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长安风云 第二卷第十五章 云梦楼风波

第十五章云梦楼风波张汉东来到云梦楼,却见那门口一位中年风骚女子正在哪儿扭扭捏捏招呼来往的客人。

张汉东走上前去。

“哟,这位公子,长得这般不一样,可是第一次来?无妨无妨,以后慢慢就熟悉了。公子喜欢什么样的姑娘?我们云梦楼什么样的姑娘都有,呵呵,公子今晚老得可真是时候,晓晓姑娘今日特意出来待客,公子你可有福气了,”说罢,掩嘴而笑。

“呵呵,大姐,你可是妈妈桑?”张汉东问道。

“妈妈桑?公子,我可不是你要的那位什么妈妈桑,怎么难听的名字怎么会是云梦楼的姑娘。”

“呵呵,失礼了,在下对妈妈桑不感兴趣。呵呵,到是对云梦楼的晓晓姑娘敢兴趣。”张汉东笑道。

“诶,公子,不蛮你说,我们晓晓姑娘眼光可不低,公子要是没点身份,怕是难。”妈妈桑看了看张汉东打了个响指,张汉东一看就明白了。

东哥是缺钱的人么?显然不是。张汉东还待再说,却见程处亮到了。

“汉东兄?哎呀你可来得真早,呵呵,小弟还道算来的早的,不想汉东兄来得更早。呵呵,怎么了,你莫不是看上陈妈妈了?”程处亮一脸讨打像,看了看陈妈妈笑说道“陈妈妈,你可是有妇福气了这位张公子可不是一般人,威猛的很呢。”

“程公子,你莫不是作死,这般作弄人家”

几人说笑一番,程处亮带着张汉东进了云梦楼,却见里边人满为患。程处亮带着张汉东来到二楼,进了雅间。

却见里面早就坐满了人,张汉东笑道“呵呵,处亮兄,我两都来晚了,你看看。”

程处亮一看,果然,连他大哥不知道什么时候都已经到了,程处亮大骂一声“我这哥们儿真不够意思,趁我被爹爹训话,偷空出了门。买兄求色,真的无可救药。”

两人入了坐,惯例来晚了,自罚三杯先。

张汉东看了看这雅间,正好对这楼下的大厅。里面现在聚集了诸多富家子弟。

众人喝了些酒,大都半醉半醒。张汉东却是想喝水一样、张汉东心血来潮,与人喝了几杯,将那酒令又拿了出来教与几人。不多时,这雅间就开始大呼小叫起来。

张汉东与程处默喝了些酒,正自无聊,捻起盘子里的一颗花生米,丢到嘴里,正自抬头,却见那楼下大厅一位如花似玉的貌美女子缓缓走进,张汉东嘴角微微一敲起,这不是程晓晓也是谁。

本来满堂的吵闹,这下突然变得安静了下来。

程晓晓今日依然是那件粉红色的长裙,缓步走来。微微一笑,两个小小的酒窝立马就勾起众人心中的欲火。

“晓晓小姐,今日的题目是什么?”堂下立马就有人问道。

程晓晓旁边的一个丫头对着那位说话的公子躬身说道“晓晓小姐今日不出题,只弹琴。”

堂下哗然。这可是从来没有过的事情,云梦楼的晓晓每次出面总会出一题,能答对着便有机会与晓晓促膝长谈。

可今日,晓晓一反常态,出来不出题,却弹琴。

堂下安静了一会儿,猛然爆出一阵叫好声。

程晓晓也不说话,微微一礼,走到身后的扶琴出,坐下身来。双目若有若无的往张汉东这边瞟来。

张汉东一听这曲子竟然就是那日所弹的曲子。只是这方没有唱出来而已。

程处亮几人闻声也都站起身来看相堂下。

“啧啧。果然生的这般漂亮,诶,汉东兄,真是遗憾,每次来这,在下从来没有答对过晓晓小姐的题目,从来就没有机会接近,遗憾遗憾呐。”程处亮叹了口气说道。

“你这笨蛋要是都能答对,那我还不与人家早就欢好了。”李晦说道。

程处亮一听,顿时来气,扑身上前,又与李晦打成一团,众人哈哈哈大笑,这两个在一起真是活宝。张汉东也经不住好笑。

两人打闹一番。楼下也是一曲弹毕。

众人意犹未尽。大堂之中依然安安静静,良久方才闹腾起来,叫好声不绝,全是马屁。

“晓晓小姐说了,哪位公子可以应这曲子对出一诗词来,便是今晚的贵客。”旁边的小丫头说道。

众人开始苦思冥想起来。

这可是个难事儿,张汉东心里好笑,她怎么会知道自己在这里,出这题目明显就是为自己而来。张汉东不是傻瓜。

张汉东心里大定了注意,脸上阴险一笑,招来程处亮,在他耳边低声几句。程处亮说道“汉东兄可是说的真的?”面上又惊又喜。

张汉东方才说话,却见对面一位公子走出门来。说道“在下武元庆,见过小姐。”

