰”我刷牙洗脸你自己坐.”

说完一边打着哈欠一边把昨天就温在碳炉上的水倒出来解决自己的基本生理需要安抚了一下自己有点咕噜叫的肚子心里嘀咕着要是汀兰能降点品位直接送点早餐给她她肯定笑得春光灿烂…

“昨儿个宴席上的蛋炒饭可是出自你手?”

她一边吞着漱口水一边含糊地应了一声:”唔!”

“你可知万岁为何让你做蛋炒饭?”

“……”她含着嘴巴里的水转过头来看她不明白她为啥老是喜欢猜度皇帝的意思干吗和皇帝搞心有灵犀很有面子吗?听起来虽然很酷但是危险系数不是太高了么?

“如今新皇即位国库空虚万岁只是借这碗饭暗喻满朝文武要勤俭度日切不可奢靡浮华.”汀兰勾唇瞧向她…

“……哦.”…原来别有用心啊她还以为雍正大人也是和常人一样只是想念起什么逝去的过往勾起了一些什么被压得很深的记忆怀念起什么只是留下一串单纯笑脸的娃娃这才让她的手再抖上一次搞了半天她竟是为了什么狗屁不通的暗喻为了什么勤俭度日弄得手抖成这样Tnnd真不值…

“怎么?难不成你以为只是为了有趣?”汀兰勾起了唇角瞧着她开始咬唇又不爽的表情”今儿个该是九爷离京的日子了吧?”

“……”她含着那口水舍不得吐掉只是因为一吐掉她就得回答一个又一个她接不上来的问题…

“国库是虚的但是表哥那里的银子似乎多得有些扎眼了.不是么?”

“……”

“做什么总那样瞧着我你那口水还不吐出来?”

“……”她不爽得看向面前轻笑的人有些负气地一口咽下嘴巴里的水再将视线硬生生地扯了开来不再看她转过身去拿帕子擦脸…

汀兰也不介意径自继续开了口:“上次我瞧见的东西可是真是先皇赐给你的?”

她正拿着帕子擦着脸颊却因为身后的一句话停下了手里的动作没转身也没答话正想很英雄地回答一句被拷问时用的经典话语”不知道”身后的声音又响了起来…

“看来你是知晓万岁将你接进宫的用意了我倒是真没想到你还真能和八爷扯上什么联系没名没份的捏着你在手心上真的有用么?”

“……”她不说话只是加重了拿着帕子擦脸的手有一下没一下地将脸擦得通红…

“看来你只是隐隐知晓一些事情历史还是那般不长进.”汀兰挑了挑眉头拨弄了一下桌上的茶壶她敛唇而笑再次张嘴那一字一顿的声音跳了起来”直白点告诉你九爷这趟去西宁是再回不来京城的.”

“……”她拿着手里的帕子拧紧了眉头转过头去看那说得有些云淡风轻的汀兰…

“你不是手里有东西么?可以拿去救人呀?”她继续轻笑勾起唇角的温度和窗外的雪花似的冰凉”哦错了你那是要留下来救八爷的对吧?”

“……”她那仍旧酸痛的手下意识地抽搐了一下丢开了手里的帕子转过身去警戒地看着那站已经准备推门离开的汀兰…

“这声提醒就当是你提醒我我叫什么名字的回礼了.”汀兰最后瞥了她一眼举步跨过了门槛…

“哐啷”一声盆砸在地上的声音让正顺手帮她带上门的汀兰浅浅一笑撩起了群摆撑开了伞下了台阶…

没管那被她撞翻的盆子她直接扑上了床铺把一直压在枕头下的荷包扯了出来连同那块已经许久没有用过的玉佩一起踹进了口袋一口气冲出门槛脚一踩进雪里却先滑了一交一个扎实地载进雪里冷得她下意识地把手往怀里的暖炉那里钻正要起身的腿却突然软了似怎么也直不起来她伸手去摸刚放进口袋里的荷包却一触到那从昨天开始就搁在她口袋里的红包就猛得撒了手两只手急忙缩回来抱着怀里的暖炉瑟瑟抖…

她沾沾自喜过因为康熙大人不愧是康熙大人他能算到她需要这东西所以把它交给了她她以为有了保证所有有恃无恐好象很嚣张一样地进了宫因为她有定心丸她以为最坏的结局不会掉到她脑袋上她以为还有挽回的余地她以为熬过去就好这都是她以为的…

她怎么会知道表面平静后的波涛暗涌她总觉得九爷是个生意人管得无非是生意场的事不会同这些扯上关系最坏也不会如何她的历史果然是太差劲了…

“……早知道多啃两本书了…”她咬着唇角看了一眼天色手一撑地站起了身子深呼吸了一口任由冰冷的空气钻进肺里扯出一丝硬生生的痛迈开腿就往宫门口跑直到看到宫门口那几个站岗的兵哥哥当然不是她第一次逃出宫门的那几个而她也没再同第一次一般吓得连鞋都跑掉了…

“哪个宫的?”

