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部:几处闲愁惹春忧 第八十四章 待定

送走了该送的人送走了后路尝过了了然一身的滋味她来不及一步三磨蹭来不及胡思乱想更来不及有逃跑的念头撒开就往那座紫禁城跑边跑边觉得脖子上的脑袋岌岌可危她现在好歹也是顶着“人质”这头衔过活的人这样毫无顾及地跑出来天晓得会惹出什么乱子遵纪守法的良好因子在她脑子里完酵等回神过来才觉自己已经杵在宫门口…

她转身正要从口袋里掏出比VIp识别密码卡还好用的雍正大人的玉佩抬眼一瞥却见高公公似乎已经久候似地立在宫门口的右手边朝她轻轻颔抬手宣开了正拦在自己面前的兵哥哥示意她直接跨进来就好…

她微微一愣松开了正要从口袋里掏出玉佩的手咬了咬唇有些不好意思地抓了抓后脑勺瞥了一眼站在旁边的兵哥哥指了指那高高的宫门不放心地做最后确定:“…呃…我可以过…过去吧…”

“请.”兵哥哥恭身一抱拳很给高公公面子地为她放行…

她这才安了心跨过门口低着脑袋站在高公公面前此地无银三百两地像个明知道自己没做错的事也得趋于高压政策低头认错的娃娃看着高公公的靴子深深地陷进雪里一步也不曾挪过就连她走过来也没有改变交握双手垂眼而立的姿势突然明白这大概就是所谓圣旨的威力她咽下一口唾沫人质逃跑被当场抓包这是何等壮观的场面阿门…

“姑娘的差事可是办完了?”高公公的话自上而下地飘到自己面前没有等待的焦虑没有反讽没有试探甚至连询问的语气也没有只是传话般地例行公事…

她眨了眨眼有点不太明白这句话的含义也不敢轻易地答只得僵着脖子杵在原地…

高公公见她不答话也不多问径自又开了口:“既是忙完了就请姑娘别再这般乱跑折腾奴才倒是没什么关系只怕万岁没这般闲情.”

她一听“万岁”二字不自觉地一抖却见高公公将脚从深雪里拔了出来迈开步子正要往她住的方向走她踌躇了一阵却还是只得跟了上去…

“高公公…”她叫得有点小心翼翼…

“是…”

“雍…呃…皇上说要落我么?”

“万岁没交代.”

“…呼…”她抚了抚胸口正要放下心来不远处的大道上一阵朝靴落在厚雪上的摩擦声却拉起了她的注意只见走在前头的高公公猛得停下了脚步侧了身让了道安顺地站在一边她懒得抬脑袋只是跟着高公公侧过身子往旁边跨了一大步跟着让出了位置正准备抬手擦了擦因为吹了一天冷风快要摇摇欲坠的鼻涕…

“奴才给廉亲王爷请安王爷吉祥.”

高公公几乎平缓的请安的声带着熟悉的封号在她的耳边打了一个圈她没在第一次时间反应过来擦鼻涕的手还在继续往上抬直到那把熟悉的嗓音不带声调地扬起才让她刚抬起的手僵在了鼻前…

“起吧.”

他简单的两个字从她耳边像阵风似地滑过去几乎吝啬多停留一阵就被她自己的心跳声给掩盖了过去她来不及把抬起的手搁下就见那双眼熟的朝靴从她眼前毫不迟疑地走了过去…

她听见几个官员绕在他身边谈论着时务却听不见他任何回应她看见他的靴前还留着雪融后湿漉的痕迹却看不见他在她的面前片刻迟疑她闻得到从他周遭带出来的冰雪的味道淡漠得从她鼻前溜过去却闻不到他身上被她沾染的糖葫芦的甜丝味…

不要这么默契吧她才刚刚犹豫不知道该拿什么脸来对他他就提前一步帮她想好打算让她连面对他的念头都省了?她低着脑袋咧开了嘴角从喉头跳起一抹酸涩听着高公公重新迈开步子的声音她没朝他的方向偷看一眼也没再抬手去擦鼻涕深呼吸了一口转过身背对着他正要提起脚步…

“哈欠!”

