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部:几处闲愁惹春忧 第八十七章 尾声

话说某贴**正式脱离与皇帝这种高等生物的交集后躲在春桃家的被窝里惶惶不可终日好一阵却始终没有听到任何消息越来越觉得不对劲于是带上一个完全不适合自己用的大斗笠鬼鬼祟祟地杵在北京外城某一专门张榜贴告示的布告栏前微微抬起了把自己的脑袋完全罩住的斗笠仔细在上面搜寻着自己”成何体统有伤风化”的大名…

结果左边贴的乱整齐严肃的通缉令被她扫完了现上面全是英雄一级的华丽的人物什么脸上疤痕累累作案手法令人指的江洋大盗啦什么富态万千的贪官污吏啦什么反清复明犯上作乱的帅气大侠啦完全没有她这一贴逃跑都吓得屁滚尿流的夏**的一席之地…

其实大家都是和皇帝过不去好歹看在她的名字比较惊世骇俗一点也把她的通缉令贴在显眼点的位置嘛虽然她这个人做事一向低调但是她的名字好歹也有警示世人名字不要乱取会误人一生的好处在啊…切…

左边一排英雄榜她沾不上边好吧她承认她的知名度是不太高啦那她看右边这排贴得乱七八糟横贴竖贴就是不禁止张贴的布告栏好了…

她将斗笠再抬高了一些把脸贴进了那贴得毫无美感可言的布告栏现上面全是一群鸡鸣狗盗调戏妇女贩卖人口逼良为娼的犯罪嫌疑人比她还没有存在感靠…这是谁啊竟然还把治花柳病的广告也贴到上面去了阿门…这里还有一张新开的妓院的广告宣传单太强大了吧把生意都做到布告栏上了不过想想也是这没电视没广告牌的大概也就这人气高点了呸呸呸现在不是称赞别人有生意头脑的时候而是她夏春耀的大名在哪里啊?连花柳病都上榜了没道理她这个公然违抗皇帝大人无期徒刑命令的人会毫无立足之地吧?虽然她没有那位大盗哥哥凶神恶煞也没有那个高官大人的满肚肥油更没有那位反清复明的哥哥伟大的民族主义爱国主义牺牲自我主义提高自己指名度主义的高尚道德但是也不至于沦落到完全没有人鸟她的地步吧?

太失败了亏她还整出个自以为飘逸不已的逃犯造型还戴个p斗笠!

一把抓下头顶那个比她脑袋还沉重的斗笠她让那张良民像的脸暴露在光天化日之下再看了一眼那歧视她的布告栏对着那两个嘴角抽搐不已的兵哥哥摆出一副”时不与我”的表情踏着沉重的步子”失望”地离开了人群只听见身后传来两位严重迷茫的兵哥哥互相对话的声音…

“……今天要被问斩的人是她亲戚么?”

“……大概是吧瞧她天天戴着个斗笠还挂着个黑布挡着脸看了好几天了大概今天终于出来了要被砍了这才一脸难过…”

“今天被斩的是谁啊?”

“听说是个采花大盗糟蹋了好几家姑娘了…先奸后杀令人指!”

“……家门不幸啊…”

nnd先奸后杀的采花大盗都比她有名干脆她去找个人先杀后奸保证那个先奸后杀的立刻靠边站对她俯手称臣她就稳居通缉排行榜第一名了看谁怕谁啊哈哈哈…

哼你敢试试看…

一把熟悉又凉凉的声音传到她脑子里让她浑身一抖她绝对是相思成灾想人想疯了走在路上还能幻听最变态的就是还挑自己在思想上红杏出墙的时候阿门她真是越来越找抽了…

她裹进了身上的白裘那裘毛还是弄得她脖口微微地痒她一边挠着脖子一边做着历史性的总结…

总之她夏春耀是没有当通缉犯享受刺激生活的命了于是她只好恢复到市井小民的生活把先前准备毁容整容的道具一并踢进了垃圾筒开始对着春桃研究所谓清朝女人的婚后生活春桃的男人经常在外头做生意老是神龙见不见尾她对此人能够忍受春桃这样的女人这么多年产生了极其崇拜的景仰心理却被春桃冷冷地回了一句:”说到’忍受’这点比不上你家男人也没人比得上你家男人那才是男人中的典范男人中的极品男人中的男人.”

“……你是在夸他还是在骂我…”

“不怪你他自找的.”

“……我觉得你还是骂我…”

事实证明春桃就是在鄙视她不过也着实不能怪她她春桃一个从小靠绣线女红吃饭的家伙天天绣啊绣外加显示她修身养性的女人味是无可厚非的事吧可是她夏**就不同了记得有一次她为了显示她还是个够资格的雌性动物硬是从春桃那里掰了几根针去自家男朋友面前显摆还非常有目的性地硬要坐在人家身边绣啊绣…

当时他拿着一本书什么天文什么像的正坐在凉亭里翻的起劲看着她捧自己的衣服非挤到自己面前来也不言语只是等他一本书看完了她也彻底放弃了所谓雌性动物的基本原则趴在人家的腿上睡得口水横流等她醒来看着他正拿着自己衣服上被她绣上去的那坨黑球冷笑…

“…没想到你也对天文有兴趣…”

“啊?啥天文?”

