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部:几处闲愁惹春忧 第八十五章 扫墓

站在养心殿前的台阶下她犹豫了片刻这地方倒是不陌生好几次送膳食走到这儿却一次也没踏上去过这回儿却被得被赶鸭子上架每走一步都有点晕旋这大概就是传说中”平步青云”的快感…

扶摇直上她终于攀上了有些人一辈子都站不到的位置皇帝大人跟前垂着朝不保夕的脑袋不敢抬头看那身着龙袍伏案疾书并没在意她这个多余人口的身影倒是小心翼翼地瞥了一眼站在偏厅门口非常不够义气放任她一人面对皇帝大人的高公公还好她多少是个见过世面的家伙见皇帝也不是一回两回否则还不被这等阵仗吓得哭爹喊娘…

正准备先来行个虔诚膜拜的跪拜大礼博取皇上大人的同情顺便显示自己见过的世面毕竟礼多人不怪嘛膝盖一弯正要往地上砸…微微抬了眼却见面前的人根本没有瞅她一眼只是手轻抬蘸过朱砂墨不轻不重地动着腕子批着一本本奏折搁在桌边的茶杯挑开了盖斜靠在杯沿已冒不出一丝热气现在出声打断人家皇帝处理国家大事好象很祸国殃民的样子她不是倾国红颜那块料还是先站一边候着吧…

心里合计过后正要缩到一边去呆却听见毛笔搁上笔架的声音她立刻并拢膝盖准备跪下去却见一只手掌摊在她的面前她一愣下意识地往后退了一大步冰凉凉的声音刺进她的耳朵…

“玉佩.”

“……”她一怔顿时从头麻到脚盯着那只伸到她面前要向她索回承诺的手并不容她推拒…大概昨天动用雍正大人的面子拿着玉佩闯太庙的举动太英勇了被可歌可泣地在他面前传诵了一番以后雍正大人终于决定没收她拿着鸡毛当令箭的工具…

她咬了咬下唇抬起手伸进裤袋里碰触到那块好几次让她绝处逢生的玉佩并没想过有朝一日要交归国库没收财产她以为那是在弘晖面前的承诺所以她可以稍微肆无忌惮些哪知道还是踩过了属于皇帝的那一根底线皇帝果然是另一种生物……

还带着暖暖的温度她将玉佩从口袋里拖出来在衣角边蹭了蹭缓缓地抬起手搁在那伸向她的掌心里并不敢触碰属于皇帝的温度迅把手抽了回来垂在裤边…

他并未将手收回去径自任由那块玉佩安静地躺在自己手心里端详一阵半饷才再次出声音:”你可知朕为何宣你进宫?”

“……”

他见她不回话也不多说径自将玉佩收回系在腰间她看着那片承载不少记忆的东西就这样轻飘飘地挂在皇帝的龙袍上毫不相配格格不入的样子…

“高无庸.”他绕过她轻唤了一直候在偏厅的高公公…

“奴才在.”

“车可备好了?”

“回万岁的话一切准备妥当随时可上路.”

“起驾.”

“喳.起驾黄花山.”高公公吩咐着站着门外的侍卫…

她被惊了一下猛得转过身去盯着那身着龙袍的背影黄…黄花山那是个她一点都不陌生的名字相当初她在四爷府转悠了好一阵套了好几次近乎才打探到那个睡着的娃娃如今睡在何处黄花山那片皇家陵墓是一个就算她把脑袋放托盘子里送去午门也不容易混进去的地方她抿了抿唇角抽了抽有些酸的鼻子如果是这样她是不是可以认为她猜错了雍正大人不是为了蛋炒饭才抓她进宫汀兰也猜错了雍正大人不是为了什么人质才抓她进宫…

他只是好忙不知道何时有空能带她去见一眼那个小娃娃如今睡着的地方他只是准备寻着空准备带着她去见他一面他还是弘晖的阿玛也还是那个会说冷笑话的四爷…

“他…会不会怪我这么久才去瞧他…”她颤着唇角想扯起一个若无其事的笑却现眼眶的酸涩禁不起她乱动脸部表情只得抬起脸却见面前的大人抽*动了一下嘴角提起一抹浅而易逝的笑幽幽地开了口…

“怕是难说那娃娃被宠坏了闹起脾气来倔的厉害.”

