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晋阳风云 第一卷 第二十二章茶道

第一卷第二十二章茶道第二日,知府衙门告示。

晋阳张家张银生,与李家李钒锡,李殷泉父子,夜抢赵家,谋财害命,其罪当诛,圣上思及此前为晋阳做过诸多贡献,赈济难民,有功,但主犯罪不容恕,配桂州,其后终身不得入朝为官,抄没家财,作为赈济灾民之用。

张汉东心里有些罪恶感,自从出来知府衙门,脸上一直未曾有过笑颜。

兰兰看着张汉东,柔声说道“东哥,不必伤心,牺牲少数人的利益,换来大多数人的存活,况且,这李张两家,若不是贪图东哥的好处,又怎么会落到这般天地,正所谓自作孽不可活,东哥不比太放在心上。”

“东哥自然知道,只是,此次,为太子和岳大人,做了棋子,心里实在不爽。”张汉东摇了摇头,心里老大不是滋味。

“人在屋檐下,谁能不低头,东哥看开些,他们是王公贵族,东哥此次能够幸运逃脱罪责,其实我们应该感到莫大的幸运了。”兰兰笑看着张汉东,微微一笑说道“况且,斧头帮的存在要是没有太子殿下的帮助,以后寸步难行。”

“嗯,我们家兰兰没想到能想到这些,呵呵,兰兰,等下到了家中,东哥想要跟你探讨些问题。”张汉东说了些话儿,心情渐渐开明了。

“什么?”兰兰昂起头问道。

“嗯,就是关于,水龙头的问题。”张汉东*笑道。

兰兰脸上一红,给了张汉东一拳羞怒道“东哥要死啊,怎么这般捉弄兰儿。”

张汉东哈哈大笑。

刚一回到家中,张汉东与兰兰翻云覆雨一番之后,沉沉的睡去,自从开始研究火药的那天开始,张汉东就没有睡过,常人定是没有这般意志。

张汉东自顾在家呼呼大睡。

严方晚间来找张汉东,说是有事相商,被告知张汉东正在睡觉,严方不得已离开。

次日午间,张汉东方才醒来,这一睡,张汉东头脑清醒了很多,回忆这几天的事情,竟然是这般心惊胆跳,现在还有些后怕,若是太子并不想维护他,太的命运就只有死路一条。

张汉东起身洗了洗脸,正外大厅走去,却间门口站着个丫头,不是别人正是香儿。

“东哥,夫人在大厅等你,说是你要是起来,便去找他,说是有事情。”香儿间张汉东出了门来,急忙说道。

“有事么?香儿知道是什么事么?”张汉东不明所以问道。

“香儿不知,昨天夜里,严方打个好像来过。”香儿继续说道。

“哦,应该是严方大哥的事情。香儿,你自己去忙吧,我知道了,这就去找夫人。”

张汉东来到大厅,兰兰果然在这里等他。

“我们家兰兰宝贝,有何事找东哥啊?”张汉东人味道,声音却到了。

兰兰一听笑说道“东哥以后莫要这般说话,现在我们家多了些人,丫头家丁的,叫他们听到,多不好意思。”

张汉东哈哈大笑“怕什么,我们自顾说我们的,要是谁敢笑话,我就给他们找个娘子或是相公,让他们天天不得见面,就像那天上的牛郎和织女,呵呵,憋得他们难受。”

兰兰掩嘴一笑,欣然说道“东哥就会这般做坏。要让丫头和家丁们听到了,怕是要说我们张家的老爷是个恶人呢。呵呵”

张汉东打了个哈哈一把搂过兰兰问道“不是说找东哥有事儿么,什么事儿?是不是严大哥来过。”

