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晋阳风云 第一卷 第二十八章 圣旨到

第一卷第二十八章圣旨到新婚之夜,新房之中一片春色朦胧,新人恩爱了一夜,张汉东筋疲力尽,早间方才沉沉的睡去。

到了正午,张汉东方才醒来,却见岳欣黎正待在窗边梳着头,估计也是刚刚醒来,欣黎一头秀漆黑幽亮,长长地披到香肩上,女人都是这样,过了一夜的人事,便有了少*妇的风韵,张汉东看在眼里,脸上微微一笑“欣黎,昨夜开心么?”

岳欣黎娇躯微微一愣,转过头来,蹬了张汉东一眼说道“东哥就会作弄人家,也不知道兰兰妹妹是怎么被你欺负”说罢,继续转过身去,梳着她的秀。

张汉东起了身来走到岳欣黎身后,看着镜中的岳欣黎,粉红色的小脸蛋二,红润的嘴唇,弯弯的眉毛,高高的鼻梁,实在是太美了,张汉东心里想着,有这样的娇妻,此生无憾了。

张汉东看来会儿,却见那镜中之人噗嗤一笑“东哥这般看着我干嘛,”

张汉东从背后环抱着岳欣黎说道“我们家欣黎可真美,东哥有你,此生无憾了。”

岳欣黎一感动,转过身来搂着张汉东柔声道“欣黎心中想的跟东哥想的是一样的,有东哥,欣黎此生无憾。”

两人搂抱良久,岳欣黎说道“东哥,能为我盘起髻么?”

“恩,好啊。”

张汉东放开欣黎,为她盘起髻,张汉东触摸着岳欣黎的头,指尖滤过她脖子上细嫩的皮肤,问这岳欣黎身上的香味儿,心里又开始躁动起来。反正还早,倒不如做些早*再说。

“欣黎,我们做些早*吧。”张汉东无耻的说道。

“什么早*?”

“恩,,,就是。嘿嘿……”张汉东无耻的笑道,一把抱起岳欣黎直往那秀床上去了,待到了床上,岳欣黎方才明白张汉东说的做早*是什么意思。顿时脸上一阵绯红。

张汉东又与岳欣黎嘿咻嘿咻一阵之后,两人才收拾收拾出了门来。

刚刚出了门,却见香儿走了过来说道“东哥,夫人唤我过来请你跟二夫人去吃早饭。”

张汉东答了一声,自顾拉着岳欣黎往那边去了。

见了兰兰,张汉东*笑道“小兰兰宝贝乖乖,昨夜没有东哥,你可睡得好。”

兰兰羞道“东哥做坏,什么叫你没你睡的可好。”

“恩,日间都是跟东哥一起睡,昨晚特殊情况,嘿嘿,过了昨日,从今天开始,东哥便可与你睡了。呵呵”张汉东看了看岳欣黎接着说道“也可以跟欣黎一起睡了。”

两为夫人不解问道“这是怎么个睡法、”

“怎么个睡法?当然是一起睡咯,还能怎么睡,嘿嘿,到时候,我们一家人好好谈谈生人理想,多好。两位夫人,你们说是不是啊?”

两人这才明白,兰兰羞怒道“东哥就会想这些坏法,往日便那般欺负兰儿,现在可好,欣黎姐姐来了,看你还敢不敢。哼。”

“对,妹妹莫怕,姐姐跟你一起,他要是敢在外边花天酒地,我们定不饶他。”

张汉东一张苦脸,诶,这才刚刚进了家门,不想两位夫人竟然站在了同一条战线之上。此时势单力薄。正好看到香儿在一旁。

张汉东看着香儿笑道“嘿嘿,香儿,你可是愿与东哥一起,诶,香儿,有什么不好意思的,……诶……香儿不要走啊……”

一家人吃了饭,张汉东正待携岳欣黎往知府衙门去回亲,却见岳贵鑫从门外急急忙忙赶进来,脸上一阵慌张的面色。

张汉东快步走了出去“岳父大人,何事这般着急。”

“快些准备准备,圣旨到了。”

张汉东耳边像是顿起一生炸雷。来了么?这么快。

兰兰和岳欣黎也是听闻,急忙着下人打点大厅,摆上香案。不多时,果然以为白花花的宦官走了进来。手上托着一卷文书,估计那就是圣旨了。

岳贵鑫见状,急忙跪地喊道“臣晋阳知府岳贵鑫,愿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张汉东也学着样子,跪倒在地,高呼“草民张汉东,愿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身后两位夫人,一众家丁尽都跪下。

那宦官见众人跪倒在地,拉开文“奉天承运,皇帝诏曰:着晋阳张汉东进京面圣,即日启程,不得耽误,勿带家眷,独自进京便可。钦赐。”

张汉东呆在了当场,不得带家眷,即日启程,兰兰怎么办,欣黎又怎么办,刚刚新婚,却要他抛下两位爱人,独自进京。

“张公子,张公子?”那宦官*着一口娘娘腔。

“哦,不好意思,公公,曹明接到圣旨,受宠若惊,一时失礼,还望公公原谅则个。”张汉东说道。

“无妨无妨,公子请接旨吧”

张汉东接了圣旨,起身看向身后两位夫人,却见两人皆是满面的泪水。张汉东不忍,也不多看。回过头来,看着岳贵鑫说道“岳父大人,兰兰跟欣黎便麻烦您了。汗东此去,定然尽快安顿下来,在回来接兰兰跟欣黎。”