她不知道是不是错觉只觉得似乎一提起弘晖连雍正大人身边的冷空气都不再冻人了…

颠簸许久马车辗转驶进那片皇家园陵她规矩地缩在马车的角落里看着在车上也没停下浏览奏折的雍正大人他并没带多少侍从只是低调地从宫里溜了出来就如同是来看看儿子的阿玛一般虽然他还兼职当皇帝…

马车一停她立刻撩帘蹦下车几个弯身前来接驾的太监似乎没料到先跳下车的是她这个家伙着实吓了一大跳一屁股坐在了地上她也顾不上扶人家一把径自地四下张望着只是见到一条蜿蜒的石路往深处蔓延…她垫起脚来也看不到尽头只得又回到车边看着他踩着一个太监的背下了车手往身后一负并不去看跪了一地的奴才…

“你们都呆在这不须跟进去.”

“喳.”

说罢便迈开步子踏上那条石路她急忙甩着袖子厚颜无耻地跟了上去因为急切几乎带着点小跑跟在那走得不急不缓的皇帝大人身后十几分钟后小跑变成了走再十几分钟后走变成了挪动那条路仿佛没有尽头看着前头的皇帝大人走得天不红气不喘她躲在后头咕哝早提醒她一声这条路很长让她做一下心理准备会怎样像这样让她一开始就把体力透支完毕然后再告诉她不好意思这是马拉松来的完全打击人于无形之中嘛…弘晖他阿玛整人的本性还是没变…

“呃…”她看着依旧径自往前走的皇帝大人觉得还是有必要确认一下”…那个…我能不能问一下大概还有多久?”

“不远了.”

“……”这句话怎么听着有点耳熟…

她卷起了袖子擦了一把额头上的汗深呼吸了一口爆了最后的威力提了脚往前跑去她就不信这陵园能大到这么无耻大不了她就走上一天晚上窝在草丛里睡一觉明天继续长征!

革命斗志之火刚刚点燃却见皇帝大人立在不远处不再往前走她没放慢度终于爬到了皇帝大人跟前看着他只是幽幽地看着还有些距离的前方她有些狐疑地顺着他的视线望去…

那是一个不算气派但做工精巧的坟冢隆起的土包包上还依稀看见几颗调皮的绿草在边角处冒出头来还没看清楚石碑上的字迹胸口就被扎实地撞了一下那不是心脏漏跳一拍的感觉而是沉闷得将心脉放到最慢的跳动每一下都让她拉起一些久远的疼…

一阵凉风迎面挂来她揪住了脖口的锁片感觉有些微微的烫人更加矫情地听到小娃娃那把清脆的童音他说她是纸老虎敲诈她的钱包他帮她带宫里的点心帮她撒娇解围帮她牵红线带着小娃娃大闹九爷府陪她看烟火她的脖口似乎还残留小娃娃热乎乎的呼吸声他趴在她背上的重量她所有快乐的记忆里随便抓一把也满是他的影子然后他被她藏在记忆的糖罐子里只敢在特别的日子里才拿出来温习和奖励自己属于他的那抹甜干净透彻纯粹彻底尝过后再吃什么都会变成苦味又苦又涩又酸…

有些回忆就真的如同拍摄电视的手法一回想起来自动的在脑子里抹上一层老旧的黄色越是开心越是黄越是黄越是泛酸…

“跑了这么远还有力气哭?倒是厉害.”一阵略微调侃的声音从她的身边扬起来…

她哭得着实有些没骨气也彻底浪费了这位大人带她绕远路的好意天都晓得她肯定是要哭的就让她放任自流彻底没出息就好了干吗还拐弯抹角的马拉松过以后再流眼泪简直让人虚脱他根本是好心办坏事…

“我…可以靠近些吗?”她指了指那坟冢一开口才现自己的声音哑得够呛…

“去吧.”

她立刻得了像得了特赦的逃命犯撒开腿往那坟冢跑去完全没有了刚才的疲惫直到杵在小娃娃坟前才软了脚蹲下身子喉咙因为又哭又跑窜起一抹腥甜唇角干涩地让粗气呼出来那之后是多久了她有多久没这样撒开脚来跑了似乎他不在了她也不需要被他追得四下逃窜了骨头一懒好难得运动一下都浑身酸痛…

“你不能怪我我不是不来看你的这个地方没有后门进不来我每年捎给你的东西你都收到了吧?也不知道你是不是该变成不喜欢吃零食的大娃娃了我还是很没建设性地送零食给你不过你大概就这德行了都没见过你这么爱吃零食的男娃娃…”