“嗯,严大哥昨夜来找东哥,东哥正在熟睡,我变让他先回去,待你醒来,我再让你去找他,看似有什么重要的事情,你去问问吧。”兰兰严肃的说道。

“嗯,那我这便去找他,应该是银子的事儿,我之前让梁曾生通知过他,那银子先别动。”张汉东说罢,偷偷的在兰兰的脖子上香了一口,弄的兰兰脸上一阵绯红。

酒坊已经重新营业了,因为张家的酒坊被抄,西街酒坊的生意比原来更火,果酒的销量供不应求,吴宗喜又喜又忧,喜的是生意太好,忧的是酿酒不够。就是越酿越香,可是刚刚出缸的酒几个时辰就没有了,何来陈酿,尽管如此,生意依然火爆。

张汉东来到西街酒坊,找到严方,问起昨天的事情,严方说道“汉东,你一说那钱不能东,我是丝毫没东,给弟兄们的都收了上来,出什么事儿了?”

“没多大事儿,这钱,我们还得还回去,还到知府衙门去。”张汉东叹气道,接着一脸的yd笑容,又说道“不过还多少的事情,就看我们的心情了,毕竟没有人知道,我们到底在赵家搞了多少钱”

严方听闻,心里也是一喜,说道“那汉东,你说该还回去多少、”

张汉东想了想故作严肃而又委屈的说道“诶,毕竟是人家的钱,交出去一万五千两就是了,我们自己留些零花钱便是了,这做人不能太贪心,贪心不足蛇吞象的道理,你是知道的,严大哥就这么办吧,你立马着人把这一万五千两送到知府衙门去,就说我斧头帮丝毫未动。”

严方一时大汗,三万五千两的脏银,还有数不清楚的珠宝,才给人家送回去一个零头,还要大言不惭的说上一番不能太贪心,一个字形容了张汉东。严方非常奇怪的眼神看着张汉东,想笑,但间张汉东得了便宜还这般严肃的样子,却又不敢笑。

“看什么,严大哥我说的有错么?严大哥,快去吧,去回,虽然剩下的银子不多了了,可这庆功会还得开啊,要不然多上弟兄们的心,你说是不是。”

严方彻底无语,嘿嘿两声,便自顾离开,安排事情去了。

张汉东心里大爽,被太子那根瘸子狠狠的阴了一把,现在好,自己也阴他一把,算是赚回来了。张汉东心里偷偷*笑。

张汉东心里正高兴,吴宗喜高兴的跑了出来,见者张汉东哈哈一笑,躬身一礼“鄙人吴宗喜见过斧头帮东哥、”

张汉东大惊“诶呀,吴掌柜,你这是做甚,汉东怎敢受你这般大礼,快些起来,莫要让汉东难堪不是,这么多兄弟都看着呢”张汉东一时有些慌乱。

吴宗喜起身笑道“汉东,你还不知道,现在你可是这晋阳城的名人了,张家酒坊被抄,我们西街酒坊就独此一家,别无分店,呵呵,西街张汉东的名声可是远远的胜过我西街吴宗喜啊,呵呵”

“吴掌柜这不是拿我打趣么,没有你吴掌柜,哪有今天的张汉东。”张汉东面上微微一笑,接着说道“今天,汉东过来,却又是想到了一门新的营生,绝对能跟我们这酒坊有的一拼,而且简单的多。”

吴宗喜惊道“新营生?什么营生?汉东,快些说与我听?”吴宗喜一阵激动,张汉东的啤酒生意,已经让他对张汉东的想法形成了茫然的信任。加上斧头帮这几天做的事,吴宗喜心里对张汉东的看法远远乎了对平常人的看法,张汉东在吴宗锡的眼里,简直就是神。

“茶道。”张汉东见吴宗喜如此激动,也不好意思再继续卖关子。直接说道。

“茶道?汉东,你莫不是说笑吧,你要说这酒,我不如你,可你要说这茶,我倒是想要问问了”吴宗喜本来抱着极大的期望,没想到,张汉东想出来的新营生却是卖茶。

张汉东面色不便,继续笑道“吴掌柜,我大唐可有一日无茶则滞,三日无茶则病,的说法。”

“这是当然”吴宗喜毫不犹豫的说道、“那就对了,也就是说茶就像是我大唐的米饭一样,每日都要吃的,吴掌柜,汉东说的可对。”张汉东继续笑说道。

“这是当然,就连我,每日都要喝好多的茶。”