“日全食.”

“……”

自从受到残酷的打击她把那件日全食的压在箱底顺便誓再也不搞天文研究还好只绣了一个黑球要是下次心血来潮绣了个太阳系给他那就太华丽了…

所以说她放弃家庭妇女的职业好多年了现在来鄙视她没女人味也已经病入膏肓徒劳无功了她的形象早就定型了嘛他都不嫌弃她了她干吗给自己找麻烦她嘟着嘴巴决定放弃姐妹情意陪春桃在家里霉顺便开拓自己的视野去找份工来打打顺便赚点私房钱她是不期待能从春桃的受板心里拿到自己的零嘴钱还是自力更生艰苦创业吧反正都没人通缉她了这就说明她还是先进合法的公民嘛!

她拿着自己的履历表四处乱闯饭庄询问要不要厨子好几个掌柜抱着性别歧视看都不看她一眼就把她一脚踢出大门只有一个女掌柜抱着平衡心理问了她几个问题对她进行了初步面试…

“做过厨子么?”

“做过做过!”她头点得非常没有尊严…

“在哪家饭庄做过?”

“皇宫呀.”这个经验值可以加分到死了吧.

“……你莫非做过御厨?哼.”

“是啊是啊!”呃…那声冷哼是什么意思…

“……你最拿手的菜是啥?”

“蛋炒饭!”

“……好了大门在那你可以滚蛋了.”

“……”为什么没有人相信她这货真价实的工作经验当初真应该找雍正大人签一份在职证明至少证明她是个从不说假话的老实人…

原来清朝的就业趋势也这么紧张阿门看来她还要当好长一段时间的待业一族没有经济来源的人生好凄惨为了找工作她决定不择手段在下一家面试的时候把她早年的”美女脱衣”秀出来博取好感分主意打定她转身就往下一家酒楼跑等站定才现这条街上唯一一家她还没有染指过的饭庄竟是她长期谈恋爱的御用场所被她几次视而不见地走过路过了好几次…

她打一开始就抱着绝对不在这家铺子打工的强烈信念在这种相思成灾的地方打工实在是太造孽了可是…眼下好象只能退而求其次了…

她抱着绝对会被退货的心理跨进这家她长期消费的饭庄挪着步子靠近那个她的佳人每次潇洒付帐的柜台用非常憋屈的声音询问到:”…呃…我说你们这儿缺厨子么…”

“恩…恩…”那掌柜没抬头随便应了声使劲地打着算盘似乎数学严重不好打了好几次都弄错算盘珠子…

“……三下五除二…你拨错珠子了.”她抽搐了一下嘴角出声提醒那位对珠算有着极高热情却明显不够天赋的掌柜…

“三下五除二吗?不对吧?”他一边说着一边从柜台里抽出一本珠算大全一阵狂翻…

“……”阿门这种人也能当掌柜是哪个白痴雇他当掌柜的啊这家店的老板太强大了她记得当初他们来这家店光顾的时候是个精明的掌柜啊果然是物是人非事过境迁啊不过这种人都能当掌柜了为什么她还推销不出去”…呃…掌柜…我那个…”

“你是女的么?”他一边打着算盘珠子显然没时间理会她…

“…是是啊.”又搞性别歧视Tnnd…

“恩那我这儿就收了.”那掌柜一边说着一边抬起脑袋来…

“唉?小二!!”阿门这不是那个天天鄙视她脚踩两条船外加八卦不已的跑堂小二吗?

“唉?怎么是你!!”显然店小二完全不知道自己收了个啥货色”喂我如今已经是掌柜了别再小二小二的叫!”小二不满地扬了扬眉头显然对自己阶级地位的提高很是满意…

她斜视了一眼那摞摊在桌子上的烂帐一堆对他阶级地位的提高报着高度怀疑态度却听见小二小声的咕哝了一句:”原来他说的那个人是你啊?”

“唉?”她完全不明白地眨了眨眼却立刻被小二打了马虎眼过去告诉她明天来上班就好她狐疑了好一阵决定先不答应小二的要求虽然看在多年的消费者和服务生情意上她是不该怀疑人家的可是防人之心不可无而且瞧瞧他那不上台面的应征条件”你是女的么?”

阿门她誓她嗅到了阴谋诡计的味道一回屋她就跑去春桃房间做社会咨询却见春桃听完她的陈诉后非常了然于心地飞出一句:”那人说话根本不算数越来越过分了!”

