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长安风云 第二卷 第六章 刺客

第二卷第六章刺客

张汉东回到家中,春萍依然在里间等他。张汉东很不好意思的进了屋,春萍见是张汉东起了身柔声道“东哥回来了”

“嗯。”张汉东轻轻的嗯了一声。

依旧如此,春萍侍候张汉东褪去了外衣,帮他压了压铺盖头,春萍正待离开的时候,却被张汉东拉住了手。

“春萍陪东哥说会儿话可好。”张汉东这会儿就像是个小孩子。春萍也是嫣然一笑,说道“那好吧,春萍便陪着东哥,你睡着了我再去睡。”……

“东哥不是有话要说么?”春萍做到了床边,张汉东却不说话。

“嗯不知所言,就这般看着你就是了,一会儿就睡着了”张汉东笑嘻嘻的说道。

春萍噗哧掩嘴一笑,风情顿生,张汉东不经开的有些入迷。“春萍你真漂亮。”

春萍面上一红,柔声道“东哥说笑了,春萍不过庸脂俗粉,岂敢让东哥这般夸赞。”话虽然是这么说,可是明明可以看到春萍脸上的欣喜。

张汉东伸出手来拉住春萍的小手,春萍娇躯一震,说道“东哥……”转念又一想,陪房丫头本来就应该主子叫说让你做什么,你就要做什么,这就是丫头的命。索性便不再做声了。

张汉东还到是春萍这声东哥是何意,却没有了下文,张汉东也不待多问,只是紧紧的抓着春萍的手。

气氛甚是奇妙,张汉东正待说话,却见一阵冷风吹进来,油灯突灭,接着一个人影晃动,张汉东大惊失色,高喊一声“谁?”

春萍也是吓了一跳,啊的一声往那床上躲去,张汉东立马起身,面色严肃,一把搂过春萍说道“别怕。”接着细细的听着屋内的声音,良久,都没有反映,张汉东正待起身点灯,却突然感觉到一阵凉意向着自己的面部袭来。

说时迟那是快,只见张汉东一把掏出压在枕头地下的军刀,咻的一声,刀刃出鞘,尽管是夜深,却也能让人感觉到那刀刃上散出来的杀意。

张汉东接着拔刀的势头,望那凉意之处反击而去,只听到丁玲一声,正好挡住那人的攻击。

张汉东既然知道了他的位子,心中放开,却担心他身边还有同伙,也不敢离开春萍,只好一把拉起春萍,往哪人杀去。

漆黑的屋子,两人仅仅能够凭着直觉出招。张汉东此时心中集中注意力,听这那人的呼吸。那人看来也是个高手,张汉东主动攻击几次都被他挡了下来。

“你到底是谁。”张汉东这一声甚是惊人,就是想要叫醒外间的人,可这是人人都睡去了哪里还有人会来。

那人显然是受了惊吓,既然任务失败。度离开才是上策。

只听那人脚下狠狠一步,身体望窗边跃起,哐当一声,破窗而逃,张汉东急忙找来火石,点了灯,再看着屋内却哪里还有人在。

张汉东一时想不出个所以然来。自己好像没有得罪什么人啊?最多的不就是孔颖大那个老匹夫,可那过是朝堂之上的争论而已,也没必要东上杀念。另外就是那被他打过的汉子,可他连自己是谁都不知道,估计现在还以为我是他亲爹呢。那会是谁呢?

张汉东正苦思不得其解。

却见春萍一脸的泪珠看着她。

张汉东急忙安慰道“春萍不怕,有东哥在,那歹徒已经逃了。”

却见春萍越的哭得厉害。

张汉东不明所以,却见自己还紧紧的抱着她的娇躯,顿时吓了一跳,“呃……春萍,东哥不是故意的,只是刚刚……”张汉东一下子放开春萍急忙说道。可这话还没说完。春萍一下字扑到在张汉东身上。呜呜大哭起来。

张汉东彻底是懵了。

他哪里会知道,一个小小的丫头,命比草贱,却得到张汉东这般保护,且不说其他,但是张汉东那句有东哥在,怕是好多女子都没有抗拒这种诱惑。女子是脆弱的,有些时候需要人来保护,来安慰,敲好张汉东在这个时候做到了、张汉东见自己的话止不住春萍的泪水。索性放开了手,环抱着春萍。