“嗯,吴掌柜,汉东说的这个茶道,缺不单单指的是茶而以,汉东说的这茶道,可不是寻常人家,煮一锅茶,每日按时喝罢便是,汉东说的茶可是要细细的品。”

张汉东看着吴宗喜若有所思的样子,笑了笑继续说道“这喝茶其实有很多的学问,不同的环境喝同一杯茶,就会喝出不一样的味道来。”

“同一杯茶在不同的环境难道就不是同一杯茶了么?”吴宗喜说道、“这个当然是,只是不同的地方喝茶,就会有不同的意境。这茶也就喝出了不同的味道,比如说,这夜间喝茶,喝的是惬意,一个人找个安静的地方静静的坐下,喝上一杯茶,全身上下都会轻松不少。”张汉东一说起这茶道,顿时来了兴致。

张汉东看了看吴宗喜,继续说道“这要是白日间喝茶,几个朋友聚在一起,喝上一杯茶,吹吹牛,配上这啐啐的喝茶声音,这喝的是热闹,喝的是过瘾。”

“再比如说,这雨天喝茶,寻一个红颜知己,在这湖边泛起一页小舟,两人对坐,不管是这天上落下的雨水,还是这湖中的湖水,即便是这杯中的茶水,也都会生气氤氲,如此,就算没有酒,这人都已经醉了。”

吴宗喜呆呆的看着张汉东,似乎经张汉东这一说,他真的回到了年轻的时候,与那青楼上的某个美眉,这样喝茶来着。

张汉东还正待与他讲些关于泡茶的事情,却间吴宗喜一把拿住张汉东,喜道“汉东莫要说了,这营生做得。”那双眼睛,就好像是见者了一座金矿在自家房子地下那般激动。

张汉东笑道“那即使如此,我们进屋好好谈谈,明日便可一准备,先下手里有的是钱,需要的只是时间而已。”

两人走进酒坊,越过院子,来到里间的屋子,两人坐了下来,张汉东说道“我们这茶道的营生,先要买下一块好地,而且必须是在湖边,我们那茶馆就不比我们这酒坊,必须要意境优雅,环境要清静。”

吴宗喜接过话来说道“这个我自然知道,我知道的,就你那宅子不元的地方便有一个地方,现在正准备盘出去,明日我便让人去问问”

“嗯,还有,我们的茶跟平常人家喝的茶不一样,平常人家的茶是煮出来的,我们的茶是泡出来的,平常人家的茶要加盐,我们这茶却是什么也不加,喝的就是原滋原味。”张汉东继续说道。

吴宗喜却奇怪了“茶不用煮的用泡的?这是个什么道理?”古时候的茶,却是跟现在不一样,现在的茶可以喝,可以不喝,然而那个时候,却不一样,每家每户都要喝茶,每顿都要喝茶。但是这喝茶却没有后世这么讲究,煮出来就喝。

“当然,吴掌柜可能不知,这茶要跑出来才好喝,而且,这泡茶也有很多的就讲究,到时候,我们会慢慢教你。”张汉东说道。

张汉东接下来又说了许多,包括这如何炒茶,如何泡茶,连这如何喝茶都会所了许多、吴宗喜却听得头大,左边耳朵进去,右边耳朵立马就出来,听的一头的浆糊。

张汉东说的差不多了,却见吴宗喜一脸的茫然,摇了摇头心到,这也不怪他,茶道何等的精深,要是真的能够在一早一夕间便理解通透的话,茶道也不会成为中国历史上沉淀数千年的文化精髓。

两人又说了些关于如何筹建这茶馆的事情。

直到夜间的时候,张汉东方才转回家去。

晋阳本就是高祖的老家,到处都是人工湖,楼阁多的去了,张汉东的茶道一开,定然会引起大风波,张汉东心里喜滋滋的,想着日后数钱数到手抽经的时候,张汉东脸上情不自禁的露出讨打的笑容。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