“……好似只有在你身边我才不会打喷嚏你可知道为何?”

“你打喷嚏了没?”

“不回来?你就等着打喷嚏打到死吧!”

一声没来由的喷嚏带着不轻不重却同时压上来的回忆从她的口里不带预警地飚出来他那轻扬的声音曾经带着疏离在她面前淡漠地询问过;那淡柔的声音曾经带着轻佻在她眼前若有似无的试探过;那清雅的声音曾经带着和话语内容完全不符的霸道在她耳边蛮横过…

如果有一天她站在他的面前也能飚出喷嚏来那就彻底成相思成灾了…她曾经的一句戏谑又不负责任的话却让她彻底尝到了不负责任的话别乱说的下场…

她唇角一颤呼出一口白雾面前的景物再也看不真切…却不敢回头去看那个没有回头的背影那件下摆被烧焦后显得有些刺眼的白裘那个背对着她却明显也被她的喷嚏声僵在原地的身影…

只是竖起耳朵去听身后的动静朝靴在雪地里摩擦声音一瞬间消失得一干二净她隐约猜到他停了下来站定这种时候如果他多少有点男主角的意识就该甩开那些还在他身边唧唧歪歪不识时务不分场合不懂浪漫罗里八嗦的电灯泡走到她身后来然后从后头一把将她揽进怀里给她一个大大的雪中拥抱接着扳过她的身子秀出他那双很适合走深情款款路线的漂亮眸子开启他那很适合说甜言蜜语的薄唇用性感兮兮的声音对她说:“…人家好想你哦!”

雪花从天上洒下来带着稀稀疏疏的声音在地上累积一层又一层空气里也弥漫着一种酸酸的味道一阵朝靴重新在雪地里挤压的声音塞进她的脑子里她微微一笑倒是不奇怪他对当优秀男主角一点兴趣也没有事实证明他们的思考回路从来不是一挂的就像他宁可用喷嚏来代替台词就像她不想当他的包袱所以这一步她不跨就像他在用好变态的方法还她自由所以这一步他跨得好潇洒…玉树临风优雅动人……

“王爷?您笑什么?”实在不明白这位从刚才就一直难得地板着脸的主子为何突然驻下脚步让众人一同陪他淋了好一阵雪这会儿又为何朝宫门口走得飞快…

“……”他不说话微微提着唇角抬手微微拉了拉勒得过紧的朝服领扣脚步却越得走的急促无视朝靴前端被溅起的雪给彻底染湿…

“王爷?”

“你觉得我是在做何事?”

“呃?”被问到的官员一个愣神眨了眨眼却见那位走得欢腾的主子扬着嘴角却皱起眉头回身对着身后不解的官员轻轻甩下一句…

“自然是在逃跑.”

“……”看来…九爷离了京与八爷的沟通将会是他仕途辉煌的第一道槛就冲这点皇上也不该把九爷擅自调理京城啊这以后找谁来翻译八爷的天书啊…

“切…逃跑就逃跑还摆什么飘逸的破造型…”

“夏姑娘奴才时间有限请姑娘别为难奴才…”

“啊…哦…”她应了一声却偷偷地回过头去小声地对着宫门咕哝了一声“这次是你先逃跑的总该轮到我鄙视你了吧…哼!”