“武公子好。”晓晓也是一礼。

“在下做了一,还不知道能不能入得了小姐的法眼。”武元庆说罢。清了清喉咙,说道“冷风俊,吴越清,佳人于此邀满盈,蜀人问何晴?天越晴,水越清,伊人飘絮遇知音,鄙人心难静。”

武元庆一诗吟完,堂下众人,一片叫好声,看这武元庆,羡慕的有,崇拜的有,嫉妒的也有。这诗应该算的上是好诗,可不幸的是,他越到了张汉东。

武元庆,正自得意,却听这边一人高声唱到“碧云天,黄叶地,秋色连波,波上寒烟翠。

山映斜阳天接水。

芳草无情,更在斜阳外。

黯乡魂,追旅思。

夜夜除非,好梦留人睡。

明月楼高休独倚。

酒入愁肠,化作相思泪。”

众人全都往这边望过来,程晓晓更是面色一愣,站起身来看着这边,见到的却不是张汉东,而是程处亮。

“这位公子,怎会知道这诗词?敢问公子贵姓。”程晓晓面色似是幽怨,却有有些给予希望。

“免贵,在下程处亮,倒是跟小姐同姓。这诗是我的以为朋友所做。”程处亮心中欢喜,张汉东果然没有骗他,这诗真的会让这美女多看自己两眼。

“敢问大哥,您的那位朋友可是姓张?”程晓晓心中急迫,多日不见张汉东,今日甚是思恋,却不想,今日第一次把这多日来不断弹唱的曲子在这么多面前弹唱,如是真的碰到张汉东,那这能算是缘分么?

“小姐,你要想知道的话,我那公子还有个要求,他这里还有一诗词,若是小姐能够在听闻这诗词之后,谱出一曲子来当众弹唱,我那位朋友或许可以与小姐见上一面。”程处亮说完,自己心中都大汗了一把,堂下众人更是一阵喧哗。

这人是和人面子怎么这般了得,别人是想见晓晓不得,而他倒好,居然摆出这么大的架子,现在大家都看着程晓晓,真希望程晓晓可以说句话出来打杀打杀这无耻之人的锐气。

程晓晓沉默了,你这人难道真的要我这般难堪么?做什么不好,非要在这么多人面前向你屈服,难道是你还在生我的气么?我道那日你已经将这些事情忘怀,不想你居然记得这般清楚,难道晓晓在你心中就真的是这般女子,让你无法接受么?

程晓晓似乎是下了很大的决心,方才说道“程大哥,还麻烦您转告您的那位朋友,就说小女子在此候等他的佳作,”

整个大厅沸腾了,武元庆简直就是无地自容,人们已经忘记品论他的诗词,所有人的注意力都已经放到了这个还没有出现却已经引起了这般躁动的人身上。武元庆心中很恨。

张汉东的一帮纨绔挚友下巴都快掉到地上了,妈的这张汉东太牛叉了,这也行,他们往日想见都见不到的女子,今日却任他这般摆布。

众人不说话,心中也是激动不以,作为张汉东的酒友,这一刻他们感觉到了无上的光荣与自豪。恨不得立马跑到大街上,高声大喊,我是张汉东的酒友,我是张汉东的酒友。

张汉东又凑到程处亮的耳边低声几句。程处亮点了点头。笑嘻嘻的看着程晓晓说道“晓晓姑娘,你可挺好,我那位朋友的诗词是这样的,纷纷坠叶飘香砌。

夜寂静,寒声碎。

真珠帘卷玉楼空,天淡银河垂地。

年年今夜,月华如练,长是人千里。

愁肠已断无由醉。

酒未到,先成泪。

残灯明灭枕头欹,谙尽孤眠滋味。

都来此事,眉间心上,无计相回避。”程处亮一诗词唱完,搔搔的过了一把才子的赢,“晓晓姑娘,你可是听的清楚了?”

