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长安风云 第二卷 第二十三章 班师回朝

第二卷第二十三章班师回朝家里的娇妻每日里做些女红之事,张汉东闲来无事便与几位夫人一起,自顾在一旁看他们做事,是不是打趣一番,倒也乐都自在。

这日,张汉东正与夫人们嬉闹,却听冬慧来说,那日来的那位程小姐,现在在门口等着呢。

“她?她来干什么?”张汉东与夫人告了罪,自顾出门而去。

“程小姐,呵呵,又失远迎,还请见谅才是。”张汉东出门果然见程小小穿着一生皮袄站在门外。

“公子不必客气,公子每日配着夫人们,也是难得有空,晓晓可是心里明白得很。”程晓晓笑说道。

这闺女却是漂亮,张汉东看着程晓晓虽然一张小脸被冷风冻得通红,可是看起来依然那般光滑细嫩,即是是穿着一身的皮袄,但也无法遮掩胸前高高隆起的双峰。

张汉东看着却是忘了身在门外“公子?公子?外边可冷得厉害,难道不能请晓晓进屋坐坐么?”程晓晓佯怒道。见张汉东这般盯着自己,心里却是莫名的高兴。

“呃……呵呵,姑娘见笑了呵呵,请进请进。”张汉东脸上一红,急忙将程晓晓迎进了屋。

冬慧见两人进了屋,赶忙上了茶水。

程晓晓喝了一口说道“公子,这茶果然是好茶,公子可知,今日晓晓为何而来。”

“呵呵,还恕在下不知。”张汉东笑看着程晓晓说道。

“今日,晓晓可是为了这茶而来。公子的兰欣茶楼,现今在京城可是风靡一时,谁不知道兰欣茶楼的大名。”程晓晓一边喝着,一边说道。

“姑娘见笑了,不过是些小本生意。”

“是么?公子晓晓可是听说,你这茶楼是可以入股的,晓晓今日来便是为了这入股之事。”程晓晓笑说道。

张汉东心里惊奇,这闺女是干嘛呢?她跑来入股,这不是明着让我不好交代么?几位夫人好不容易不再说这事儿,今日她这一来,待会儿又都一顿好说。

“呵呵,姑娘,这入股之事,姑娘可是想清楚了?有投入便会有亏本的可能,姑娘,这若是以损失,就不是几两碎银的事情了。”

“晓晓既然来了,便是诸多事情都想清楚了。公子莫不是以为晓晓的钱来的不干净?”程晓晓看着张汉东说道,却是没有任何表情。

“姑娘可莫要如此,在下没有这个意思。只是……”张汉东正不知如何推脱,却听里间传来媚娘的声音“程姑娘既然想要入股,那便入股就是,东哥怎么这般娇做。”

说着话,媚娘出了门来。

“媚娘见过程姑娘。”武媚娘出了门来笑说道。

“夫人客气了”程晓晓也起了身来微微一礼。

“东哥,这入股的是,媚娘说了可算?”武媚娘看着张汉东说道。

这丫头什么时候变得这么知情达理了。

“媚娘说了当然算了,既然是这样,程姑娘,你就入股吧,我们倒是可以商量下入股的事情了。”

“嗯,张公子,还不知道者入股的银两要多少才够?”

张汉东说道“这个随便姑娘了,股份大,受益多,入股少了自然拿的就少了。”

“一万两可够?”程晓晓说道。

“一万两?”张汉东惊道、这丫头怎么会这般有钱,要是真能有一万两,那他干嘛还呆在青楼?

“公子莫不是在想,为何晓晓有这么多钱,却还待在青楼不是?”程晓晓似乎看出了张汉东心中的想法笑问道。

“呃……姑娘…。”张汉东打了个哈哈说道。

“公子不必疑心,晓晓的钱绝对是来自正途。”程晓晓怨声说道。

“姑娘误会了。”张汉东不知为何,自从那日从船上回来之后,与这程晓晓说话老是很别扭。

“公子,那我们这就说定了。晓晓出资一万两入张公子的股。”