她也不做声只是拿出那块玉佩秀给他们看一副不太合作的态度那几个侍卫看过了玉佩再打量她一阵终是开了口:”请吧.”

她愣了愣不太相信轻易过了关不太相信她可以大摇大摆地走出去…她为难地迈出了步子正要往外挪…

“等一下!”

她几乎立刻地转过身去看着那让她立在原地的侍卫咽下一口唾沫等着他接下来的话语…

“玉佩请您收好.”那侍卫将玉佩还给了她继续站他的岗…

她看着被交到手里的玉佩嘲弄地扯出一丝笑她还真是有够卑鄙无耻的…有那么一瞬间她是不是希望自己有个借口被拦下来或者因为态度不好或者因为雍正大人的玉佩不管用了或者没赶上九爷然后她就有机会为自己开脱为她龌矬又自私的念头开脱…

她将玉佩塞回口袋不可避免地碰到那躺在她口袋里的红包她依稀记得那只在她脸颊上擦拭而过的马蹄袖那从他的掌心擦过的温度那不是假惺惺那真的不是她的假惺惺那么这一刻她是不是应该走得义无返顾一点再潇洒一点再飘逸一点?

她看着面前的门槛吸了吸鼻子并起双脚跳了过去脚一落地就飞奔起来不给自己任何思考的空间冬天的雪地又厚又滑她就这样连滚带爬地跑进了九爷府府邸的大门开着不同往日下人进进出出的热闹她考虑不了太多直接跨过门槛就往九爷的书房里跑…

一脚踢开了只是虚掩的房门急忙寻找九爷的身影却听见一声稚气未脱的呜咽声从一个角落里跳出来:”春姨…春姨?真的是春姨!!”

她看着那个娇小的身子一把鼻涕一把眼泪地往自己身上扑被她撞了个满怀:”糖糖你阿玛呢?”

“阿玛…阿玛他们走了!”她一边拽着她的袖子一边哭”春姨我阿玛会不会有事?我听到我偷偷听到有人说我阿玛会有事他们说皇上不会让我阿玛回来是不是?”

“……”

“阿玛前些日子叫额娘帮糖糖找婆家阿玛舍不得糖糖嫁的干什么突然急着帮糖糖找婆家春姨不在我要陪阿玛的…我要陪阿玛的…”

“……”

“我不是她们说的心计鬼我不是她们说的故意讨阿玛欢心的心计鬼我不是…春姨我不是故意要学你的额娘教我这样她说这样阿玛会喜欢她说这样额娘才会开心别的房的姨娘才不会欺负我我不是故意的…你知道对不对?你知道我故意学你对不对?所以后来你都不大理我…都不大理糖糖…”

“……”她没说话只是淡淡地移开了视线当初完颜夫人的确给她好好上了一课所谓的后宫争宠是怎么回事她后来也是矛足了劲地躲对于糖糖她只是不想再伤一次更私心地以为她不该让另一个娃娃来替代那个已经离开的娃娃她只是单纯地这样想所以她不再去理会她所以她为了自保远离一片喧嚣她其实比汀兰好不到哪里去她明白…

“我都承认糖糖好坏那天我是故意在门口等春姨的因为额娘有了弟弟就没时间理会糖糖了糖糖以为我要是再学着和春姨一样额娘就会重新喜欢我阿玛也会继续宠我他们就不会再说我肯定要失宠的话我知道你不喜欢心计鬼…我知道你不喜欢…糖糖以后再也不会了所以春姨你叫阿玛不要走…叫阿玛不要走好不好?你帮糖糖你帮糖糖好不好?”