她顿了顿准确地说是又哭上了一阵似乎又想起什么来又张开了口…

“我告诉你哦卖棉花糖的小贩哥哥已经不做了他现在娶了娘子把摊子收了回乡下去种田了所以你别抱怨棉花糖不是你喜欢吃的那一家还有原来跟着你到处跑的娃娃都长得老高了他们到现在都不知道你是谁你这个坏娃娃你刚不在的时候他们每次瞧见我就问老大去哪里了害我每次都躲起来哭一次…你小小年纪学什么不好学人家微服出巡…”

她爬起身想伸手去摸那冰冷冷的石碑手刚伸出去却见几只糖葫芦和棉花糖被搁在油纸包里放在一边的角落她有些狐疑地皱了皱眉头她今年一直呆在宫里头根本没有请四爷捎带这些玩意来她转身去瞧一直站在身后的雍正大人却见他似乎也刚瞧见这些玩意…

他斜视了一眼离坟冢不远因为看见皇帝大人便远远站着的管事太监微微颔示意他过来…

“谁人送来的?”

“回万岁的话是…是八王爷寻人给捎来的…说是…”

“说什么?”

“…说是往日送零食来的人恐怕抽不来身他来代劳…奴才以为是…是万岁您…”

“……你且下去吧.”

“喳!”

她看着面前的零食扯出一抹轻笑弘晖他家八叔是不是好够意思知道她不能张罗他的零食就帮她买了好些东西给他送来跟她默契度1oo%他知道每年她都要为小娃娃准备零食他知道只有这件事她非要用自己的工钱买他知道只有这件事她做起来总是有些落寂他更知道不在她面前刻意提起来如今他又知道她出不了宫廷买不上零食所以只好由他代劳她敢肯定他是用她藏在他衣柜里的自己的私房钱帮她买的零食…

她还记得昨天夜里他跪得可怜兮兮的膝盖她趴在他背上他一浅一深的步子他只肯给她的一个音节她知道他在撑为九爷为十四为她为好多人在撑…

“…四爷…”她垂下头叫出一个该被砍脑袋的称呼但是在她的概念里四爷会比雍正大人好沟通的多…

“……”面前的人只是侧了侧目并没有出声打断她的称呼…

“能不能……”

“不能.”这声打断来得突然似乎一刻也不能多等即使在小娃娃的幕前…

她一怔愕然地看着面前硬声截断她的话的皇帝哽下来的话卡在喉咙里刺痛得厉害…

“朕坐得天下须是稳稳当当朕不许有丝毫微词.”

“……”她皱着眉头听不真切…

“他是否曾同你提过先皇过世前一天密招他的事?”那声音失了先前提到小娃娃的柔和一板一眼绷直了每一根声音的线条…

她张了张唇完全听不明白他说的密招是什么意思…康熙大人过世那阵子她根本见不着他的人只隐约记得有一天晚上他回来的好晚她已经睡下他却把她从床上闹起来一只冰凉的嫩手坏心眼地往她衣服里爬冻得她一阵乱抖从床上爬起来还没坐稳身子就被他抓着她的脑袋往他胸口塞唇角挂着好轻松的笑意她睡得迷迷糊糊地他身上风雪的味道让她把鼻子皱地死紧头搁在他肩头上胡乱地蹭了蹭擦了一把快要流下来的口水迷蒙地听见他低低一笑说了一句:”我果然是太没出息了.”

她当时咕哝了一句:”恩好有前途继续扬广大争取过我阿门.”歪过头继续睡得畅美第二天醒来翻一个身没抱到她的佳人只觉得被塌还透着微微的暖她从没想过那天是他见过什么人后的反应…

康熙大人?对他说了什么吗?才让雍正大人这么在意…

“你知晓?”冰凉的声调又响了起来让她的心着实一惊…

她使劲地摇了摇头即使这样毫无说服力…

“……”他沉默了一阵凉凉地转过身朝她斜视了一眼”既然如此你便呆在这儿吧宫里规矩甚多你似乎也没有遵守的意思朕也不愿再听着你又捅任何篓子.”说罢他再瞅了瞅小娃娃的坟冢皱了皱眉头看着把脑袋低得越下垂的她终是垮开了步子往来时的路上走去…

“……”她看着那块挂在雍正大人腰间的玉佩这才知道他收回去的用意她是想换一个地方押解她也不想她再到处乱跑给他惹是生非了吧…

她微微瞥了一眼弘晖的墓咬了咬唇即便是弘晖也该是第一次瞧见他阿玛如此冷冰冰的样子吧…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