哼声一过她抬起脚完全不在意自己没前途地被一个喷嚏调整了心情扬起了唇踢着雪花赶上了走在前头的高公公…

她好象获得了什么承诺似得开始安下心来不再浮躁地到处找事做竖起耳朵来搜索周围的流言蜚语只字片语也习惯了周围人的唯唯诺诺御厨房里的油烟味飘过她的鼻子也过滤成少了皇家气的家常味来睡觉前不忘好好揉揉自己的屁股准备不屈不挠得迎接上头下来的对她私自出宫的最后落结果一个月后高公公拿着张圣旨来找她告诉她她按摩屁股的工作白做了她升官了雍正大人把国宴的大厨给打入冷宫冬眠去了没有大宴的时候就由她正式接管了雍正大人的胃…

她稀里糊涂地接管了皇帝的胃还没来得及感觉到期盼了多年的光宗“耀”祖就收到由上头砸下来的菜单抬眼一扫做出一个严肃的总结当雍正大人的厨子真的不是什么高难度的事情三脚猫的功夫就能摆平正当她挑着眉头准备沾沾自喜自己也能混到御厨的高级地位的时却听到廉亲王受命接管工部事务的消息明显的意有所指让刚要翘起的嘴角又垂了下去对于雍正大人同时升高他俩的职务和工资表示唾弃她还以为她工作表现突出被挖掘出了潜能上级破格提拔她呢搞了半天她的升职还是沾了自家男友的光走的皇家后门她怎么不知道清朝也流行升职时顺便解决家属工作的规矩…

既然职务都升上去了她也欣然接受来自男朋友的边缘福利决定夫唱妇随地好好为祖国服务听说她家男朋友在风里来雨里去地帮雍正大人整修太庙她也配合着一改混吃等死的蟑螂形象矛足了劲去讨好那个被雍正大人调来换去得很可怜的大厨哥哥就巴望着学个一招半式要说皇宫里的人也是能看风舵的她这一升职扎眼地显摆了一把自己庞大的后台大厨哥哥立刻一改跟她竞争上岗抢客户的竞争态度非常热心指导她这个靠蛋炒饭撑台面的“愚厨”…

雍正元年的九月透着微微的凉可是天天在灶台边转悠的某人却全然体会不到外界的凉意挥了一把额头上的汗珠子很卖力地学着怎么颠勺可这皇宫里的锅似乎都是金子做的掂量起来特别重她的手指头被蹭破了皮露出一丝丝的小红肉看得她自己都心疼不已

她非常严肃地请教大厨哥哥这算不算是共伤有没公费医疗或保险顺便博取一下同情希望他改变一下授课方式不要摆着“师父”的嘴脸残忍的虐待她结果大厨哥哥二话不说秀出自己那双伤痕累累老茧边布的粗手她看得触目惊心张大了嘴巴看着对比一下还能称得上细皮嫩肉的爪子这才明白给自家男朋友作饭和给皇帝作饭的本质区别也顺便开始检讨过去那些年给他做过的完全搬不上台面的菜单顺便想起他总是一边看折子一边用筷子挑饭粒的模样对于她抛来的菜毫无概念地照单全收…

退堂鼓在她肚子里打得“咚咚”作响其实也没谁期待她有啥惊人表现看雍正大人丢给她的菜单就知道她其实也没必要和自己骨气过不去本来就是后门户加人质她就偷懒一下放松一下应该也不会有人特意跳出来鄙视她哦…

她有些心虚地抓了抓脑袋抬起脚准备溜出厨房走出这个围困了女人几个世纪的罪恶深重的地方准备摘了围裙去寻找新女性的定位却听见几个小太监交头接耳地往厨房里走她没在意正准备趁着大厨师父不注意将逃课行为坚持到底…

“……廉亲王那事知道吗?”

“恩听说了现下各个宫里传得沸沸扬扬的听说龙颜大怒这刻正在太庙前跪着呢.”

“真的假的?好歹是亲王就为更衣帐房的油气味儿?”

“新建的房难免漆味重些啊.”

“谁知道呢这皇亲国戚的脑袋比咱们还摇晃.”

“嘘…”一个小太监看着突然停下脚步的某人对旁边的同伴做了禁声手势只是同她点了个头算是打过招呼拎着食盒就往厨房里钻…

“那是谁?”另一个不懂事的小太监悄声问到.

“新上任的御厨呗.”