这是什么话,什么叫入我的股。当是我入你的股才是。张汉东心道。

好不容易,张汉东才将这位美女送走。张汉东心中叹了一口气。

“东哥,你可是对这程姑娘有意思?”武媚娘看着张汉东笑说道。

“媚娘,你可是闻到家里有股什么味儿?”张汉东严肃道。

“什么味儿?媚娘没有闻到啊?”武媚娘见张汉东这般严肃的面色。还以为真有什么味儿,使劲的吸了吸。

“媚娘,难道你没有闻到我们家院子里面一股酸味儿,去问问冬慧是不是家里在酿醋。”张汉东接着闻到。

“不会吧,昨日我还见……啊……东哥,你又作弄媚娘。”武媚娘一时反应过来。面上一阵羞红。

“诶,我门家媚娘不管怎么都好看,这是高兴也好看,生气也好看。你叫东哥怎么是好。你们几个心肝儿,东哥是疼都疼不过来。”张汉东故作无可奈何,心中却是一阵欢喜。

媚娘与张汉东闹腾了一会儿,静下心来说道“东哥,你要老实告诉媚娘,是不是中意这位程姑娘。”

“媚娘,难道还不相信你东哥的人品么?东哥一直都是很正直的人,从来不会再外边拈花惹草。诶,连你都不相信我,看来这世间怕是没人相信我了。”张汉东眉头一皱,双目微闭,这般模样道真像是受了莫大的委屈。

武媚娘见状急忙拉住张汉东柔声说道“东哥,媚娘相信你便是,只是,媚娘见着程姑娘可是有些喜欢你才是。”

“嗯?是么?那我们家媚娘可的好好看好东哥了,要是东哥哪天让人家给拐走了,我的宝贝可就苦不过来了。呵呵”张汉东捏着媚娇嫩的小脸蛋儿,笑说道。

“东哥,媚娘可是与你说真心话,你可愿听”张汉东见媚娘认真起来,也不再大闹,点了点头。听着武媚娘说话。

“那程姑娘,媚娘看着倒也是知书达理之人。东哥要是喜欢大可接回家来便是,我与几位姐姐都不会有怨言的,东哥是这世间最好的男子,有人喜欢自然正常,要是东哥喜欢人家,却因为我们几个不敢作为,倒是显得我们小气了。”武媚娘说着话,一脸的严肃。

张汉东看着却是好笑,哪有把自家老公急着往外送的道理。可是几位夫人这般为自己考虑也倒是让张汉东感动不已。

张汉东深深的叹了口气抱过媚娘,问着他身上独有的气息,温言道“媚娘莫要想都太多了,东哥不是你们想的那般,见世间貌美女子都想要,东哥有你们几个已经是很幸福了。这世间的美丽女子何其之多,要是都来找东哥,那东哥还不忙死。到时候,我的几个小宝贝怕是哭都哭不过来呢。”

张汉东说着亲亲的在武媚娘额头上啄了一口。

“鬼才为你哭呢”武媚娘说着,却是明明带着些哭腔。

“东哥!”

张汉东正自与武媚娘温馨着,却听到一个熟悉的声音。

张汉东一时呆住了。武媚娘明明可以感觉到张汉东身体一颤。

张汉东轻轻的放开武媚娘,看向那人。只见那人身穿锁甲,头带重盔,银白色的下凯只晃得张汉东睁不开眼。腰间别着把士刀。正看着张汉东,漆黑的面庞,与那对深邃的眼睛,已经不是昔日的梁曾生了。

“你可回来了。”张汉东上前与梁曾生紧紧相拥在一起。在晋阳的那段日子,张汉东与梁曾生虽为主仆关系,实者情比兄弟。

“东哥,我做官了。”梁曾生看着张汉东欣喜的说道。

“呵呵,是么?可是做了个什么样的官儿?”张汉东笑问道。

“李将军奏请皇上封了我一个仁勇校尉。”

张汉东心里也是高兴,虽然只是个九品的闲职,但不管怎么说也算是个官儿了此时武媚娘走了过来,躬身说道“媚娘见过梁大哥。”

“东哥这是?”

“这是东哥的夫人。”张汉东看着媚娘说道。

“原来是夫人,曾生见过夫人。”梁曾生说着,却是一双眼睛偷偷的看了看张汉东。

“东哥,你也太不够意思了吧。我这才出去多久,你就又找了位夫人,却是把我的事儿给忘了不是?”

