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长安风云 第五十章 两党相争(中)

“父皇,儿臣自晋阳始便与张大人交好,况且张大人又将儿臣足疾治好,父皇,还请看在张大人为我大唐尽心尽力的份儿上,饶他这一次。”太子看着皇上恭恭敬敬的说道。

“朕也何尝不知,可是这张大人毕竟顶撞了朕,犯我天威,怎么可轻饶。”皇上看也不看太子自顾说道。

“可是父皇,张大人不也是挨了板子了么?此时张大人还躺在牢里养伤,儿臣以为张大人应该知道错了。况且魏老大人不也一样顶撞过父皇,父皇不也是没有怪罪他么?”

“行了,朕知道该怎么做,你先下去吧。”皇上不耐烦的说道。

“父皇……”

“出去,是不是想朕连你也关起来。”皇上怒声道。

“是,儿臣告退。”太子无法只得出门而去。

房玄龄出来了大理寺,送几位夫人回到了府中,再此去了一趟宫中。

“皇上,房大人又来了。”高公公说道。

“让他进来吧。”

“是。”

高公公出门传了房玄龄,房玄龄心道终于得见了。

“房爱卿,可是为了张大人而来?”

“皇上圣明,老臣怕是没什么事能够瞒得过皇上了。”

“你可知道朕为何关了张汉东?”皇上看着房玄龄大有深意的问道。

“莫不是张汉东顶撞了皇上。”房玄龄说道。

“房爱卿,你跟了朕多久了?”皇上仰头叹息道。

“回皇上,老臣至今跟了皇上也有二十余年了。”房玄龄想了想说道。

“跟了朕二十多年,难道还不知道朕的脾性么?”皇上轻声说道。“自从朕登上这把椅子,身边倒是不乏股肱之臣,却都不在对朕如当年那般无所不言,来自肺腑之言更是少之又少,房爱卿,你可知道为何?”

房玄龄一听,缓缓跪倒在地。却是不说话。

“房爱卿,朕老了,身边的大臣们一个一个的都走了,朕心中是越来越有无力之感了,这张汉东可是给了朕好打的期望。爱卿,你现在可知道朕的苦衷么?”皇上看着跪倒在地的房玄龄轻声问道。

“老臣明白,只是张汉东此时已经明白了皇上的心思,相比这般错误怕是不会再犯了。”房玄龄说道。

“是么?但愿如此吧,爱卿,朕来问你,若是朕真要收这氏族之地税,爱卿,你以为如何?”皇上问道。

“皇上,此事说难也难,说不难也简单。”房玄龄说道。

“爱卿你先起来,说与朕听听。”

房玄龄方才起了身来。躬身说道“此地税无非就是我大唐现今几大氏族之税,老臣记得,贞观十二年间订成的《贞观氏族志》一书,山东氏族至今其实已经没有足够的实力来干预朝中大事。”

房玄龄看了看皇上,接着说道“太原王氏,王老大人已经辞官多年,荥阳郑氏虽然现有诸多大臣在朝为官,但都是不在三省六部,清河崔氏乃是程老大人的娘家,若是此事能够与程老大人好生说说,应该不会有问题才是。至于孔老大人,只要皇上晓之以理,动之以情,孔氏家族,应该不会有多大的问题才是,剩下的便只有山东王氏怕是要用些功夫才是了。至于范阳卢氏,为了我大唐江上,老臣就算是拼了这条老命不要,也要说服夫人才是。”

皇上听闻,思索良久方才说道“那爱卿以为这王氏应该如何是好?”

“这个,老臣尚不知该如何是好。”房玄龄说道。

“呵呵,爱卿,你怕是早就知道,却不愿做这罪人才是。”皇上看着房玄龄笑说道。

“皇上恕罪。”

“这事儿,还着不知道该如何是好才是。爱卿,让朕好生想想才是,你先回去吧。”皇上苦思道。

“皇上,老臣告退。”房玄龄欲走却又转过身来低声问道“皇上,这张大人……”

“爱卿放心,朕不会再把他怎么样才是,你先回去吧,朕自由分寸。”

房玄龄方才出了宫门。

刚一出宫门,却见张汉东的几位夫人都在宫门口。

“几位夫人,你们这是做甚?张大人不是让你们好生待在家里么?你们这般,可是让老朽怎么与张贤侄交代才是?”房玄龄皱起眉头说道。

“房伯伯,我们在家不放心,所以就在这里等了。还不知道皇上是怎么说的?”岳欣黎问道。

“皇上也没有明说,但老朽估计……诶,几位夫人,你们这是做甚,快些起来才是。”房玄龄还为说完,却见几位夫人有跪下了。

“房伯伯,欣黎待几位姐妹谢过伯伯了,可是我们家老爷现在还在牢里,就算待在家里也不得安心才是。伯伯不用管我们,皇上什么时候答应放了我家老爷,我们就起来。”岳欣黎倔强的说道。

房玄龄今日算是见识了。无奈的摇了摇头走了,心到这样也好,看在几位夫人的面上,皇上应该会放了张汉东才是。

深冬一过,却是春雨连绵的时候,岳欣黎几人就这般跪在共门口,一个时辰过去了,却是没有听到任何消息。

“皇上,刚刚禁卫军来报,说是张大人家里的几位夫人,正跪在共门口,求皇上房了张大人。”高公公也是心疼那几位夫人,进门与皇上说道。

“是么?就让她们先跪会儿吧。”皇上眉头一皱说道。

“可是皇上,现在他们已经跪了都快两个时辰了。”高攻公告心疼的说道。

“那张汉东呢?你派人去问问他,可是有和想法,与朕写来。”

“是,皇上,老奴这就去。”高公公说着就要走。却听皇上说道“顺便让人把那几位夫人也给朕领来。”

“是皇上。”

不多时,禁卫军果然将岳欣黎几人领进了皇上的书房。

“皇上。”几位夫人进了书房缓缓一礼。

皇上见几位可人儿额头之上还沾着雨露,一头黑斯湿漉漉的,甚是可怜。

“你门这又是何苦呢?来快些坐下,来人啊赐座。”

几位夫人方才坐了下来。

“武才人,嗯,现在应该是张夫人才是。张汉东对你可好?”皇上笑吟吟的看着武媚娘问道。

“会皇上,老爷对奴婢很好,我家老爷冲撞了皇上,还请皇上恕罪才是,皇上,若是不能消气,奴婢愿待我家老爷去顿大牢便是。”武媚娘看着迈着头怨声说道。

“呵呵,不想你跟了张汉东没几日却是对他这般死心塌地,居然愿意为他待受这牢狱之苦。”皇上笑了笑说道。

“皇上,我家老爷只有出来才能为皇上办事,奴婢却是不能为皇上做事,所以,奴婢愿意待我家老爷入狱换我家老爷出来,为皇上办事才是正紧。”武媚娘说道。

“呵呵,当初朕看到你的时候,便知道你心思不一般,行啦,你想些什么还道朕不知道么?朕已经派高公公往大牢之中去了,只要你家张老爷与朕写来认错书,朕便放了他。”皇上叹了口气说道。颇有些嫁出去的女人泼出去的水的感觉。

几位夫人一听急忙跪倒在地“谢皇上。”

“起来,起来,你们快些用帕子擦看,待会张汉东来了还到朕欺负他的夫人才是。”皇上笑说道。

几位夫人见皇上也不是那般不好说话之人。心中高兴,笑了笑与那边过来的宫娥去了

章节目录