她任由自己的手被糖糖拽在手里甩了又甩仿佛少了知觉似地只是任由她拉着听着糖糖有些绪乱的话语想开口说什么又被硬生生地压回去只是转头看了看这间书房她在这里偷窥过被塞过包子也在这里睡了好些夜晚被罚站过被拥抱过被安慰过她还记得她翻墙出去想买的伤风药她还记得他熬着夜算她算错的帐她还记得他每次把早餐剩下一半给她吃她还记得他大年夜对她说到“我会早点回来”……

曾经她抱着糖糖在这里走进走出过那碗第一次出现在这个书房的包子让她彻底知道每天搁在门口的包子是打哪来的原来不是天上掉下来的不是厨子的芳心暗许而是一个老是凶巴巴又皱眉头的皇阿哥给她的加餐她笑着装傻笑过就算曾经她牵着糖糖在这里嬉闹过那一次次夹进她碗里的菜她不敢拒绝只得硬着头皮往下咽每每看到对面的他老是皱着的眉头淡淡地扬开露出一抹轻笑她就低下脑袋去视而不见她不想卷进那片纷争里所以她就该离他这个风雨中心远点她说她害怕糖糖代替掉弘晖的位置而疏远她其实也只是自保的借口而已…而这次她又要拿什么混蛋借口来自保?

“糖糖走我们去送你阿玛.”她拉了拉那还在她胸口肆无忌惮挥洒眼泪的家伙抬起袖子用着昨晚九爷帮她擦泪的动作去擦那挂在娃娃脸上的泪袖口和他的一样被染得湿漉她感觉到一丝冰凉这才知道那滋味并不好受这一刻她体会到了…

“春姨…”糖糖迟疑了一下”我不…不敢去…”

“一定要去!”她不容迟疑地抓过她的手”你要去救你阿玛!”

她扯起有点愣的糖糖跑出书房经过她曾经烤过青蛙红薯飞禽走兽的林苑经过她第一次挨板子然后被他拖回去的草坪经过那些略过她脑后的片段甚至撞上了老是不给她好脸色的泰管家看着他吓得用食指指着自己抖了老半天她笑着点了个头却不带停留地拉着糖糖飞出九爷府直接奔向城门口她们能赶的上吧一定要赶上…——

“阿…阿玛!阿玛!!”糖糖有些喘的声音合着冬天的雪片让马队前头刚准备出的人停下了前进转过头来依旧是习惯性地皱着眉头看着自家的女娃娃跑得气喘吁吁…

“怎么跑出来了快回去.”他一边斥责着一边翻身下了马走到小家伙面前却见她连件披风也没带只好将自己身上的披风解下来挂在娃娃身上披风老长地拖在雪地上…

“我…我有东西要给阿玛.”糖糖看着面前穿着朝服的阿玛赶紧将一直藏在身后的东西塞进他手里…

他突然觉得手心里一阵热低头一看却见是两个被油纸包的牢牢的包子瞬间似乎有些明白抬头向旁边张望了一下却没见着那抹身影…

“阿玛是春姨说让我塞给您的她自己躲在角落里不肯出来.”她老实地戳破某个躲在边上的纸老虎…

“还是那般没出息.”他轻笑了一声似嘲弄般地做了总结用的还是几年前对她说的话语只是这次她没有再没出息地趴在他胸口撒眼泪只是远远地站着最后同娃娃交代了两句他再扫了一眼周围吐出一口雾气翻身上了马…

某个躲在角落里的家伙这时才探出了脑袋看着那抹穿着朝服的身影拿着两个在冬风里散出热气腾腾的包子利落地翻身上马扬了扬手带马队出这才咬咬唇角出一声叹息…

“春姨…”

“恩?”她看着披着黑色披风的糖糖在雪地里拖着一条大尾巴似地艰难地走到自己面前”你刚刚把什么东西塞进那个放包子的油纸里?”

“没什么一个荷包而已.”

“不能给人瞧见吗?”

“恩不能给人瞧见你也不许同别人说知道吗?”

“哦…”她牵着春耀的手继续往前走突然想起什么似地开了口”春姨.”

“恩?”

“阿玛有句话让我问你.”

“什么?”

“如果当初他没打你板子你还会怕他么?”

“……”她怔了怔随即爆出一声笑笑得越来越大声笑得糖糖完全不明不白笑得眼角也飚出几丝泪花笑得再也直不起腰杆子笑得抱着怀里的暖炉蹲在地上瑟瑟抖现在她的手里什么都没有了没有荷包没有康熙大人的承诺没有定心丸…这下该怎么办?阿门…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