“呃……曾生放心。东哥定然为你找个好的,恩,兰兰跟欣黎他们也到了一段时间了。你去见见他们两。李将军可是一起回来了?”

“嗯,曾生回来的时候,李将军已经回府上去了,晚些时候,皇上才在宫中设宴款待众位将士。”曾生说道。

“嗯,那你去见夫人吧。”张汉东正说着,门外边来了位太监。传来圣旨。

说是李绩将军回朝今日皇上在宫中设宴,着张汉东赴宴。

张汉东接过圣旨。告了谢,那公公便回去了。

张汉东也正想见见李绩,问问他飞狐二号的事情,毕竟这可是第一次投入战场使用。还不知道效果如何。

好不容易才等到夜晚,张汉东与梁曾生二人进了宫,皇上今日的晚宴设在了兴庆宫含光殿上,张汉东早间已经问过武媚娘了,知道怎么去。

张汉东二人来到含光殿上,却见诸多大臣早早的到了。

梁曾生刚到不久便自顾与他军中的哥们儿喝酒去。张汉东去找李绩,却见李绩正在与皇上说道些什么,张汉东急忙走了上去。

“微臣张汉东见过皇上。”张汉东来到皇上身边躬身说道。

“呵呵,爱卿来得正好,朕与诸位爱卿正在说道你呢。”皇上今日心情非常高兴,这酒宴才刚刚开始,便也喝的有些醉意。

“嗯?几位大人,可是在说下官的坏话?还好下官这便来了,要不然,下官在皇上心中贤臣的美名可就要被诸位大人给破坏了。”张汉东笑这说道李绩几人一听哈哈大笑。皇上无奈的说道“你呀,你这张嘴啊,呵呵。李将军正在为你请功呢,你倒好,一来就把李老将军诬陷了,朕要治你诬陷朝廷命官之罪。呵呵,就罚你三杯。”

皇上看来是真的醉了。众人一阵哈哈大笑之后,看着张汉东毫不犹豫的喝下三杯啤酒。皇上可是啤酒坊的一大股东,这点啤酒还是可以弄来的。

张汉东喝完,急切问道“李大人,下官过来正是想问问,这飞狐二号可是有什么问题,这战场之上可是真有用武之地?”

“恩,张大人有所不知,飞狐二号在薛延陀,竟可止小儿夜哭,这可豪不夸张,我军将士每遇敌兵,寻力大者将这飞狐二号投出,敌军立马乱了阵营。呵呵,待我大唐陌刀手一出,所向披靡。斩敌数万不在话下。”李绩说的兴奋不已,似乎又回到战场。

“那就好,那就好,倒是小官担心过了,下官生怕这飞狐二号要是出了问题,下官可真是万死莫辞了”张汉东听闻也是心中高兴,既然这飞狐二号能用,就可以大力生产了。

“皇上,既然这飞狐二号有这般火力,微臣恳请皇上能让军器监大力生产才是。”张汉东接着酒性对皇上说道。

“恩,这是当然,朕准了。”皇上一口便答应了。

皇上看了看张汉东说道“张爱卿,李老将军说,你给将军推荐了个人才,可是有这回事。”

张汉东正待说话,却听李绩说道“皇上,此言不假,那梁曾生果然是万里挑一得猛将。战场杀敌毫不含糊,甩得一手好斧头,一把小小的斧头不说杀敌上千,也有数百。”

张汉东心里也是高兴。梁曾生有这般作为,他脸上也是沾光。

“张汉东听旨。”皇上坐直了身体。

“臣在。”张汉东一听皇上有旨意,立马跪地。

“此次五路大军对敌,飞狐二号当立大功,又鉴你荐人有功,而且。“皇上看着张汉东笑了笑继续说道”太子的足疾已经治愈,如此三功并赏,从即日起,你便担任北衙禁军统领,统领一干禁军,护我军师安全,护朕安危。你可听清楚了。”

一干大臣心惊,这张汉东可谓是一日登天了,一个小小的军器监监承现在却要统领整个军师的禁卫军数万人。皇上对张汉东的看重可谓是众人皆知了。

“张大人,还不快领旨谢恩。”李绩见张汉东跪着不知所措,急忙提醒道。

“臣领旨,谢皇上隆恩。”张汉东起了身来,额头上都是汗水。妈的这下玩大了。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