“啊?”她听漏了哪个环节吗?虽然她最近很想念天书的味道但是也没必要由自家好友来给她解相思之苦吧她性向正常到诡异耶…

春桃凉凉地看了一眼完全不明白状况的某人想起几个月前被一个穿的黑呼呼满口”卑职”的家伙”请”去见了一下他家的主子她当时皱着眉头直到看着某个坐在石椅上悠闲喝茶的月亮正主才顿然反应过来…

“八爷吉祥.”她请安的姿势比某人那是好太多太多了.

那人并不言语搁下了茶杯只是浅然一笑慢条斯理地抽出几张银票搁在石桌上推到她的面前一瞬间把她砸得没了立场只能等着他差遣…

“帮我窝藏一个逃犯.”他说得轻飘飘的仿佛是在问她有没吃过午饭…

她愣了愣再看了一眼已经被她扣得死紧的银票顿时觉得钱果然不是那么好赚这人也真够狠先二话不说把她的身板子给砸软了再上演”拿人钱财替人消灾”的老戏码她这正忿忿不平只见他已然撩袍起身跨着方步准备飘然而去.

“八爷!”她一边把银票踹进怀里叫住了那正要离开的人只见他微微顿步并不回身只是微微侧目”有句话奴婢还是得提醒你.”

他旋过身扬了扬手示意她说.

“你再这样惯她她就彻底不知道天高地厚了!”

“……”他怔了怔扬起了嘴角淡淡地回了一句”我明白了岳母大人.”

竟然叫她岳母大人她才不要给那个傻帽儿当娘呢她家的娃娃各顶个的聪明抓周那会儿全是奔着元宝去的才不会变种出那么个傻不愣登的东西…她要是那家伙的娘也非得好好调教她一番免得嫁出去给她丢人现眼祸害他人!

“你干吗这样愤怒地看着我?”某人完全不解春桃那张千变万化的脸…

春桃深叹了一口气对于那人说话不算数的行为彻底没了辙举起手使劲地戳着某人的脑袋忿忿地说到:“你啊要是有一天死了不是饿死不是被人打死不是病死肯定是被人活活宠死的!”

“唉?”她又是听漏了哪个环节吗?

于是夏春耀在春桃鄙视的眼光下开始了她职业女性的生涯每天忙碌了起来因为某小二对珠算迟钝到了一定的程度她又经常被厨房里的大厨门嫌弃所以大部分时间她都窝在柜台帮他算那摊烂帐把在自己娘家学来的看帐技术秀了出来而某小二又酷爱他的跑堂职业老是客人一进来他就立刻条件反射跑去端茶倒水等忙完了才愕然反应过来自己是掌柜不再是小跑堂然后又郁闷地站在一边抽自己嘴巴骂自己不争气…

搞到最后厨房里还是大厨的天下她霸占了柜台某小二则继续端茶倒水并且任命地现他对跑堂事业的高度热爱各归各位…

忙碌的时候她算盘打得劈啪响忙着帮每个人算帐她算错过帐赔过银子和无理取闹的客人吵过架当然最后被小二按着脑袋和人家赔礼道歉只是每当小二问她那位漂亮公子啥时候回来她就不再噼里啪啦地讲话只是灰溜溜地端着一杯白开水坐到窗边的座位摆出一副为伊消得人憔悴的恶心模样直接导致进店的客人数量大幅度下降…为了店里的生计小二掌握了某人的习性不再询问漂亮公子的行踪…

雍正二年的一天她请了假没去上班因为她的驴子寿终正寝了春桃说以驴子的寿命说它是长寿驴了要知足她点点头煞有其事地说到她也算养了一头驴寿星想起它临走时那副老态龙钟的模样老是窝在厮厩里也不动弹给它东西也不吃想起第一次见到它时它还在人生路上迷茫兮兮的模样想起它驮着她半步也不挪地站在雨里让她琳个湿漉漉想起它载着她跑了老远去追男人什么时候她该问问他他当初是怎么相中这条乱有前途的驴的把它埋掉的时候她竖了一块简单的木牌上面用她蹩脚的字写到:”夏春耀坐骑之墓”.

然后她蹲在地上抱着膝盖放肆哭春桃没有安慰她默默地走开了让她更加找到一个好借口流眼泪她的声音抽抽搭搭的不明白为了什么其实她没有那么难过的再看到那头笨驴的时候春桃就同她说大概熬不过那个冬天了所以它认不出她来走到哪里都是傻呼呼的搞不清楚状况她把心理准备做得足足的哪知道这头驴太争气了不仅一口气活过了冬天还矛足了劲非要刷新一下驴子的寿命记录这才安然闭眼离去所以她其实没有那么难过但是许久没有飚出来的眼泪完全开了闸门似地争着帮她洗眼睛…

属于他的消息或远或近地掠过她的耳边她听到没哭偶尔打喷嚏的时候她吸了吸鼻子没哭就连他生日那天她做了一个大的蛋糕吃到撑死还是没哭她以为自己快要无坚不摧了她真的这样以为哪晓得…

“我恨你最后还要破坏我的坚强形象!”她懊恼地对着那个墓碑咕哝着…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