“怎么是个女的!”

“这宫里头哪有啥男女只有皇上说是或不是.”

她咬了咬唇角把视线调高了些几乎仰着脑袋深呼吸了一口走出厨房才感觉到的冷空气破了皮的手因为她下意识地用力扯出一丝丝绵绵的疼好一阵子吸了吸鼻子垂下脑袋转过身子一步步走回厨房杵在正在四下找她的大厨哥哥面前…

“今天能不能多教我几个菜色?”

“呃?”

“我知道我蛮笨的又没什么天分还总想着逃课动不动就装手疼肚子疼浑身疼来蒙哄过关一副朽木不可雕的德行但是这一次我一定好好学我真的会好好学…真的…”——

天色开始暗下来一阵傍晚的冷风扬起太庙前的广场上的细微尘土身上的朝服被风拉出轻轻的”沙沙”声太庙的影子从他的左边移到右边这一刻只剩下一层淡得让人看不清薄影膝盖砸在地上几个时辰了他没算也懒得算没去瞥身后一众同他一块被罚跪的官员只是淡淡地看着不远处所谓”油气熏蒸”的更衣帐房只是淡漠地勾着唇角直到一声食盒落地的声音敲进他的耳朵才让他微微侧了目…

那是一双被油污沾染得有些班驳的布鞋加之狂奔过后的尘土落在他的视线里实在有些刺眼他没抬头只是淡淡地瞅着那双布鞋杵在那儿半天没有动静只是从头顶上传来有些抽搐地急喘的呼吸一阵一阵地略过他的耳边…

兴许是稳住呼吸又或者连她都需要调整心境来接受眼前的事实忽略过身后的官员扬起来若有似无的议论声眼下的静默却让人觉得有些吵耳…

“吃饭了.”

三个字的开场白忽略掉此刻的场景身后的非议甚至连他云淡风轻地移开视线都被她忽略掉她才懒得理他视若无睹的态度一蹲身揭开了食盒径自张罗着因为一通乱跑弄撒了一些的菜操起筷子端起饭碗也不待他抬手一股脑地塞到他眼前…

他抿了抿唇角终究不一言没有责怪她扎眼地跑来没有解释现下的落寂只是把眉头微微一皱…

她的筷子没有收回去一手垫在下方怕油污弄脏了他的朝服在他的面前顿了半响却见他始终不讲那张她朝思慕想的漂亮脸蛋转过来给她看…

吸下一口他周围的空气泛住淡淡的酸涩她张了张唇声音不大却足够飘进他的耳朵里:“……九爷不会有事……”

“……”

“我也不会有事…”

“……”

“但是你要是不吃饭我就会很有事…”

“……”

他微微一怔随即抬了抬眼却见她别着嘴巴蹲在一边一副可怜兮兮的模样似乎不太满意他压得过沉的保护欲她简简单单地撕开了他的隐忍为了避嫌老九走的那一天他特意拖到黄昏才离宫为了避嫌他视若无睹地经过她面前还准备把这份视若无睹扬光大…

宫里没有偶然这是他打小便明白的道理看着站在一边的太监也不阻拦她只是任由她夹起一筷子的菜往他面前塞他又怎会料想不到这后头的用意他不能因为这家伙的一句话就溃不成军他不能因为这家伙好似很委屈的模样就放下身段他不能因为这家伙杵在这儿就露出破绽…

她的手始终僵在半空中那冒着的热气淡淡地飘去直到最后也没有被塞进他的口里她咬了咬唇角收回筷子只得将菜不爽地丢回盘子里嘴里碎碎念着某王爷自从升了官后变得越小气别扭不可爱准备静坐在他身边一起绝食抗议封建阶级制度却见他稍稍地弯了身将手伸向搁在食盒的角落里的茶杯手指习惯性地在杯沿摩挲一番擦去已经冷却的水珠子再端起杯子收回自己面前…