“张公子,请您一定听好,小女子这曲为你而谱。”程晓晓笑着笑着,却是两行清泪落下。

张汉东一行人的雅间中,早就到来沸腾的边界了。

“汉东兄,此生我从没见过像你这般厉害的人了,我是不是在做梦?业嗣过来,过来,捏我一把,妈的我肯定是喝醉了”李业羽不敢相信自己所见,心里激动一番,这闺女不是仙子么?今日可好,不仅要让她上来陪酒,还得求这我们让她上来。这感觉爽。

几人正欢喜间,楼下的琴声已经开始了,张汉东听这程晓晓的琴声却不是那日那般,虽然唱的是思情的诗词,却感受不到一点的悲情,可今日,这琴声之中,幽幽愁思,涓涓恋情。张汉东几乎为之感动了。只觉得这琴声,这歌声,就像是一个久等佳人的怨妇,那酸楚的怨念让人接近心碎的地步。

一唱必,程晓晓抬起头来看着楼上,声音低沉而又高雅,只让人心动“程大哥,你那位朋友可曾愿意面见小女子。”

程处亮听完早就心痒难耐,这般作弄人家,他已经是于心不忍很久了,“晓晓姑娘,这个不用待我那位朋友答话,在下做主,姑娘上来便是。”

“这便谢谢大哥了。”大堂众人,就这般眼睁睁的看着程晓晓换换踱步而上,往那间雅间去了。

此时,多少少男幼稚的心灵受到了打击。特别是武元庆,心中那个难堪,只想看看这人到底是谁。

程晓晓来到张汉东的雅间在门口躬身说道“小女子程晓晓见过各位公子。”

“小姐,请进请进”张汉东真是恨铁不成钢,你们就不能拿出点气势来,看看你们,看看,***一群窝囊废。张汉东无奈的摇了摇头,看着这些个公子哥些争着让坐。

“张公子,晓晓可以进来么?”程晓晓看着张汉东,声音润人心扉。

“啊?哦,原来是晓晓姑娘啊,请进请进,呵呵,怎么这般客气,大家都是朋友不是?呵呵”张汉东赶忙笑说到,一脸的无奈像只让众人以他为耻。

程晓晓这才进来雅间。做到了程处亮的旁边,程处亮笑极度的灿烂与阳光。

张汉东看着程晓晓说道“小姐,可莫要怪罪在下这般无礼,只是,今日我这些个朋友们想要见见小姐,不弄出些声势来,恐怕小姐不远来见,呵呵,倒是在下的无礼了。”

“公子,你就这般不信晓晓么?其实晓晓并不是公子想象的那种人。”晓晓可怜兮兮的看着张汉东,脸上的的优柔之色直让人心花怒放。

“呵呵,小姐说笑了。今日算是汉东的不对,给小姐赔罪便是,这便连饮三杯,为小姐赔罪。”张汉东说罢,举起酒杯,三杯下肚,纵然是水酒,可以喝的差不多了。

晓晓看着张汉东,心道,你就是这般喝酒的姿势,也让我心动,张汉东,你到底是个什么人,怎能让我这般着魔。晓晓心中大感无奈,只感觉那日从船上回来之后,便这般一直想着他,念这他。本不想他会再出现在自己的身边,看来是老天开了眼,给她一个机会,自己应该把握这个机会么?自己的幸福或许稍纵即逝。张汉东是不是自己的归属。晓晓越想越是无奈。

张汉东喝完,正待说话。却见那雅间的门哐当一声被踢开。张汉东还来不及说话,却听程处默大声的吼道“那个王八蛋不开眼,到老子的地盘上撒野,想死不成?”

“谁叫张汉东”武元庆冷冷的说道。

嘿嘿,耍酷,这家伙怕是还不知道,东哥是耍酷的祖宗。张汉东学者武元庆的模样冷冷的答道“我就是张汉东。”

面目表情声音几乎一般模样,雅间众人顿时狂笑,张汉东太逗了。

这时候武元庆身边来了一个汉子,说道“公子,就是他,那日动手打我的就是他。”

“嗯?是你?呵呵,高玩,见你钦跌怎么不叫。真是不孝啊,不孝。”张汉东见那人居然就是那日打架的那人,对这武元庆直接没了好感。

“费了他。”武元庆怒极,也不多说,直接让身后的人动起手来。

张汉东也是怒了,老子给你面子你不要,可就怪不得我了。

张汉东双目一瞪,拳头握紧,上千对着武元庆就是狠狠的一拳。武元庆那见过这般。一时大意,被张汉东正中面门。只听到嗷的一声,武元庆往后倒去。武元庆的人刚刚转过头来,却被程家两弟兄和李家的两个哥们儿三两下就干趴下。李晦和也不乃,与李治两人捏着一人在那里揍得正爽,杜荷却与房遗爱捉住另外一个人正在狠狠的干着。待张汉东看到李恪,一时真想倒戈上去,狠狠的干他一顿,太不仗义了各位兄弟都在干架,他到好,躲到墙角护着晓晓,口中还念念有词,无非就是些,小姐不要怕,有我在。

张汉东摇了摇头,心到,诶,狗是改不了吃屎的。张汉东冲出们去,找准武元庆的面门框框两拳。武元庆抱着头哭的滚来滚去。

废物。张汉东骂道。

张汉东却不知道,他的一招一式都已经被晓晓看在心里。这世间的花痴怕是没有谁有这般样子了。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