“去吧,去吧,此行定当谨慎行事。”

张汉东恩了一声,来到两位夫人身边,兰兰跟欣黎看着张汉东,三人也不说话,张汉东缓缓的抱过两人,轻声道“东哥也不想,兰兰,欣黎,你们在家中等东哥,不久东哥定然会来接你们。东哥走了,家里就是你们做主了,你们要互相照看着,都是东哥的心头肉,莫要受了委屈,一旁有岳父大人帮村着,我也要放心些。”

兰兰跟欣黎早就哭成了泪人儿。哪里还能出得出话来。只顾紧紧的抱着张汉东,此时方才觉得时间是多么的珍贵,那一句即日启程,将兰兰跟岳欣黎的心彻底的伤了个透。

张汉东终于脱开了身,笑说道“乖,好好待在家中,东哥保证,会想你们,只要一安顿下来,立马派人来接你们上京,到时候,我们一家人又可以团聚在一起了,好了莫要再苦了,再苦,东哥狠不下心来,走吧了,抗了皇命,到时候,下来的就怕是判官了”

果然说到这里,两位美人吓到了,果真强忍着不再哭泣。张汗东看了看那两人,定下心神来。细细想来,这句勿带家眷应该是另有深意的。

张汉东回复神色,“曾生”

“在”梁曾生闻言,走了出来。

“去,叫严大哥跟吴掌柜一干负责人过来。”

“是”

不多时,严方跟吴掌柜便赶到了。

张汉东也不多说,交代了酒坊和茶楼的事情。最后让他们安慰帮中兄弟,好好营生,莫要做些坏勾当。不到万不得已,这晋阳城中,莫要用黑手段。现今晋阳已经没有了黑帮。城中太平。其实这斧头帮的存在早就变了性质了,酒坊,茶楼一打点下来,弟兄们都有了事情做,哪里还会到外边去惹事生非。而且这些小弟都是些不大不小的青年,晋阳城风气一好,该谈恋爱的谈恋爱。该做生意的做生意。黑帮已经在张汉东得打击下,悄悄的退出了百姓的视线。

张汉东叫过香儿说道“香儿,东哥不在家中,你要好生照顾两位夫人,可是知道?”

香儿点头答是,两行清泪便不争气的流了出来。

张汉东又叫过岳,“小,记得东哥,跟你说过的事情么?好生与岳父大人谈谈”

小双眼红润,想必也是不舍,只是男子汉不好做些女儿姿态,强忍着。点了点头。答道“知道了,姐夫。”

张汉东,安排好了诸事,对那公公说道“公公,我可以带一人么?”

“圣上吩咐,除了家眷,可带几名下人同行”

张汉东点了点头说道“我只带一人,增生,你跟我走。”

梁曾生应声跟了上去。

还为走到门口,便听到里间传来家中女眷的哭声。妈的这是送葬呢,哭得这么厉害,却不知道,自己的眼睛也是早就泛着红润。

门外停着两辆马车,那白面公公引着张汉东上了其中一辆,自己便往那另外一辆蹬去。

两人上了马车。还为启动。

张汉东却听外边传来岳欣黎的声音。

“怨东风不惜落叶,此恨孰知?自顾凭栏于影成对,问君知有几多愁,问君敢与叶,共度春秋?惜落花不知风情,此情君知,落红归根与泥成双,问君只有几多情,落红愿与君,不分秋夏,”这后边几句根本没能听清楚,只是听到一阵哭腔。

张汉东掀开窗帘,果然见两位佳人正站在自家门口深情的望着马车。张汉东对着两位夫人微微一笑,狠下心来,挂上窗帘不再看去。

张汉东行了一阵,方才心中渐渐开始平复下来。又听到外边传来喊声“不抛弃,不放弃”

“不抛弃,不放弃……”经久不绝。

张汉东拉开帘子,却见是到了酒坊了。那酒坊里面密密麻麻的站着斧头帮的各位弟兄,张汉东实在不忍,唤来梁曾生说道“你去问问前面公公,可否在此停顿少许。”

不久,前面的马车停了下来,梁曾生跑过来说道“东哥,那位公公说,有一盏茶的功夫,我们还得继续赶路。“张汉东闻言,下了马车,酒坊的人看着张汉东出了马车,不再高喊,只是默默的望着他,没有张汉东,他们现在或许还在大街小巷瞎混,不知家中艰苦,不知为生活而奋斗。张汉东让他们知道抬起胸膛做人,不受人欺负,让他们知道什么才是真感情。

“我是谁?“张汉东看了看众人,高声问道。

“东哥……”声音在酒坊中经久不息。

“我们的誓言是什么?”

“不抛弃,不放弃……”

“各位兄弟,汗东今日进京,并没有抛弃给为,请相信汗东,我只是把我们的酒坊,我们的茶楼带到京城去,为兄弟们赚更多的钱,让你们的家人过的更好,让你们进更高档的青楼,让你们吃的更好,穿的更暖,你们说,好不好。”

“好……”酒坊之中齐声喊道,此时已经有一些年纪偏小的哭出声来。

“大声点。”

“好。、、、、”

张汉东看了看众人,走到车边,回头高喊一句“弟兄们好好做人,认真做事。”

说罢进了马车,马车继续前行。晋阳的余晖又挥洒下来,马车出了城,城外现在一片空旷,张汉东又想起当日那番景象。

有了钱,那些难民已经回家种地去了。张汉东却要开始一番新的奔波了。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