他不看她只是打开杯盖看着里头已经凉却的茶水拉起一抹浅笑看来她真的是想来讨好他的还以为一开杯又会是一杯无色无味的白开水呢淡淡地压下一口茶一抹入口即感的甜霸占了他的味蕾浸进他的肺腑里一声细微的轻叹从他胸口溢出来他听得到那几乎是满足的声调…

“好喝吧?”她问得有些兴致勃勃却见他不置可否地挑了挑眉头抽*动了一下嘴角这才想起自己为了帮他补充卡路里撒了一大把糖进去估计这回儿他的舌头正在向她深刻抗议非常想把她按在地上一顿狠拍…

她也不介意他不理她就这么一搭一搭地同他说话一昼夜说快不快说慢不慢他始终跪着视线没朝她看来她有点厚颜无耻地坐在一边不时地制造点噪音每当他身后年岁不小的官员倒下去被抬回去她就更加调起嗓子来同他说话到最后无话可说她就背菜谱给他听那些全是大厨哥哥让她背的她曾经嫌那些麻烦却不想现下成了好话题…

背到最后口干舌燥背到最后昏昏欲睡她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趴在地上睡着了等到迷迷糊糊有点意识的时候只觉得自己随着某个脚步慢慢往向前移一深一浅的有些缓有些沉她眼角湿漉漉的好象做了个蛮恐怖的梦脸贴着某个暖暖的背脊传来的心跳声是她喜欢得那一型的伸手一摸触手可及的是熟悉的朝服的丝绸布料偶尔踉跄一下让她的脸在那冰凉的丝绸上带起一阵摩擦她的眼皮子还是沉隐约觉得天边微微地透着亮…

“唔…”她被那光刺得睁不开眼“…我做了一个好恐怖的梦…”

“……”

“师傅叫我把刚刚背的菜谱全部做出来…然后吃光否则就把我丢到油里炸…我使劲往嘴巴里塞但是都好难吃…又咸又苦还涩涩的…”她抬手抚过那片被她弄得湿漉漉的朝服…

“……”

“还好是做梦……”

“……”

“我是不是好努力…没给你丢人吧?”

他忽然停下脚步静默了好一阵子并没转头看向她…

就在她快要重新闭上眼睛的一瞬才听见那把悠扬且熟悉的声音略带低沉地砸出一个再肯定不过的字眼:“………恩…”

她微微一笑觉得头重脚轻脸贴上朝服的那片丝凉眼前的刺眼的光亮不见了只剩下一片黑她果然不是熬夜的材料…

等她的意识清醒还没来得及研究昨儿个是谁把自己丢上床塌的却突然现现在时刻已是日上三竿意识到自己翘了皇帝的班顿时睡意全无一身冷汗一骨碌滚下床铺胡乱地漱了口擦了把脸就往外跑…

门一开却见高公公站在门外她一窒张口就开始摆出自己用过n次且无往不利的不借口女人每个月的那几天嘛…全世界都该体谅的包括第三类人种…

“姑娘可是醒了?”高公公不等她张嘴胡诌率先开了口…

“醒醒醒了…我我现在就去厨房!”她看着完全没有拐着弯骂人意思的高公公浑身一抖踩着步子就要跑……再不醒明天的太阳大概就要把她列为拒绝往来用户了……想她好歹也是关系户一点特权都没有也就算了还老是被盯死死的一被抓包立刻就…

“姑娘这刻不必去厨房了.”

“……”不用去厨房是什么意思…难道说要她转几个弯过几个宫门直奔午门?

“圣上宣姑娘去见驾.”高公公稳稳地说着随即手一扬丢出一个”请”字…

“……”

那一瞬间她才觉得那个牵着弘晖手的四爷那个抢过她蛋炒饭的四爷那个同他们一起看过烟火的四爷如今已是皇上了和康熙大人一样所以他身边的人说着和康熙大人身边的侍卫哥哥一样的”请”字他们永远是提溜着人脑袋“请”人的……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