女子柔弱的娇躯就在张汉东的怀里一阵阵颤抖,张汉东抱着春萍,心中却开始胡乱yy起来,坐怀就乱是张汉东的本性。张汉东也毫不避讳自己的这种本性。

良久。

张汉东含情脉脉的看着春萍,在他耳边说道“梦断消魂何时方修,花开花落孰人肯顾;痴情永世不为所求,愿与佳人志死方休。春萍,东哥誓,爱你一生一世。你可愿意。”

春萍羞红这脸,点了点头。

张汉东微微一笑,一张大嘴封住了春萍的香唇。

春萍初尝爱情的小心肝何时受过这般刺激,只觉得天都快要塌下来,他只想紧紧的抱着张汉东,任由张汉东上下其手……

这一夜,两人疯狂了一个夜方才睡去。

次日张汉东醒来,却见春萍还在熟睡。脸上还挂着甜甜的笑容,初经事的春萍看起来已经有了一股少*妇风韵。丰满的胸部因为香肩的挤压。露出深深的乳沟。张汉东强忍着吞了口口水,今日还要去军器监,昨夜的夜袭者也要查一查才是。

张汉东无奈悄悄的起了身,出来门去,正巧碰到冬慧。

“冬慧,过来一下。”张汉东叫住了她“东哥有什么事。”冬慧急忙走了过来笑*的说道,这丫头甚是可爱。当然也仅仅是可爱而已。

“冬慧,春萍姐姐还在里间休息,待会儿她醒来,你帮她弄些吃的,我这要去军器监一趟,你可记得?”张汉东微笑道。

“怎么了?春萍姐姐病了么?哎呀,怎么搞的,东哥放心吧,冬慧知道怎么办的。”冬慧担心道。

张汉东安排了一番,匆匆吃过些东西。自望军器监去了。

张汉东来到军器监,众人都认识了这位新大人。一一见了礼。张汉东找到杨伟,说道“阳大人,跟本官来一下”

杨伟跟着张汉东进了屋。两人坐下。张汉东说道“此次本官过来所谓何事,想必大人也应该知道。本官也不多说了。”

“这个小官知道,张大人放心,这保密的事情,你绝对放心。”杨伟说道。

“嗯,那就好,现在我安排你些事情,你记好。”张汉东看着杨伟想了想说道“硝石六千斤,硫磺木炭各千斤,木炭不要熟透的,夹生的更好,要是没有,熟透的也行先买回来便是。另外,两百斤松油。铁就不用了,我们军器监多的是。”

“嗯,大人放心,我这就去办。”杨伟正待出门而去,张汉东又把他叫住。问道“录事大人立方可曾回来。”

“嗯,昨日便回来了。大人我这就先去叫他。”杨伟答到。

“嗯,叫他来见我。”张汉东说道。

杨为出去没多久,就见立方进来了。李方是一个高瘦高瘦的年轻人。见了张汉东,躬身说道“卑职李方,见过大人。”

“不用多礼,李方,本官听说这军器监,就你最能行。这话可是真?”张汉东笑眯眯的问道。

“大人……”张汉东见李方正待谦虚一番,打断他的话说道“诶,不用如此,有能就是有能,天下能人异士何其之多,既然有能为何不敢承认?李方,你老实告诉我,你对兵器了解多少。”

李方听张汉东这样说,心里确实是比别人夸赞自己要高兴的多,当下也不在有所隐瞒,说道“启禀大人,这军器监的事儿,怕是除了卑职,再没人有我更清楚了。”

“那对与这兵器方面的工序你又如何。”张汉东继续问道。

“甚是清楚。”李方毫不含糊的回答道。

“那好,本管要的就是你这句话,本官看你也是有胆识之人,这火药的配置工作交与你,你可敢做。”张汉东严肃的说道。

“有何不敢。”李方立马说道。

“你可要考虑清楚了,这稍有不慎,粉身碎骨,到时候怕是连尸骨都找不到。”张汉东说道。

“卑职未曾怕过。”

“好,若是能够成功,这功我定当向皇上如实禀报。”张汉东拍掌说道。

李方躬身说道“卑职一顶不负大人所望。”

张汉东走上前去,拍了拍他的肩膀,笑说道“其实也不用担心,就是这配置过程之中,可能会有些笑麻烦而已,但是只要有耐心,就没有问题,况且这配方的比重我已经有了,你只管先照着这个比例做就是了,我会教你的。我没有耐心,所以让你来做。你可莫要以为是本官让你去送死。”

“大人,严重了,卑职为我大唐军器事业,粉身碎骨又如何。”李方严肃的说道。

张汉东真有些感动了,真是好汉子。

看来大唐并不缺少这些勇于贡献的工作者。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